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毕业那年你发现自己无路可走18]广州,我还没有准备好爱上你

字数 2421阅读 379
一个人对一座城的印象不可能如书里描绘得那样客观,只能通过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做出情感上的判断。

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01

那年五月初,我报名参加了广州市公务员考试。同学很多都不理解我为什么要报一个那么远的地方,我只得笑笑,然后在心里默默地回答,因为它招四个名额啊。

考试时间定在周日,为了不耽误毕业设计的进度,只能请两天假。父母义无反顾的经济支持只是希望我一心考试,别有后顾之忧,还默默为我订了往返机票,我感动得无话可说,也只能在心里告诉自己,报答是一辈子的事。

又一个更大、更陌生的城市,照例在网上搜索距离考试地点最近的宾馆。那时候还不知道考试地点处在一个怎样的环境,一心想找离得最近的连锁酒店,心里也能踏实一些。搜索半天未果,只找到一个标明直线距离1.2公里的“宾馆”。

打电话过去想问问具体情况,“嘟”了五六声之后,对面才传来一个中年男子的声音,一边回答我的问题一边不停地打着哈欠。

我心里闪过一丝迟疑,这分明不像正规酒店前台人员的工作态度嘛。脑海同时闪过一个词儿叫“黑店”,于是最后问:“只能网上付款吗?到付可不可以?”

他反而一本正经起来,“只能网上付的啦。我们是正规宾馆,这点你就放心啦。”

那时候,表姐雪在深圳工作,听说我要去广州考试,特地坐火车赶去陪考。她大我两岁,却永远当我是小孩儿来照顾。更小的时候,她就知道把吃到过的美味比如巧克力和彩色的糖果留下一半,等周末我们都去奶奶家的时候塞给我。

在同一个城市求学的日子里,她租的房子就是我周末的家。端午节的时候,她会煮好从超市买来的粽子,让我带给宿舍里的每一个同学。所以,有她在的日子,我总是那么安心。

还没出接机口,就远远地看见她在挥手。她上前接过我的书包,然后拉着我从拥挤的人群中穿过。

地铁上,我们一如既往有聊不完的话题。我给她看手机里的照片,全运会就要开幕了,听说最近很多运动员都来大连训练,我早上在候机楼的时候就恰好看见了国家羽毛球队的李永波教练,不过只是远远地拍了张照片。

突然抬头的时候,发现对面坐着的男生分外眼熟,再低头看手机,竟也出现在了李永波的那张照片里。我俩笑着说,缘分不浅,应该都是来考公务员的。


02

总算到了,考试地点被安排在一个大学里。雪说,先把住的地方找到再出来看考场。沿着大学往住宿的地方走,越走越破,我几度怀疑我们走错了方向。打电话给之前联系过的那个人,他只告诉我在村头的菜市场等他,他会来接。

二十分钟后,一个穿着拖鞋骑着摩托车的人过来。手里的三张A4纸上印满了姓名和手机号。彼此确认过后,他要我们跟着他走。雪不放心,拉着我问他具体位置在哪,那人理直气壮地说,“就跟我走吧,没问题的。”

雪小声问我,“你这从哪找的啊?还好有我在,不然他要你跟他走,也不要去。”

不出所料,所谓的“宾馆”只是农民房隔成的一个个房间。也根本没有前台,只有一个一楼的房间空出来,用于放客房的钥匙。那人把钥匙丢给我们,连我的身份证都没看过,就又骑上摩托出去接下一拨儿人了。

打开房间,一股发霉的味道。五月初的广州已经闷热得让我这个北方人难受。不能再简单的陈设也并不够干净整洁。雪知道我花了298块钱订的这样一个地方的时候气得直要给客服打电话。

她执意要我换个地方住,但这确实是最近的选择了。附近可以吃饭的地方也只有菜市场旁边的路边摊,要考试的人哪能冒拉肚子的风险!

坐了三站公交车才碰见个必胜客,我俩一头扎了进去。酒足饭饱过后又折回大学,去考场转了转。

考场周围围着一大群人,除了前来考试的考生,还有举着牌子出租房间的居民。

一个四五十岁,趿拉着拖鞋的女人走近我们,热情地问:“住宾馆吗?房间又大又干净......”

我们两个可是刚刚见识过了“又大又干净”的“宾馆”,还没等我开口拒绝,雪就问:“还是村里那些农民房?”

女人“嘿嘿”乐了,“村里也不要紧嘛,离着多近啊。我给你们挑最干净的房间,怎么样?”

“我们就是刚从你们那个村里过来的,可被你们骗惨了!”雪把刚才的愤怒发泄到了他的同行上,然后和我对视着苦笑一番。

雪接到公司电话,周日临时有个项目要加班做完。

“工作要紧,你去忙吧,我没事。”我自信地对她说。

雪陪我待到晚上八点多,算好最后一班火车的时间才走。临走前,她叮嘱我一定把门窗锁好,睡觉的时候也千万机灵点儿。最后帮我把房间里破了个洞的沙发推到门后,然后从留出的一条窄道挤着出去,“别忘了再把沙发推过来倚住门......”


没有人分散过多的精力,时间紧迫的要命,题都答不完。

03

一夜,相安无事。早上下楼想要退房的时候,看见一个男生站在放着钥匙的房间门口。

“里面没有人吗?”我问他。

“门是锁着的。”男生看起来就是一副忠厚老实的模样。

这样等下去也不是办法,况且金钱关系早已结束。我拨通了老板的电话,问他钥匙放在哪里。

这人永远睡不醒的样子,再次打着哈欠回答:“放房间里面就行,门关上就可以,不要锁。”

我心想,真是因为没有任何贵重得值得一偷的东西了。

再重要的考试也永远会有人迟到。行测考试的铃声响起的同时,一个女生拎着书包冲进教室。没有人分散过多的精力,时间紧迫的要命,题都答不完。

答申论的时候觉得很不在状态,虽然没有办法对这种官腔十足的文字产生兴趣,几个月来也只是为了应对考试才开始训练自己这种写作的手法,但毕竟,凡是文章,总要有点灵感才行。最后的文章论述题,写得自己都感觉蹩脚,就这样交了卷。

对广州的印象只是行色匆匆的两天“地铁全城游”,暴晒的大太阳,无比湿热的天气,当然还有298块一晚的“农民房宾馆”。一个人对一座城的印象不可能如书里描绘得那样客观,只能通过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做出情感上的判断。

同学说我为了公务员考试付出的代价太大了,无论是从时间还是精力上。而这一次,我却并不希望自己考上。

就像爸爸说的,好不容易得到的工作要真心喜欢才会做好。而这座城市于我来说,除了陌生的语言、擦肩的路人和距离家乡四千多公里的路程之外,别无他物了。

就像无法爱上干炒牛河的味道一样,深深抵触的还有这种落寞的情感。而这一切在我来到广州之前并未感受得如此透彻。


你的关注和喜欢对我的梦想很重要,感谢支持❤

作品持续更新中,具体目录请见:昕璐妹作品小站

想要看到我的更多连载作品,敬请关注简书连载风云录里面的青春校园连载投稿专栏


谢谢支持,么么哒~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