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曾相遇,想到就心酸(五十九)

《上帝之国》海报

“既然你们还没有约好,不如我提个建议,去君再来吧!”老四看着我们,语气平静,丝毫没有被诓骗的愤怒和委屈。

“老四……冒菜不是说你……”

我嘴巴张了张,还是把这句话的后半截吞了下去。这个时候氛围有点微妙,还是少说少错的好。

但是老四好像有读心术一样,顺手自然地将我借的两本书拿过去捏在手上,忽然笑起来,“怎么,难道冒菜跟你说,我有事先走了啊?”

看我没有说话,老四抬头瞟了一眼冒菜,继续说:“我只是去上了一趟厕所,这个也不怪冒菜,不过——”

老四将手里的书轻轻在我头上点了一下,“老三,你不等我就先走了,也没跟我说一声,我要罚你的哈?”

老四说话的表情和语气,还有在我头上轻轻的那么一下,在外人看来都太值得玩味了,更何况是冒菜呢。

平时善解人意的老四去哪里了,你可长点心吧,你面前可是山西特产的调味品啊。

本来我心里还有几个水桶上下摇晃,忐忑的很,但偷瞄了一下旁边的冒菜,他脸上竟然是一副做贼心虚的讪讪表情,面色发红眼神闪烁地看了我两眼,我心里突然就淡定起来了。

我猜,大概是冒菜撒的谎被老四当面拆穿了,即便他脸皮厚如城墙,多少还是有点难为情吧。

这么好的机会,如果我不抓住好好羞辱他一下,怎么对得起我的三寸不烂之舌。

“这罚我认了,但是这个锅我不背,刚刚在图书馆,不是我自己要走的哈,是……”

我正准备把冒菜不要脸的把戏说出来,没想到他振臂一挥,我的脖子就被他勒在了胳膊里。

茉莉花香的沐浴乳味道,顺着他结实的小臂在我鼻子前弥散开来,真的是很好闻啊。本来还想挣扎一下的我,忽然就昏头晕脑地忘记了目标。

“老四,是小安不对,这罚我替他认了,走,哥几个今天就去吃君再来,我请客!”

冒菜右手揽着我,左手顺手一把搭在老四肩上,再一次把恬不知耻演绎地清新脱俗。这种化尴尬为兄弟情深的功力,让沉浸在茉莉花香中的我都叹为观止。

老四脸上看起来是有点尴尬的,但是冒菜嘴里关于电脑游戏红警的话题很快就打破了僵局,刚刚诡异的氛围瞬间一扫而空。

我扭过头去看,冒菜光滑的脖子,他脸上的绒毛,他眼睛里闪闪发亮的真诚和坦率,忽然让我觉得感动。

三个人能够这样勾肩搭背地走着,那一刻真的让我有些动容。老四说话的时候,偶尔也看我,他的眼睛里,我好像也看到了久违的轻松和惬意。

我以为上次冒菜和老四打过架,又经过兰心拍我和老四照片那件事,多少会对老四心存芥蒂,不然,在图书馆里也不会想支开老四。但是现在看来,也许,冒菜心里对老四根本就没有什么不好的想法吧。

刚刚撒的谎,也许只是他恶作剧地开了一个玩笑。而以前那些我以为他吃老四的“醋”,不过就是单纯的占有欲太强而已。

他就是看起来那么简简单单的一个人,可能理解不了我心里的愁肠百结,但是又没有强取豪夺的阴谋诡计。

黄昏的残光渐渐被夜色吞没,马路两边的路灯在眼前次第亮起。

我怀着心里那一丝丝感动,放下了面对老四的不安,放下了对冒菜的揣测,享受着三个人肩并肩脚碰脚步伐一致的律动。

远处,霓虹灯不停闪烁,越来越清晰地勾勒出“君再来”三个字的轮廓。

当我们走到君再来门口,画风突然就变了,勒着我的手臂突然一松,搭在老四肩膀上的手突然不见,冒菜就像猛虎扑食——不对,是恶狗扑屎一样冲进店里。

我跟老四相视一笑。果然是江山易改,吃货难移。

临走进店之前,我不经意又看了一眼“君再来”的招牌,想起第一次跟冒菜来这里吃饭的情景,他胡吃海喝的样子仍然历历在目。

那时他嘴巴上沾满油迹,肚子涨得浑圆,像个贪吃的孩子。

可是就是这样一个人,却不知不觉在我心里扎了根,建造记忆的宫殿,他成了王,我成了寇,从此被他牵着鼻子走了,甘愿为他所俘。

紫霞仙子说,她的意中人是个盖世英雄,有一天他会踩着七色的云彩来娶她。

而我的意中人呢,是一个吃货,如果有一天他来找我,一定是端着一碗冒菜吧。

想到这里,我无可奈何地一笑。老四转过头,问我笑什么,我说没什么。

“进去吧。”


上一篇  目录 


喜欢我的故事,请为我点一下红心,谢谢。

另外,给大家说一下,根据这个故事前半段改编的电影,我已经把链接放在了目录里,有兴趣可以看一下。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