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真爱叫做“初次见面,兴奋不已”——记首上鼓山(后记)

走啊,走啊……

仿佛走进了村子里,有一些人在劳作,看着我们这些有些奇怪服装打扮的人,也没有特别的注目,依旧俯身劳作。

前面一个大哥停下了,问他说在等一个朋友,我们超过继续。现在前面有大概五六个人,后面还有三个姑娘,我们一共十来个人离开了大部队,跟着快脚的大爷走上了这么一条看不到头路……离开大哥不久,那个回家的快脚大爷又骑着电动车从后面过来了,跟我们说了公交车的路线(真的听不懂他的话,只是大概看到怎么拐弯了);虽远,也能到达,心里悲催的踏实了。然后大爷说让我上他电动车,我婉转拒绝了,我要跟小伙伴们同甘共苦麽,嘿嘿;但是他开始拽我,手劲很大,我就开始有点怕了,是真怕了,这地方…然后产生了很多cctv12的联想,他见我坚决,嘴上说着什么又走了,反正也听不懂。

不由得想起来,4年前在杭州,去店里买电池,顺便跟店主问路,就有个貌似当地人样子的人说,我骑摩托带你去啊,我当时就不敢坐。利姐也说,她去云南玩的时候,有次当地人请他们免费蹭方便车,她们都不敢,那人不高兴的说了句“我们都是坏人”,走了。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不要和陌生人说话,不要上陌生人的车,已经成了我们的生存共识甚至是常识。犹记得读高中时写过一篇作文,讲我想要做好事被别人防备后伤心的事,现在想来,我已经变成了那个防备的人,而且有理有据。即使走除出了办公室的禁锢,即使能够跟大自然有了所谓的进一步接触,即使身心疲乏,也难以放松戒备的神经。有句话说,心若不自由,走到哪里都是囚笼。

常看进藏穷游攻略,拦车、住老乡家等等,羡慕之余总想体验一把,然,这样的我,真的敢麽?还只是叶公好龙地说一说?

下肢机械地做着摇摆运动,脑子里还在想这个事,不经意抬头看到前面阴凉里停着几个人,是走在前面的驴友,等在那里告诉我们说,刚停在村子里的大哥,在村子里有朋友,请人家开车来把我们送到公交车站牌那里,实在是还太远。

这次,我们稍商议一下坐上了驴友朋友的车,我知道,这并不是因为我们放下了戒备,只是我们用了权衡

终于到了车站,非常感谢那位大哥和他的战友的想相助,离开大部队的我们坐在了一起感慨,一起对大哥和他的战友表示感谢。

回程的颠簸让人毫无睡意,身体的疲乏一时也难以恢复,或许就在这一刻,身体和大脑都得到了难得的放空,不知思绪……

图片发自简书App

下车后,李队还在惦念他的拽面,我们真的找了一个地方去吃拽面,果腹后,满满的知足。

首次鼓山记,终


(后记):当天我的微信运动,30000+步,第一次占领自己的封面。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