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谋冠江湖》第一卷 少年崛起 第26章 结怨于南京

字数 3259阅读 50
愚鲁公卿/文

126结怨于南京/《谋冠江湖》目录

众士兵正要上前拿下燕无忧,黑虎等人紧紧将燕无忧围在中心,正当冲突一触即发的时刻,王翠翘厉声喝道:“徐邦宁!光天化日之下你竟敢调集军队来办你的私事,当真好大的胆子!你调动这么多士兵,不知可有兵部签发的调令?”徐邦宁冷冷一笑:“调令?我又不是出征打仗,要何调令?你若不满,尽可以向兵部检举,你一个窑子里的鸨儿,陪过的客人成千上万,怕是真有兵部里的人上过你的床也说不定。”

王翠翘听后柳眉倒竖瞋目切齿,指着徐邦宁的手由于气愤而微微颤抖:“你……”徐邦宁不再管她,继续冲着燕无忧道:“小子,以后要想在美人面前出头,记得先掂量清楚自己的分寸。拿下!”众士兵见黑虎膀大腰圆,便形成一个包围圈慢慢合拢。虽然解忧盟这几人都是功夫过硬的好手,但架不住对方人多,而且还是朝廷军队,真要打起来恐怕难有胜算。燕无忧也暗暗发急,可却也没有更好的办法。王翠翘紧紧拉着燕无忧的手,徐邦宁瞧见这一幕更加恼怒,心中盘算待会儿抓到了这小子要怎么折磨他。就在此时,一道威严的声音传来:”徐公子真是好大的威风,为了这争风吃醋之事竟然随意调用朝廷兵马,难道这南直隶姓徐了不成!“

众人循声望去,只见来了一群气势逼人的大汉,为首一人身躯凛凛,相貌堂堂,一对剑眉下嵌着两个藏着深邃寒光的眼睛,再看此人身着飞鱼服,腰佩绣春刀,刚才那声质问正是此人所发。见了这身打扮,哪还有人不知他的身份——锦衣卫!燕无忧还发现此人身后站着一位自己的老熟人——把自己拉上锦衣卫这艘巨舰的游良才。

徐邦宁见来人自己并不认识,料想此人在锦衣卫中应该是个无名之辈。锦衣卫虽然权势熏天,但以自家开国功臣,累世国公的身份地位,未必要向一个锦衣卫中的小卒低头。他一脸傲气道:“你是哪儿冒出来的泥腿子,敢管大爷我的事!不要以为穿上这身衣裳我就怕了你,即便是京城锦衣卫指挥使陆炳,想动我也得掂量掂量!”

那中年大汉面无表情,锐利的目光直视徐邦宁,徐邦宁被他看的有些发憷,那大汉说道:“徐邦宁,魏国公、南京守备徐鹏举次子。尔不经兵部授权,私自调动士兵三十人。目无法纪,本应将你带回镇抚司审问,念你是初犯,又是魏国公爱子,今天暂且饶过你。现在,带着你的人速离开此处!”

徐邦宁听完心中的不服之气涌了上来:“你到底是谁啊,就这么对我大呼小叫的……”那人目光一冷,声音中充满了不容置疑的坚决:“我是南京锦衣卫指挥使余荫。徐公子,你可莫要为令尊招祸。”徐邦宁看着他的目光,心中的不服已被寒意取代。他暗恨自己说话不经过大脑,居然得罪了锦衣卫内实权人物。环视四周,看到燕无忧嘴角挂着淡淡的笑容,心中恼恨之意更盛,都是这个可恶的小子,不仅害的自己当众出丑,还让自己得罪了锦衣卫高官。徐邦宁一声不吭,带着自己的人灰溜溜地离开。

燕无忧见围已经解了,上前对余荫道谢:“下官见过大人,多谢大人解围。”余荫继续用他那双锐利的眼睛注视着燕无忧,燕无忧丝毫不惧地与他对视,旁边的众人顿时感觉仿佛置身冰窖。不知过了多久,余荫不带一丝感情地说道:“燕无忧,锦衣卫招你进来,是期望你能为国效力,而不是拈花惹草给我们添麻烦。”燕无忧一拱手:“下官明白。”

余荫见他不找借口为自己辩解而是坦然承认,心中不由得对燕无忧多了一丝好感,他的目光稍稍柔和了一点,接着说道:“是游千户告诉我,他为咱们锦衣卫招揽了一位少年奇才,对于清剿隐藏在江南的白莲教能有很大帮助。本使很期待游千户极力推荐的人会有怎样的表现。今天本使给你解这个围,也是不想让外人来处理锦衣卫内部人员之事。”燕无忧再揖道:“多谢大人。”心中暗道原来是游良才通风报信帮自己解围,他悄悄对游良才投去一个感激的眼神。余荫不再说话,转身离开了凤仙楼。

王翠翘见局面已经平静,指挥凤仙楼的仆役鸨母安抚客人继续招呼生意,自己拉着燕无忧到一边,语带焦急地说道:“燕公子,你在南京城已经不安全了。那徐邦宁今天吃了瘪必然怀恨在心,明面上动你不得,但一定会暗中下手。我知道你的兄弟身手高强,可毕竟暗箭难防。在南京城里,徐邦宁有无数种方法对付你,所以你要尽快离开南京,返回苏州,那时你才真正安全了。”

