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底之蛙

在井里,我就是一井之主,在井外,我就只是一只蛙。

我为什么在井里?如果说,“故意”跳入这头井也算理由的话,那我应该是。

记得当初和伙伴们比赛看谁能跳过这个看起来不太大但有点深的井,大约也就1.5米长,这在我们青蛙看来不过是跟喝水一样简单。

不太凑巧的是,在我发力准备一举拿下这场比赛的头筹的时候,我的左边的后腿在井边滑了一下。

于是,我刚好跳了1.5米。

我不得不紧紧地抓住井壁边缘不让自己再往下掉,虽然已经滑下了1米,并且有着下滑的趋势,手因为害怕已经开始发抖,自己说不定都会摔个粉身碎骨。

但我不能放弃,想想自己,父母都长得不错,继承了这优秀的基因,在这群青蛙里也是数一数二的长得英俊的,像我这么纯正的绿蛙可不好找。不少漂亮的,不够漂亮的姑娘都向我示爱,但我不曾放在眼里。

我要的姑娘,一定得是最漂亮的。

我花了一个月的时间把群落里最漂亮的青蛙——翠翠追到手,说到这我得表扬一下我自己:不愧是如此英俊的我。

翠翠的美貌是公认的,青翠又光滑的皮肤,动听的声音,所到之处,都能引起一些色胆包天的蛙鸣。这群愣蛙,只知道乱叫,哪像我,又送花又送吃的,雨天表白这种桥段我都玩坏了。年轻蛙,追女孩子还是要有些方法的。

可惜了,我大概无法将我追女孩子的秘籍传下去,用以帮助千千万单身蛙。不然,以此谋生倒也不错。

想到这,我又下滑了1米多。四肢已经快到极限了。我不敢大声叫,只是无声抽泣,这时候声波也会让我下落,我抬头望了望,发现伙伴们眼神里各有东西,一双双蛙眼,有担心,有恐惧,有倦怠,还有一些无法言语的情感,总之,大家似乎都放弃了救我。

哦,我看到一个家伙似乎在笑,那是之前和我竞争翠翠的家伙,长得没我帅,还懒青蛙想吃翠翠肉,莫不是想趁我落井下蛙,好横刀夺爱?

这个小人!不!这个小蛙!

但我现在什么也做不了,本来打算这场比赛之后和翠翠约会的,看来也是不行了,我现在形如死蛙。

唯一值得我安慰的是,好在我不是独生蛙,父母还有人陪伴。不知道他们现在在哪里,如果可以,我还想好好跟他们道个别,然后让他们转告翠翠不要等我,找个好人家嫁了。

回想我这一生,也算是无愧天地,潇洒走一遭。

想到这,我绝望的闭上了眼,慢慢松开早已经无力的四肢,用尽全身力气洪亮地对这个世界最后的喊了声:“呱~”。

等我再醒来,我发现我躺在井底一堆杂草上,头有点晕。

我没死!

这可真是可喜可贺,我感觉我还有机会出去!我往上望了望,井上已经没有一只蛙了,现在是晚上。

我看不到月亮,只能看到井旁那颗大树的树枝,那是一棵野生槐树,在月光下,花苞像雨点一样冒了出来,裹着这层柔光,我觉得它们这是世上最美的东西,大概比翠翠还要美。

这让我想到——已经三月份了快四月份了,不久就要步入夏季。

夏季是青蛙的狂欢,是求偶的佳季。

我得出去,为了翠翠。

我奋力向上跳,用经全力往上跳,不断的跳直到精疲力尽,但也只是离井口更近些。

估量了一下,这井少说也有十五米深,没摔死我还真是奇迹,但想要跳上去,难。井里也算“物产丰富”,就是水比较少,总之,是暂时饿不死的状态。

之后的每一天,我都尝试着往上跳,但结果可想而知——我做的是青蛙都做不到的事。我精神抖擞,信心十足,但我就是做不到。我愤怒,我害怕,我大叫,我祈求能逃离这,但抬头望去,只有一双双越来越少道不明情感的蛙眼,或者如这口井大小的天空。

这一切的一切都在暗示我:我真的困在这里了。

...

已经不知过了多久,我已经习惯这井中的生活。但井里已经没有多少水了,我只能祈祷夏季快点到来,来一场轰轰烈烈的大雨,命运如此待我,但我还是想好好活着。

一如既往的夜里,井里下起了槐花雨。原来是槐树开花了,这次我看到了月亮,那么弯,就像翠翠笑起来的眼睛。

我对着井壁赞美这美景,井壁也回以相同的声音。

我们越来越有默契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昨天不是写了我家的六条小孔雀鱼吗, 谁知道昨天换水的时候却发现那条肚子大大的鱼,肚子经变小了。 小鱼儿去哪了? 一...
    釩妈no不烦阅读 344评论 5 19
  • 文/埃.彼林 一阵肆虐的狂风从遥远的树林里刮来两颗种子,随意将它们分撒在田野里。雨水将它们润湿,泥土将它们埋藏,阳...
    南巷阿钦阅读 573评论 6 43
  • 女儿说要看梅花,我就买一株腊梅。当时没过缓苗期我就放阳台上,没过两天,叶子就旧了一半,赶紧拿回。放了一个星期,树叶...
    韩老骥阅读 88评论 3 3
  • 春雨惊春清谷天,二十四节气中的雨水已过,真正意义上的春天就真的来了。 院子里种的菠菜,香菜,蒜苗都开始返青,脆生生...
    草芽青青阅读 169评论 2 13
  • 人有时就是这样,每个人都挺努力的,但努力出来的结果跟人比起来好像没有努力一样,人与人就是这样,不比不知道,一比自己...
    墨雨轩社阅读 394评论 3 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