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与蜉蝣

短短数日,读研或工作、生活或梦想,成为我日思夜想的无解题。内心经历了几次起落,不同样子的人生都被我列入想象。直到深更,我还听到了悬而未落的倾盆大雨突然降临,未来是预测不到的。

我决定不思考未来会怎么样,不担心黄梅天的上海什么时候会下雨。我会随身带好雨伞,从现在开始更加珍惜最后的两年学好我这辈子最快乐的学习时光。当然,未来夜雨绝不像平日雨天带伞那样容易避免被淋湿,但除此以外我别无他法。

今天,我与朋友说我一定要在毕业前写出自己的作品。毕竟人始终难以按意愿而活,我就当在未知的远途中留下纪念品。或许,这个时间点的下一步是通往山顶的路;也可能我就此落入深渊,了无踪迹。

写在今天,用儿时的样子前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