燕无忧见她焦急的模样,知道她是为自己着想,心中感动,冲王翠翘深施一礼:“姑娘相助之情,无忧谨记在心。”王翠翘说道:“燕公子,过几日赵燕、武陵春二位姑娘会去苏州添香阁找你,不过你可不要学刘备借荆州哟。”燕无忧明白,这是在表示对自己在苏州事业的支持,当下没说什么,只是一拱手,便招呼黑虎等人从凤仙楼后门悄悄离开。

燕无忧等人寻到来时坐的马车,迅速而又不引人注意的出了南京城。出城之后,驾车的黑虎猛地一抽马臀,风驰电掣一般向苏州奔去。行至傍晚,到了镇江府地界,黑虎一路加着小心,并未发现有人跟踪,报知燕无忧后,一行人决定在镇江歇息一晚,第二天再赶路。黑虎将马车赶入镇江城里一家客栈,众人订好房间,洗漱一番各自睡去。

夜半时分,燕无忧被一阵几不可闻的声音惊醒,他急忙伸手握住随身携带的匕首,想要推醒邻床的黑虎,却发现黑虎早已警觉,手里提着一个凳子站在门边。燕无忧侧耳细听,声音果然是在门边,似乎是有人打算撬门而入。黑虎冲燕无忧做了个手势,示意燕无忧躲藏起来,燕无忧摇头,踮着脚走到门的另一侧找了个舒服的位置把自己藏好。

不一会儿,房门被人慢慢推开,门与空气的摩擦声在寂静的夜晚显得格外刺耳。黑虎猛然跳出拿起凳子砸向蹑步进来的人,只听得一声闷响,当先一人连惨叫都没发出,便被砸晕过去,后面跟随的人发现情况不对,也就不再顾着隐藏踪迹,大声呼喊:“点子扎手,大家一起上!”顿时一群人便要蜂拥而入,但由于夜深天黑,屋内和走廊都没有灯光,黑虎和燕无忧占了这个便宜,再加上门口狭窄,容不下许多人一齐冲进,因而黑虎一人举着凳子狠狠敲着这些不速之客,颇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架势。

嘈杂声吵醒了睡在燕无忧隔壁的解忧盟帮众,他们迅速起身与屋内的黑虎里应外合前后夹击,这些人都是最早跟随黑虎在太湖上纵横的汉子,多年的打打杀杀早已训练出他们非比常人的身手,再加上本就功夫过人的黑虎,没多久便解决了这群心怀鬼胎的人。燕无忧见场面已经平定,对众人说道:“这一定是徐邦宁派出的杀手,想要半路干掉我。这里不能久留,我们连夜赶路回苏州。”话音刚落,就听得一个嘲讽的声音响起:“真是个聪明人!可惜,你明白的太晚了。”燕无忧等人心头一惊,抬眼望去,只见面前不知何时多出一群黑衣大汉,接着夜色的掩护,连黑虎这等高手竟然也没察觉。

为首一人上前一步,接着刚才的话说道:“既然你已经明白了是谁要杀你,那等到投胎的时候可要记住了,来世莫要惹这样你惹不起的人。动手!“说罢这群黑衣人徐徐上前,并非似刚才那群人般一拥而上,燕无忧急切说道:”事已至此,兄弟们,就让我们杀出一条血路,看看阎王爷敢不敢收我们!“黑虎等人早已做好准备,毕竟自己和兄弟们经历过的火拼多不胜数。燕无忧把自己的匕首递给黑虎,黑虎也不推辞,接过来便护着燕无忧,带着解忧盟众人如恶虎般扑向杀手。现在出现的这群黑衣杀手比之刚才那伙人身手强了不少,虽然不时有人被打倒,但黑虎等人却感觉对方的人越打越多。原来他们形成一个包围圈将燕无忧一行人围在正中,一旦有人倒下便立刻有人补上。客栈里的客人早已被惊醒,但听着屋外几乎震天响的打斗声,没有人敢吭声阻拦。

黑虎等人拼杀许久,见始终无法突破包围圈。忽地发现自己住的客房处包围圈最薄弱,而且也没有补缺的人手,想来是因为黑衣人把人力都布置了客栈大门处。黑虎想起自己和燕无忧住的这间房有一扇窗户,自己等人住在二楼,可以撞破它跳到一楼逃走。黑虎便全力向往房门处突围,燕无忧发现了他的举动,略一思索便明白了他的用意,也向房门处移动,解忧盟众人自然也是全力跟上。在黑虎的强力进攻之下,房门处的包围圈没坚持多久便被打破,黑虎回头挡住追兵,冲燕无忧喊:“大哥,快跳窗户走!”燕无忧微微犹豫了一下,但见形势紧急,当下也不矫情,和解忧盟众人纷纷从窗户跃下。黑虎见燕无忧等人已经脱围,奋力将屋内桌椅等物品扔向黑衣杀手,自己找了个空也翻身跃窗而下。

下一章 127抱团建商会/《谋冠江湖》目录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