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越是贫穷,越难对金钱有正确的认知

96
爱睡觉的邓公子
2016.05.17 12:03* 字数 2985

人从生到死的生活每一步都应是一种隔着柜台的现钱买卖关系,如果我们不是这样登天堂的话,那么天堂也就不是为政治经济学所支配的地方,那儿也就没有我们的事了。——狄更斯

活过而立之年,对我影响最大的是健康状况,其次大约是金钱。我时不时像烂俗的鸡汤段子手一样对人说:钱够用就行,身体才是最重要的。

说这话时,我坐在轮椅上,一副语重心长的模样。

我颜值低,没腱子肉,说健康意义不大。就聊聊我对金钱的看法。

越是贫穷,越难对金钱有正确的认知。

我也是成年很久之后,才发现这个不幸的规律。

二十出头时,我只知道金钱是货币符号,一种交换工具。受到过往环境对金钱错误影响,脑子里却是“钱是杀人不见血的刀”。产生了很多错误的看法——爱钱的女人都是坏女人;爱钱的医生都会医德沦丧;爱钱的商人都无商不奸;爱钱的人都没有真感情......

我甚至相信那些市井流行的金句,比如“金钱能买来化妆品,买不了青春”、“金钱买得了性,买不了爱情”、“金钱买得了房子,买不了家”、“金钱买得了药,买不了命”等等说法。

总之,钱是万恶之源,让人贪婪,无所不用其极,世人只看重钱,所以社会缺少良知和温暖。

在俗世摸爬滚打多年后,我抽了自己一耳光,这些屁话你也信,你的智力被狗吃了吗?

你难道没有发现,天命之年的女星保持青春容颜,是因为她们有钱买最好的化妆品、注射最好的生物制剂、请最高端的美容师做保养。相比缺少金钱者,有钱人就可以更年轻更漂亮。

有钱人可以买房子,因为房子现在已是婚姻的标配,没有婚姻谈何家呢?

有钱人可以用药和器官续命,没钱人只能生病等死。

至于爱情嘛,在市场经济的爱情规则里,宁可坐在宝马里哭泣,也不坐在自行车上微笑的人太多了。金钱也是爱情的通行证。

我们祖先最早的生活方式是狩猎加采集,男性祖先出门狩猎,女性祖先采摘蔬果,哺育后代。为了抵御野兽的攻击,祖先们大多群居在一起,没有私人财产,男性祖先把狩猎得到的战利品中的80%分给其他人,剩下的20%是自己和直系亲属使用。彼时,人们没有更多的东西去换取别人的信任和帮助,只有通过这种馈赠来获得威望,从而在生存中增强竞争力,获得更多的异性青睐。

而那些没有战利品可分享的男性,则不会获得威望,也没有多少异性愿意与之交配,他就会在竞争中被逐渐淘汰。

现在,我们早过了茹毛饮血的时代,日益繁盛的物质财富,让我们可以分享的东西也变得五花八门。最基础的物质财富除了身体本身,其次是智慧和体力,然后我们用参差不等的智慧和体力兑换通用的交换工具——金钱。它使能力迥异的人,拥有同等的交换的资格。

我想,金钱大约是世上具有文明属性的发明。

王朔谈及女儿教育时说过一段特别有意思的话:“什么叫成功,不就是赚点臭钱给傻逼们看吗?”王朔为什么不说“赚点道德给傻逼们看”?“赚点名声让傻逼们看”?“赚点健康让傻逼们看”?因为金钱早已是衡量世俗社会的标准。以金钱为成功标准,并不会以道德打折为成本才能实现。而是人们默认金钱具有通用性和标准性。虽然,这并不意味着钱能绝对标榜成功。


我想说,钱能给人带来更多自由。

我有一个尊敬的长辈,每年她都会去一些地方旅游,冬季北方冷,她就去南方过年。大部分人被困囿在一个小空间里,虽是自由之身,也不过是朝九晚五,两点一线。多数人不是没有时间,是没有钱。

很多文艺派可能反感钱带来的自由,其实知识、金钱、通透的心灵都能通往自由。它们可以相互交织,也可以各行其事。

知识可以创造内在文化财富,用知识评析一切事物,创造丰富多彩的知识产品,利用知识填充心灵饥渴,或更高纬度审视宇宙,这是智识自由。金钱可以满足物质需求,豪宅佳人,香车美酒,这周可以去冰岛钓鱼,下周可去夏威夷晒太阳。用金钱交换自由,是物质生活的自由。心灵可以有欲有求,亦可少欲少求,通透的心灵贵在真实自洽,没有超越能力之外的欲望,精神不被困囿,这是一种精神自由。知识的自由在于文化创造和高纬度俯视;金钱的自由在于更便捷的物质体验,心灵的自由在于笃定自然。知识不用鄙视金钱粗鄙,金钱也没必要鄙视心灵贫穷。因为自由对于人而言是相对的,这也是文化相对论的逻辑。


