耐住寂寞,守得繁华 59 感同身受

同理心在心理学又称为共情,包括情感共情和认知共情。认知共情指个体对他人情感的理解,情感共情指个体受他人的情绪感染。举例子来说明两者的区别:自闭症儿童大都是认知共情能力受损,他们不能理解外界人的行为到底在表达喜怒哀乐什么情感;而冷面杀手大都情感共情能力较弱,他善于把握对方的心思和想法,为我所用,却不为所动。


“公司的理货员和送货员大部分年纪都在40岁以上,还有50多岁的,现在的年轻人都不爱卖苦力了,挣得少,又累。”销售支持部经理赵民生看到员工花名册蓝领工人老龄化越来越严重,忧心忡忡,不禁感慨到。

“以后能用机器的就尽量不要用人了,用人成本高,风险又大。”新引进的区域总经理高翔曾经有大型公司物流管理的经验,对此有深刻的体会和感悟。

“高总,我的意思是能不能给这些老员工配一些助力的工具,减少他们的劳动强度。”赵民生每次看到这些工人,就不由自由想起自己的父亲,很不忍心。

“我的意思是以后往自动化方向改革,能用机器的就减少人员,要从长远考虑,哪怕短期的投入大一些。”高翔对赵民生这种目光短浅的行为有些嗤之以鼻,立马不客气的打断。

赵民生还想说话,抿抿嘴,又咽回去了。高翔是个理想化的人,虽然高效,但是有些无情,他做事只考虑结果,很少考虑过程的痛苦和挣扎。这些老员工跟着公司十多年了,在矮层楼没有电梯的年代,人背、肩扛、手抬,身体能支撑的多个部位并用,才保障了产品送货上门,如今他们年纪大了,没人接班不说,连饭碗都快保不住了。

物流和IT系统变革会议上,高翔提出一整套的改革方案,包括自动存储、自动分拣、自动取货等全自动物流系统,不仅能大大提高效率,还能极大降低人工成本。在场的人听完他的汇报,大都啧啧称赞,沉浸在对自动化高效设备的向往中,但听完报价,倒吸了一口凉气,软硬件总共将近2个亿的投入,又纷纷摇摇头,陷入沉默。

“这是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的事情,我们不能因小失大。”末了,高翔意气风发的补充了一句。

其他的区域总陆续发言——

“我觉得这个改革方向很好,既然能够实现全自动,我们为什么不早点尝试,把基础打牢。”

“我觉得我们步子不能迈的太大,这么高的成本我们是消化不了的,即使分几年摊销,也直接影响了区域这几年的分红,大家意见肯定很大。”

“我们那么多老员大都是没有文化和学历的,出去找工作都很难,再等个十年八年他们退休或者能领到养老金了,再改革也不晚。”

“目前我们的行业是粗放和低效的,我们走的太快,成本比别人高了,很容易丧失竞争力。”

一时间大家议论纷纷,显然不同意的人比较多。

梁总抽着烟,认真观察者其他人的发言和表情,片刻思考后,缓缓的说,“高翔,你认真做下调查,再拿出一个折中的方案吧。目前只有一个方案,没有对比,可能讨论结果也是不客观的。”

高翔本以为自己的宏图大业能得到别人的肯定和赞赏,谁知道上来就被泼了冷水,他虽然心里不高兴,还是点点头表示同意。他还不太了解梁总,梁总这么说只是缓兵之计,梁总也不看好这个全自动体系的方案,只是不好立马驳他的面子。

于是高翔又找到赵民生沟通,虽然高翔一直觉得赵民生太过妇人之仁,做事婆婆妈妈,对他的评价一直不怎么高,但他有对赵民生这种有强烈同情心的人有些羡慕,因为他自己很少有,总觉得有些缺憾。

“高总,你愿不愿意和我一起用两天的时间体验下物流体系员工的真实生活?”赵民生突然反问道,高翔迟疑了一下。

高翔的志向是做一名英雄,驰骋沙场,立下赫赫战功。他从来没想过那些在业绩背后默默付出的人是什么样的人生体验,看看也无妨,反正他对物流也熟悉,未来做自动化系统,也是需要对系统重新梳理和定位的。

早上还不到五点,高翔就随赵民生来到仓库,今天的体验是仓库的出入库,其他的师傅早就开始忙碌了,接货,核对订单信息,入账;入库摆放;出库,核对订单信息。

高翔干体力活比不上熟练的老员工,不仅慢,还碍手碍脚的,所以他就承担起核对订单信息的任务。

“为什么这些订单都不一样啊?”赵民生好不容易熟悉了一种订单的录法,另外一张又换了。

“因为是不同的厂家,他们的发货单不一样,我们硬做强制要求比较难。”

“那我们的出库单一样吗?”

