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假如流水能回头 —— (39)

字数 2656阅读 85
芭莎封面

文/玄宝

顾沁宁原本在医院附近的酒店订了房间,但她临时还是改变主意,留在医院陪陆匀之。她目睹一个人死亡,这种冲击是巨大的,需要人陪在身边。

陆匀之睡了又醒,因为躺得太久,腰骨不适,身上的伤口隐隐作痛,想动不能动,本来是轻伤,无奈面积太大,动一下痛一下,更狼狈。

她小心地往旁边挪了个位置,给顾沁宁腾出一点空间,幸好她们两个身材都保持得不错,不至于挤不下一张小床。

两人都调了一个相对舒适的动作,相望聊天。

像学生时期的她们,亲爱的闺中密友。

顾沁宁折腾了一天,闭着眼睛,用手揉脑袋,声音也是软软的,不如白日那样铿锵有力,她温柔劝说:“匀之,回来吧,没有人不原谅你。不要一个人待在举目无亲的城市里,你给自己的惩罚也应该要有个结果了。你回来,我们住同一个小区,平日也可以互相照顾一下。”

陆匀之惯性咬嘴唇,扯动脸上的伤口,嘶一声,直呼气,还是抬起手来帮顾沁宁按额角:“好,我会认真考虑的。谢谢你。”

“别肉麻。换做是你,你也会这样偏帮我。”顾沁宁任由陆匀之帮她按摩。

她们已经在对方的生命中出现太久太久了,知根知底得厉害。虽然听了许多道理,把人生思考得入心入肺,但事情发生的时候,她们仍会毫不犹豫地选择帮亲不帮理,对错不管,先把对方从泥沼中捞出来再说。

两人又聊了一会儿,没多久,顾沁宁便入睡了,呼吸平稳,她是真的累坏了。陆匀之刚睡醒,暂无睡意,睁着眼睛盯牢天花板,慎重地考虑顾沁宁的话。的确,所有的事情总该有个结果。

她对这个陌生的城市是有感情的,毕业后所有的经历和精彩都在这里,来时路的每一步,都走得很辛苦。如今她经济独立,有底气去跟生活讨价还价,如果摒弃前尘旧事,继续努力,日子只会越来越好。

可是家明…..

想到家明,陆匀之一阵心软,她终于开始衡量爱情到底能不能跟其他的事情对等这个问题了。家明说得对,她付出的爱情始终不够纯粹。

还有郑欣然,如果不是顾沁宁陪在她身边,她闭上眼睛都是当时的惨状,那个小区她是万万不会再回去的了。一条生命在自己怀里流失,那种无能为力的感觉,让陆匀之更加惶然,她往顾沁宁那边靠了靠,像抓住一根救命稻草。

夜已深,陆匀之清醒而彷徨地数着自己的伤痕。短短几天,她对人生审视得太过深刻痛苦。

第二天,陆匀之终于见到了家明。

顾沁宁一早起来接了几个工作电话,忙忙碌碌,拿出化妆包在病房的洗手间里匆忙化好淡妆,拿着小镜子出来扑粉,对陆匀之说:“我现在出去找个地方开个例会,你先喝碗粥。刚刚跟许家明联络了,他会过来的,你放心吧。”

陆匀之点头,看着自己打着石膏的脚,再对比光鲜的顾沁宁,觉得自己愈发蓬头垢面,催她赶紧走。

顾沁宁像是“大仇已报”的感觉,拿包走之前得意地扬扬眉,意思是说,你陆匀之也有被我顾沁宁比下去的一天!

陆匀之想笑,怕扯动伤口又不敢妄动,摆手,目送她离开。

许家明是作为律师跟警察一起进来的,站在旁边很专业,提醒陆匀之要配合,甚至一些说话的技巧。

陆匀之受伤不能行走,笔录只能在医院做。

办案人员问的都是常规性的问题,还有让陆匀之不停地回忆当晚的细节,重复地问她是不是真的没有看到凶手长什么样。

陆匀之摇头,她揪着眉头,恨自己回答不出来。

最后是家明替她解了围:“各位,我们今天就到这里了。陆小姐已经把她所知道的事情都说出来了。“他不自觉以陆匀之的律师自居。

警察们大概认识许律师,并没有太为难陆匀之。可是短短两小时的问话已经让她一大早就丧失了很大的精气神。家明跟警察们出去后,陆匀之歪着头盯着自己脚上的石膏看,忧心忡忡,想看自己能为郑欣然做点什么。

