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兽世界的回忆——初入魔兽世界

96
挂瓜
2015.07.30 09:09* 字数 4900

楔子


这是2006年我写的一篇文章,回头看看,那时候写的文字还是有点小清新的。@简叔的咖啡馆专题,魔兽世界为什么会物是人非。我找了找,当初我流泪写完这些文字之后,我还没有发表到Blog上给别人看。现在想起来,为什么魔兽世界会物是人非?或许请看看我的文章,就知道了。

正文


2005年的某一天,我还是来上海找了工作。寄宿在AD的小房子里,睡沙发。
每天有一个乐趣,就是看AD玩WOW。AD当时的牧师45级了,看他和他的同学在辛特兰做任务。
我的习惯就是,先看别人玩,再自己玩。看着看着也就会一些了。

不过有一天,终于按耐不住了,我也买了个CDKEY,申请了一个账号。
我问AD,我该选什么职业,AD说,他和他的同学们缺少术士,就叫我练术士了。
后来我才感觉,我一开始就上当了。为什么什么职业都有,唯独缺少了术士?因为术士最难练了。

他们的圈子里,有一个战士一个牧师两个法师一个盗贼一个德鲁伊一个萨满,练两个法师都没有人练术士。
当时头脑一热,就上了贼船了。后来去想,也是心甘情愿的接受了。

于是丧钟镇多出了一个亡灵女术士。
术士练级,难,真难。对于一个没有接触过术士的人来说,非常难。
虽然说现在叫我用个低级术士做任务练级飞快,但在那个时候的版本,术士是被人遗忘的,是最弱最痛苦的。

(零)奥拉基尔

奥拉基尔就是那个风元素的名字。二区奥拉基尔是一个WOW的服务器,我也不废话了。
奥拉基尔是一个LM强势的服务器,哪个阵营是否强势,在加吉森,荆棘谷,东西瘟疫这些地方人多与否就看的出来。
而我,随着AD选择了BL。弱势的BL。
但是,我不后悔玩BL。玩BL很有意思。而且,认识了许多朋友。

(一)死者的祈祷

死者的祈祷是亡灵牧师,认识死者的祈祷很简单,他做和血色十字军有关的任务挂掉了,然后跑尸体,我在旁边帮他。
后来他提出和我组队作这个系列任务。我并不知道,两个人组队作这种杀人杀怪的任务,效率会更快一些。
我很怀疑他等级这么低就做这个任务,事实上,他做的很轻松,死只是一个意外,我等级高是因为我在不停的死。不停的清怪。
AD就是玩牧师的,我在旁边看牧师打也看的多了。说老实话,AD的牧师一开始就是朝奶妈的方向发展的,他是一个合格的奶妈。
但是祈祷的牧师是一个PK的高手,他一个人就可以独立作很多事情,一个人面对两个LM也不落下风。
谈话多了之后,才了解,他原来玩WOW有一段时间了,因为看不惯LM那边的人的作风,一气之下,跑BL这边了。
我们组队做任务很快就配合熟练了,他也给我说了一些玩术士的建议。
恐惧,一定用好恐惧,这个是控制技能,但是打怪的时候,要看好不要随便把怪恐惧到怪堆里。
以后的一个月,每天上线就是找他一起做任务,打怪练级。

(二)十字路口

贫瘠之地有一个小营地叫十字路口,那里以任务密集而著称。我本来打算在银松森林做任务的。
AD说你15级就该去十字路口了,那里快。
我上线,祈祷也是这么告诉我的,我们坐着飞艇第一次跑到了卡利姆多,穿过奥格瑞马参观了一下,就奔向十字路口。
我不知道什么任务可以做什么任务不可以做,什么任务做得了,什么任务做不了,
我只是傻乎乎的跟在祈祷后面接下一个又一个任务。
“我的任务满了”
“放弃一些任务就是了”
“我银松森林的任务还没有做完呢。”
“等你把这些任务做完,那边的任务就不适合你了”
“哦?我还有塔纳里斯的任务呢?”
“这里有很多连续的任务,你跟着我就是了。”
我不多说什么了,删除了所有那边大陆的任务。
在十字路口接了10多个任务。
人生有的时候就像这十字路口一样,你选择了什么就要放弃另一些什么,
不可能十全十美,十字路口,好名字,人生总要经历这份选择。我这时候也作出了我的选择。
开始跑路,打怪。