我想说,钱能给人带来部分尊严。

很少有人能在穷困潦倒的生活中保全尊严,除非你不携家带口,也没有物质需求。现实生活中,我见过没钱看病买药的病中男女、听说过没钱放任妻子跟人鬼混捞钱的男人、见过没钱却喜欢跟人耍赖的混蛋,也见过因为日子过不下去妻离子散的家庭悲剧.....甚至在一些贫穷家庭,因为妻子多买了一件几十块钱的衣服,最后都能引发战争。

衣食足而知荣辱,太多人因为物质困乏,被生活照见原形。当基本的物质生活未被满足时,尊严便是件奢侈品。尽管,物质贫乏并不全等于金钱缺乏。但我相信,在那些非人格能填满的生活情境中,金钱能保全基本尊严。

我想说,钱能给人带来些许平等。

我很庆幸社会不是靠武力值、出身、智商、以及道德来决定生活秩序。在社会上摸爬滚打多年,明白了阶级固化、智商和道德差异,不说物质基础不对等,就是从精神层面,也可以分为三六九等。好在,还有金钱这么文明的东西,让这个社会有些许的平等权利。

穷人一百块的消费价值和富人一百块钱的消费价值相同。只够解决温饱的你可以和身家亿万的富翁进同一家星巴克,点同一款摩卡曲奇星冰乐,得到咖啡师同等的服务。同样,也可以买同样的可口可乐和同样的苹果6S。尽管,这个世界上人与人的智商、出身、品行不对等,但同样数额的钱一定具有同等价值的交换能力,更可贵的是,这种平等显而易见,无需辨识成本。


我想说,钱能更直接的产生利他性。

嘘寒问暖,不如打笔巨款。这不是段子,是现实。

生老病死、婚育、升职,都是暂时的麻烦,围绕这些麻烦产生的经济困境则是古老而长久的。有很多时候,朋友和亲戚的麻烦我们只能给予问候和关怀,实际上他们大多数时候缺的不是问候而是钱。

所以,有句话说的挺现实:当你遇到麻烦的时候能给你的钱的才是真朋友,而假朋友只会嘘寒问暖。我读别人的文章觉得好,就会打赏,虽然钱很少,仍然觉得我给他的劳动给予肯定。看到朋友转发轻松筹的内容,我也会募捐。而生活中,当朋友遇到困难时,光有一颗善心是不够的。在具体的困难面前,祝福惨白无力。

没有钱能活下去吗?或许能,但我知道的人群中——

那些在单身世界活得畅快自由的人,都有经济上的自信。

那些用脚步丈量世界的人,银行卡里多少都有些存款。

那些生重病仍处乱不惊的人,基本都有能力支付医疗费用。

那些给孩子买更多玩具送他去更好学校的人,都有经济基础。

……

有没有不用钱也能活得很舒服的人,我想着很久之前是有的,只不过他们在进化过程被渐渐淘汰掉了。

圣经里说:富人进天堂,犹如骆驼穿针鼻眼。我想,富人也许是骆驼,但他们不需要穿过针眼去天堂。他们可以凿通一条通往天堂的专属隧道,然后在天堂门口扭头看穷人像鱼干一般挤在针眼的狼狈样。

嗯,我想,上帝不会原谅我上面这句话。写这样的感想,也并不能让我变成有钱人。

我只是一介俗夫,有生之年,我会尽己所能,用浅薄的天赋和劳动去交换更多我想要的东西。我相信,合法的、光明正大地挣钱是件骄傲的事情。虽然,对于天赋浅薄的我,挣钱从来都是件辛苦的事情。但我仍然愿意为之努力奋斗,只有这样,我才能改变自己的生活,也为亲人带来些许帮助。

很喜欢狄更斯关于金钱的说法:人从生到死的生活每一步都应是一种隔着柜台的现钱买卖关系,如果我们不是这样登天堂的话,那么天堂也就不是为政治经济学所支配的地方,那儿也就没有我们的事了。

嗯,谁说不是这样呢?

感悟不等于真理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