家明把办案警察送走,折回头,见到一脸阴郁的陆匀之,刚想说点安慰的话。 反而是陆匀之先开的口:“家明,我现在是不是很丑?”她不翻旧账。

她的脸被郑欣然刮了一刀,现在还贴着纱布,挡住半边小脸,缝针的手术同意书是顾沁宁代签的,她坚持要缝美容线,真是有心了。

家明扶她坐好,右手抚摸她的伤口,认真回答:“真的有点难看呢。”

陆匀之的眼神明显地暗了下去,避开跟家明的对视。

家明轻轻拥抱她:“难看就难看吧,反正也只有我看。匀之,对不起,你骂我吧。我再也不会丢下你一个人了。“

“回来吧,回来我的身边。“这是重逢以来,家明第一次对她说再回来。

许家明的心一夜之间苍老许多,经过这一次,他终于分得清什么是重要的,陆匀之难熬跟快乐的时候,他从不在她身边陪伴。

只要是跟他在一起,陆匀之好像总是被人传去问话,这一次,他决心要陪在她身边,一起去面对,他不想再缺席她的生活。

陆匀之怔愣,靠在家明宽阔的怀抱里叹了口气,她这么贪恋这个怀抱,以后没有了如何是好?她就是这么悲观的一个人,尤其是看着郑欣然生命不甘又无情地流失后,生命的无常让她警醒难过。

可惜,这悲观总是不够彻底。

她不想再去考虑下一步或者任何后果,重重地点头:“好。”

家明欣喜,用力拥紧她,惹得陆匀之一阵呼疼。

阿May在门口见到相拥在一起的恋人,厚着脸皮敲了敲门,吐吐舌头:“老大,你要的电脑跟资料,给你。”

家明放开陆匀之,看着阿May手上一堆东西,不悦:“她在病床上还要工作,也太不人道了!”

面对义愤填膺的许律师,阿May可没敢回应他。

倒是陆匀之拉拉他的衣袖:“没关系,是我叫她拿过来的。我是轻伤,又不是脑子坏掉了,轻微的工作还是可以的。”不然也太无聊了。

家明想想也是怕她闷坏,只好由她去,毕竟他也一堆事情还没做。

陆匀之开启工作模式的时候显得尤为专注,甚至有些严厉,阿May有几分怕她。家明没去打扰她们两个,自己也出去了,郑欣然被杀案还有很多细节需要处理,他不希望陆匀之受这件事的影响太大。

到下午的时候,有人送了一束花来,是陆匀之喜欢的香槟玫瑰,包扎得很漂亮,阿May抱着花进来,眼睛闪亮亮地,带着一丝羡慕:“匀之姐,我要是有你这么好看,收的花肯定比你的还多。”年轻女孩多爱幻想,陆匀之笑笑不理她。
“看看是谁送的,回头好道谢。”陆匀之吩咐她。

阿May看看卡片,犹疑了一下,没敢说,把卡片递给她,陆匀之接过来一看,皱眉,是张存志,他怎么知道她住院了?

她抬头看阿May,阿May赶紧举手作发誓状:“不是我啊老大!”陆匀之毕竟还是有些威严的,阿May再顽皮也不敢出卖老大的私生活。

陆匀之点头,暗下思忖,让阿May把花放在一旁,没有说话。她的手机被杀害郑欣然的人拿走了,现在自己住院来不及去补办卡,联络不到外界,而张存志,她也不想再跟他有什么瓜葛,这件事暂时放着先。

总目录 假如流水能回头(总目录)

上一章 【连载】假如流水能回头 —— (38)
下一章 【连载】假如流水能回头 —— (40)


今天在外面跑了一整天,冻一会儿,热一会儿,折腾。
陆匀之和顾沁宁,你们喜欢哪个?
以及,为什么?

欢迎点赞点赞点赞+留言留言留言~
感恩,感谢,比心❤
祝阅读愉快。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