(三)冲锋斑马

杀怪还是比较无聊的,不过BL的任务有些还是很有意思的,
比如帮那个兽人找他的妻子,其实最后只是找到一堆血肉模糊的肉而已。坚强的兽人还是哭了。
BL的任务,杀怪还是杀怪。
不过记忆最清楚的,其实也是祈祷记忆的很清楚的就是那个斑马。
冲锋斑马是贫瘠之地的一种不主动攻击的小怪物。
但是那个任务需要去杀它们的斑马头子。叫什么斑马给遗忘了。
不过它是一种跑的飞快地生物。可以说是贫瘠之地跑得最快的。
KG马?或许和它差不多吧。或许抓它来当作坐骑比较适合。
我跟祈祷两个人到处去追它,它欢快的跑了。拦不住它。
毕竟是精英怪,第一回合下来,我们俩被它给打死了。因为我们比较分散。
捡起尸体重新来过,不就是跑得快地斑马嘛。
远远的只看到它欢快的跑。我想起《动物英雄》那本书描写的野马飞毛腿,不屈不挠的飞毛腿,需要获取自由的飞毛腿。
性格也会像这匹斑马一样吧。不过我们要完成任务,要杀了他。
我拦住了它,祈祷给我补血。随后我恐惧,几回合下来,它终于倒下了。
我会记住在宽阔的平原上追杀一匹欢快奔跑的斑马,我不会再作这个任务第二次。
很久以后,我和祈祷各自骑着自己的KG马在这里跑得时候,祈祷问我还记得那匹斑马吗?
我说,我怎么可能不记得呢。
失去什么也不能失去自由。

(四)哀嚎洞穴

我下的第一个副本就是哀号洞穴。WOW世界里年轻的我不理解副本这个东西的概念。
其实只是因为雷霆崖上牛头人给我的一个任务才去的哀嚎洞穴而已。
祈祷说这个任务可以得到一个法杖,叫新月法杖。此前,我一直用匕首。对于法杖没有任何概念。
60级,虽然看到很多60级,但是我看到的是一个60级的术士。
凤毛麟角的术士行列里不多的60术士。他带我们去哀嚎走一遭。
哀嚎洞穴有很多任务,几乎都是与德鲁伊有关的。尖牙德鲁伊?古怪的名字。
60的术士应付小怪不轻松,自焚杀小怪,害得祈祷给他加血加的快吐血。
最后干脆拿起那把发明家的聚焦剑砍了起来。
虽然做得很快,但是我不是很满意,因为我成了一个跑龙套的……我几乎什么都没有干。
雷霆崖上,新月法杖拿到手了。我装备不上。M祈祷,
我:我该怎么用?装备不上啊。
祈祷:。。。。。。
我:你快说啊。
祈祷:你从来都不知道武器大师?
我:我当然不知道,我第一次玩。
祈祷:你就没有好奇心看看网上?当初我在那边拿法杖的时候你怎么不问问我?
我:俄,好,我看看。
我又奔回了我的老家幽暗城学会了用法杖。
人不可能生下来什么都知道,学习再学习。游戏也是如此。

(五)陶拉祖营地,偷别人的,野猪人,炸引擎。

其实去雷霆崖的时候,就已经路过了陶拉祖营地。
陶拉祖营地的任务多半都是和崇拜阿迦玛甘的野猪人有关的任务。
还有十字路口的任务的后续任务。
有个巨魔叫我们去搜集一些蝎子的卵,从陶拉祖营地整装出发,到了那些蝎子的老巢。
这些蝎子真讨厌,关键是能放小蝎子。几次下来,我们俩都退了,想其他办法,或者该找一个法师来帮忙。
嗯?有两个人在打蝎子,他们一打,蝎子都被他们引走了。
卵…… 还在那里,哈哈,我偷偷的跑过去。采了,过一会儿祈祷也偷偷的过去,采了。
有时候无耻一下也是很有意思的,他们费心打怪,我们偷偷采卵。
最后他们俩发现没有卵,干脆走了。我们做了一把小偷……
杀野猪人,杀不同类型的野猪人,还研究野猪人的兵器,不小心就会跑错地方,因为野猪人的种类也太多了。
拿野猪人的獠牙,唉,可怜的野猪人。
我们找了几个人组了5人队打各种类型的野猪人,
任务物品队伍分配,安全又快速,不过拼人品,并不一定是每个人的怪都掉野猪的獠牙。
有个牛头人交给了我们一系列的任务,竟然是复仇的任务,
我不喜欢做打手,不过经验和Money还是很惊人的,最后竟然是炸掉飞机的引擎?
祈祷跑上去,轰隆一声,我发现任务结束了。我的炸弹还在啊。
哦,原来小队里的某个人炸了,其他人也就完成了。
唉,睚眦必报,或许没错。或许他看得开了,是不是就不会再南黄金路上永远孤独的站立呢?

(六)独行天下和希斯布莱德丘陵

独行天下是亡灵法师,祈祷不在的时候,我回到塔纳里斯去接了几个任务在那里做,打打怪的任务还是很简单的,
在那里认识了独行天下,
在LM强势的服务器,希斯布莱德丘陵,不会有安宁的,LM到这里,等级都会比BL搞,到处都在欺负人,
我们俩也被欺负,被LM杀了一次又一次。后来祈祷上来怒了,开了他BL的法师大号在这里大杀一通才平息了一场骚乱。
祈祷的法师用的非常好,按他的话说,他用法师都快吐了……
天下是那种很平和的人,我们说什么,他总是帮我们做。而且他做事很执着。也跟我们很谈得来。
在希斯布莱德丘陵没法做任务了。我们去石爪山算了,
我们三布衣辗转到了石爪山做任务,后来我得知,当我们下线的时候,他还是回到希斯布莱德丘陵继续作他的任务。
而希斯布莱德丘陵的任务,自那以后我就没有去做。在我60级之后很久,无聊中才把那里的任务逐个做完,
LM欺负人还是存在,虽然我已经60。看到LM欺负人的时候,我路过把他们一一干掉,
和一个60的盗贼和我一起清场地,好让那些小号做任务。和一个60的德鲁伊卯劲。。
仗势欺人,永远都存在……

