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离前,我欠姥姥一个拥抱

周日早晨我们比以往起的都早,为的是赶上早晨的客车。

我和家人都觉得这两年时间过得很快,一眨眼功夫,一年结束了,新的一年又开始了。

临行前,姥姥偷偷地抹去了眼角的泪水。

与其说是"偷偷地",倒不如说是我不敢正视她的眼睛,更没有勇气和其他家里人一样,给她一个大大的拥抱。

怕。

怕自己控制不住,然后走不了。

……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