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的活火山---布罗莫火山日出

凌晨三点被司机敲门叫起来坐吉普车去看日出,不知道是不是全世界看日出的点都这么人山人海,吉普车沿着公路停了一长溜,当我穿过在寒风中瑟瑟发抖的人群来到栏杆边时,发现已经没有可以挤进去的地方了("▔□▔)无奈之下只好屈居在人群的缝隙之间,踮着脚看着天空一点点亮起来。

面前是两个体型颇为壮硕的白人大妈,有一个瘦小的老太太在两人的缝隙之间钻来钻去,也试图找个位置。当两个白人大妈站上栏杆的时候,老太太也跟着站了上去,然后两个白人大妈反应非常激烈,在拥挤的人群中动作幅度很大,直接扭动身躯把老太太挤了下来。我站在后面还被连带着踩了一脚。

这还不算完。

当老太太第二次试图站上去的时候,两人直接将对方向下掀,后面还有一个人索性扯住老太太帽子,强行将其拽了出来。我被撞得向后一个趔趄差点仰面栽下去,后面的人也被撞到了一片,发出一阵惊呼。那一瞬间我都以为要发生踩踏事故了……

可是甚至没有一句道歉。甚至当我安分站在后面,尽力将手臂举高想拍张照时,白人大妈直接把我胳膊一推。

这厢我是彻底怒了,打人的心都有了。

你不仁休怪我不义,本宝宝纵横人口top1的大国这么多年,在人山人海中看日出的次数不计其数,忍你一时也就罢了,不展示一下还真当我钻空子的能力是吃素的?

两个白人大妈心安理得地站在栏杆上,肥硕的身躯堵得基本严丝合缝,可两人的身下还是有很大空隙的。

咳咳,不是胯下哈……

我于是悄悄蹲了下来——栏杆的缝隙是很大的,下面有一小块空地,也站着一些人,但不多。空地上没有栏杆阻挡,视野极佳,上面没有人下来应该是先翻出去的人拦着不让下去。

那个时候天空已经开始泛红,栏杆内外的人都专心致志地盯着可能出现的太阳。

就是现在了。

我把包一撂,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从两个白人大妈腿部之间爬出栏杆跳下空地,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

白人大妈这才后知后觉反应过来,赶紧拦着后面再有要模仿我的人不让下来,叫着:“我们都占好位了!”

你是狗吗(╯‵□′)╯︵┴─┴先到一个地方这地盘就你的了?

排队拍照是在人少下来之后才有的事,在人多的时候,都很有“占山为王”的意思,我看着旁边的白人大妈对着脚下的火山拍了足足半个多小时,也不准后面的人过来。

我:“不好意思……”

刚开口白人大妈直接一口呛回来:“不行。”

我:“我就拍几张(-ι_- )”

白人大妈:“不行。”

我:(╯‵□′)╯︵┴─┴你这种就该送我们景区去教教做人啊!

我在国内的泰山、庐山、额济纳、元阳、唐克等等很多地方都看过日出日落,大部分地方的观景点都拥挤至极,可挤归挤,却从没见过如此恶劣的行径。基本上后来的人看到前排实在挤不进去也会作罢;而前排的人向后退了些被挤出去也就自认倒霉了,大抵不过抱怨几句。而在拥挤的地方找到比较好的视角拍照后,一般都是拍几张便会主动让给后来的人。有拍得久的,后面的提醒一声,也会道个歉然后很快让位。不会滋生“这地方就是我占了,你们都不许过来”这种想法。除非一看就是架三脚架的那种正经摄影师。

我一直以为这是很正常的。

我不知道这能不能解释为所谓文化思维差异,但我得承认我是反感这种“差异”的,感觉更像是将人性中的自私毫无保留地体现得淋漓尽致。

更何况,这只是看个日出而已啊。

如果“占山为王”的想法还能够解释,那么之前那个白人大妈几乎要打起来还祸及后面一片,并且毫无歉意的表现,就是彻底的不可理喻了。

不过,除开这事儿,风景还真是没说的……如果再有人纠结去宜珍还是布罗莫的话,我一定毫不犹豫推荐他去布罗莫,对从来没见过火山的人而言,绝对震撼。

升腾着烟雾的火山仿佛悬浮于云海之上,我看到它的第一眼就惊喜地发现这简直和宣传照上一模一样……散落着民居的田地一直延伸到云海边缘,向下延伸的斜坡已没入云雾之中。在日出将近时,整个天空中被拉成丝状的云彩都被染红,仿佛空中牵出了数条红丝带。可惜这样的景象只是一瞬,很快云彩就恢复了暗淡的色泽。

由于今天云比较多,并没有看到严格意义上的日出,血红色的朝阳只在云间露出片刻,后来从云层之上升起的已是一轮金色刺目的太阳,令人不敢直视。

但是日出怎样,已经无所谓了。

这样的风景已经足够,日出是否完美,不过锦上添花罢了。

看完日出,吉普车又把我们载到昨天走近的布罗莫火山口附近。我从未想过十几年前在看科普读物时将火山视为梦魇,做梦都会恐惧的自己,如今会坐在一座才喷发不过几个月的活火山口旁,注视着烟雾从时隐时现的孔洞中翻滚着上涌出来,多数时候是白色,也有时候是黄色,一股臭鸡蛋味儿……在震耳欲聋的轰鸣声中,我感到自己在聆听着大地的心跳,全身都在随着脚下的火山一同震颤。这种轰鸣声偶尔会暂歇,然而不过一两秒便又会继续。

那个被烟雾笼罩的孔洞,深不见底,直通向大地的心脏。这时我才真切感觉到,这座山“活着”。

而背对着火山口向下眺望,山下的景象更像是被早已干涸的水流冲刷得千沟万壑的荒漠,孤零零一座老旧的寺庙感觉像是传说中沙漠里的“失落古城”——还是和火山联系不起来啊摔,有点违和的感觉……

从火山口走下时,我看到有个金发的妹子正背对着我面向火山旁的一座山站立,这时游人已经少了很多,妹子头顶的天空干净得没有一丝云彩,我忽然意识到这可以是很好的一张照片——荒漠之上,天地之间,妹子的身影在自然面前显得那么的渺小而微不足道……

最后依然吐槽一下印尼的交通——

我姨:“你问问司机什么时候开车啊?”

我:“【炸毛】司机自己也不知道啊!他等人满呢!”

于是我们从早上十点到现在,还在车上(╯-_-)╯╧╧并且没有高速公路……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