(七)萨德,石爪山,灰谷,黑暗深渊的传送阵,与LM的小队作战。

萨德是兽人战士,并不是我认识的,是祈祷介绍的。
萨德他话很少,和我们交谈不多,但,为朋友说做就做。他的性格,我感觉就是做战士的材料。
有他在前面顶怪,我们三个都很放心,四人小分队开始在石爪山做任务,很轻松。
时不时地和LM发生小规模的冲突,往往都是我们获胜。因为我们人多。
石爪山的任务很快就做完了。辗转到了灰谷做任务。
可是一到灰谷就被一个60的侏儒法师给打死了。虽然我们人多,但法师毕竟是法师。
杀鸟,杀熊,杀萨特,插旗子。作了好多任务。
需要去黑暗深渊做任务了。祈祷找了一个60的巨魔法师帮我们去完成这个副本。
发现了LM的小分队,
杀!
我们冲上去了,在黑暗深渊门口和他们交战。
他们比较惨,毕竟我们有60的帮忙。
黑暗深渊我的印象非常少,几乎不熟悉,
就因为60的法师带我们把所有任务都做完了,不像其他副本都会反复去,黑暗深渊就去了那么一次。
杀了最后的BOSS,我们站在那个传送的石头那里,点击传送。
不行?我试试看?还不行?
大家轮流尝试,依旧不能传送出去。
哈哈,要拼人品的,看看谁的人品好。
还是我的人品好,我第一个被传送出去了。不过我在出路的台阶上,看到了那一队LM,
是门口我们灭的LM,身为术士我潜到水底静观其变。
可是这时候祈祷正好被传送下来了,被LM发现了。我们两个打他们三个,
还好我们在水里,还好我们是亡灵,还好我们都不是近战的,在那个小水潭我们占了很大的优势。
不过他们是三个人,一瞬间,祈祷的血被打得只有一丝丝了,我对那个战士扔出了恐惧。
虽然那个时候是术士的冬天,但也是恐惧不会递减的时代,
祈祷后来说,我的那个恐惧用的好,要不然我们俩都会死掉。
那时候我学会了,术士要第一时间保护团队里的牧师这么一个道理。
他们三个终于从副本里出来了。我们开始了追杀之路。
我第一次守尸体。

(八)千针石林,十三个任务,火车和知识的试炼

祈祷是对任务极为熟悉的人,跟他做任务不会浪费时间。
此后的一段时间,我带别人做任务,也是追求的最高效率。
千针石林怎么都算BL的地盘。一下去就是就有好几个任务等着我们。
祈祷带我做任务转了一个圈,回到营地,然后出来打怪,拿任务物品,护送任务,帮别人打,
用了最短的时间,我们做了十三个任务,这些任务一交,我升了两级。非常快的升了两级。
而里面有个任务,叫知识的试炼的任务,并不是在千针石林完成的。
是要在石爪山和灰谷通道口的那个牛头人那里完成的。
我、祈祷和天下三个人无聊,都想去结束这个任务,
从石爪山走?还是从灰谷走?
最后还是决定从灰谷走,毕竟从奥格瑞马飞灰谷比飞石爪山快。
祈祷在前面带路,
我跟随祈祷,
天下跟随我。
开始我就打字跟天下聊天,
祈祷:/火车,
我也:/火车,
天下也:/火车,
那条空旷的小路上就是我们三个开火车的声音,我们三个都笑,大笑。
终于到了那个牛头人那里,
俄,不愧是知识的试炼,问我们的问题都与WOW的历史有关,
天下自告奋勇先回答了,他选了3,他被传送走了。哈哈。
祈祷他第二个选,选了2,他也被传送走了。哈哈。
还有1和4,我选什么呢?他们俩都说,随便选。
我这时候跑到网上查了查,最后决定选1。祈祷也说选1。
我也被传送走了。
哈哈哈哈哈哈。我们从三个不一样的地方,一起再在奥格瑞马集合。
从石爪山走?还是从灰谷走?
还是从灰谷走。
祈祷在前面带路,
我跟随祈祷,
天下跟随我。
祈祷:/火车,
我也:/火车,
天下也:/火车,
我们继续火车赶路。chu,chu......chunk,chunk......
又看见了那个无聊的牛头人。
我们都选了4。完成了那个任务。
马带不来我们火车的快乐。
之后的某一天,巫婆的哥的哥和巫婆的哥和巫婆之宝路过这里的时候,
我们也排火车,我有些热泪盈眶。
我哭了,我想他们……

魔兽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