“要分产品,标准产品我们都做了一样的出口单,定制产品,还是保留了发货单的原样,只是增加的我们公司的一些信息。”

高翔对这些五花八门的单子头疼不已,标准化是系统化的前提,订单这一环就直接卡住他的宏伟蓝图了。隔行如隔山,原来不同行业的物流差异不亚于行业之间的差异。

好不容易录完订单,他开始观察工人的工作,搬进的物品各种形状都有,工人有条不紊的摆放在不同的位置,他观察了半天,也没看出什么规律。他终于忍不住,拉住一个工人师傅问起来。

“有些产品不怕压,比如木板材,就可以空间最大化;有些产品不能压,比如瓷片,只能隔开;同类未销售的产品可以一起摆放,同一订单的产品尽量一起摆放。这些都是多年运送货物的经验,我们的产品种类太多了,所以管理方式差异也很大。”

他这才发现,这位师傅的手上满是茧子,背有些微驼,虽然满是沧桑感,看上去有些木讷,却对所做的工作了如指掌,多年积累的经验如数家珍。

“你们对收入还满意吗?”高翔突然和赵民生一样动了恻隐之心。

“比在老家种地收入高,而且公司管吃住,挣得钱都能攒下,我挺知足的,没文化没知识,挣这些钱也差不多了。”说完腼腆一笑。

高翔本以为他们会抱怨,至少诉诉苦水,没想到这些可爱的人居然都很知足和感恩,他对人性的认知经验也被颠覆了。

第一天,现场的体验让他有所触动,第二天他继续跟着送了一天的货,彻底改变了他最初的想法。

“第一家客户住六楼,没有电梯,需要我们把瓷砖扛上去。”师傅的话,令高翔惊讶不已,随即看他的表情,又补充一句,“老房子。”

高翔不好意思看着其他人扛着几十斤的物件,就自己在一边闲着,于是也扛着一摞相当于别人一半重量的瓷砖,往六楼走。

他每走一步都小心翼翼,生怕脚下一滑,身上的物件就瞬间破碎。先是汗流浃背,继而是锥心刺骨的痛,压得他本来就不好的颈椎、腰椎似乎要断裂,那种滋味,令他终生难忘。

“高总,我们得加快下进度,因为约好的下家客户时间快到了,客户等的有些着急。”师傅不太好意思的开始催他。

于是他一步紧挨一步,咬牙往上走着,他感觉自己浑身的筋暴起,吃奶的劲都使出来了,腿肚也开始有些颤抖。那些老员工的骨头真硬啊,虽然看起来瘦,干活却毫不含糊,一步紧挨一步的。自己可是堂堂风华正茂的小伙子,不能让老同志们笑话,得坚持,他横下心,一口气,把最后一摞瓷砖放下的时候,整个人像木了一般,没有什么知觉。汗味夹杂着装修工地的灰尘、油漆,他也立马灰头土脸,没有平日的风光可言。

自动化物流,哪有那么简单?不解决标准化问题,人工上楼问题,简直是天方夜谭。高翔很感激赵民生给他的这次体验机会,没有体验,怎么会有换位思考,自己的那套理论真的看起来是傻笨呆的书生气。

于是他改变思路,又重新做了一个方案。在关键的痛点上推行标准化,比如订单标准化及自动录入、货物摆放规则,实施部分工作环节的自动化,减少人工作业;购进一些省力省时的半自动化或辅助类工具,减少人工的负荷;提高部分无法使用工具的劳动环节的计时/计件工资。

赵民生看到这个方案,忍不住开心的笑了,“这是员工目前最需要,也是符合公司改革步伐的最好方案了。您是如何改变思路的呢?”

“这个世界上可能就没有什么感同身受,除非你亲自去体验和感受。还得感谢你的建议,去现场的这两天,我才知道自己之前方案的无知和鲁莽,只有去了解实际情况,才知道他们需要的是什么,才能纠正自己的傲慢和偏见。”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