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世若不见 ,何处有清欢

图片发自简书App

一、

子澜说,他在昆仑墟学艺的时候,常常和十七溜下山鬼混。总能遇到良家女子被恶霸调戏,未出阁的有路见不平的侠士相救,出阁自有丈夫相帮,无论是丈夫还是侠士,都是一身白衣。

胭脂想到这里,竟笑了,眼波流转,美艳不可方物。

她面前的男人咽咽口水,坚持把没说完的话说完。

“姑娘要不从了小爷,包你荣华富贵,享用不尽。”

胭脂望着眼前这个把玩着她下巴,一脸色迷迷的男人,十分淡定。

果然,眼前的男人没嚣张几秒钟,就被揍飞了,气浪顺便掀飞一片桌椅,客堂里吃饭喝茶的人纷纷乱乱的避了出去。

胭脂转头,没看到白衣侠士,倒是看见了气鼓鼓的离应。

“娘亲,你是被调戏上瘾了吗,是因为在翼界没人敢轻薄你,你才不愿意回去吗。”

离应是离镜和玄女的孩子,当初还在肚子里就没有了心跳,是个死胎,玄女逼着巫医用禁忌法术,将她生了下来。千辛万苦找了神芝草,加上胭脂一身修为和子澜的一半神力,才活了回来。

离镜曾要火麒麟拥护胭脂做翼君,但是胭脂对于翼君这个座位委实没有兴趣,带着离应在人间晃荡,待离应长大些,就让火麒麟将这个小娃娃带回翼界。

离应一出生就死了三百年,一醒来就得了十多万年修为,半妖半神,在翼界已难逢对手,加上火麒麟的辅佐,又和天君签订友好协议,小小年纪便坐牢了翼君之位。

历经几万年动荡的翼界,总算是歇了一口气,得以休养生息。

胭脂在人间开了一家客栈,安安心心做了老板娘。

离应自小由胭脂养大,内心十分依赖这个姑姑,因为从小没有娘,于是将胭脂叫做娘亲,常常来凡间看望。

胭脂望着那张鼓成一个包子的脸笑道:“应儿,你怎么来了。”

“娘亲不愿意陪着应儿,但是应儿想娘亲,可怜我小小年纪,就尝尽奔波劳碌之苦。”

“瞧这别扭又委屈的小模样,要是让你属下看到,你还怎么做威风八面的小翼君。”

见胭脂不接她的话,离应哼了一声,傲娇的转过脸。

“火麒麟怎么没跟来?”胭脂四下看看,问道。

话音刚落,眼前火光一闪,出现一个穿着一身红衣的俊朗少年,笑嘻嘻向她们行礼:“君上,公主殿下。”

“君上昨日一直念叨公主殿下生辰快到了,今日一看君上不在大紫明宫,果然是到殿下这里来了。”

小翼君偷偷给火麒麟使个眼色。

火麒麟得了指示,继续问道:“不知殿下想要个什么样的礼物,我和君上好去做准备。”

胭脂起身,招呼伙计收拾乱七八糟的客堂:“也没什么想要的,倒是希望这小混蛋别来得这么勤,把客人全吓走了,虽然我开客栈也不是为了赚钱,但是你这影响委实不好。”


2、


图片发自简书App

胭脂将那俩小混蛋打发走后,上了阁楼,打开了一个箱子,里面零零碎碎全是离应这些年送她的礼物。

离应说本来想画子澜的肖像给她,或者照子澜模样捏个泥人,但找遍昆仑墟也没见到人,只好将子澜留在昆仑墟的衣衫发饰都偷了来。

墨渊座下的众弟子虽然各司其位,但每年仍会去朝拜,当发现子澜东西无故消失跟离应有关时,一个个气坏了,觉得这小翼君实在猖狂,纷纷要去翼界讨个说法,却被墨渊拦了下来,说一句:“顽童本色,无需计较”。

一众上仙终究没拉下脸跟个几百岁的娃娃计较,最终不了了之。

胭脂看着满满的箱子想,她的应儿怕是将子澜的房间搬空了,难怪要跑来问她。

胭脂没想到,几天过后,离应送来的生辰贺礼竟是一个大活人。同来的除了火麒麟,还有一个白衣少年。

少年向她行礼后说:“我乃小天孙阿离。前几日妖蛇作祟,子澜上仙前去降伏,不料那妖蛇临死之际反扑,子澜上仙未能提防,受了重伤。”

胭脂一听心神剧乱,顾不得其他,将子澜带回房间处理伤口。因为处理及时,加上阿离带来的灵药,子澜很快脱离危险。但是醒来后,竟连自己是谁都记不得了。

“子澜叔叔估计是因为体内蛇毒未清,修养几年就好了,对吧,黑子哥。”

离应转头,看到白衣少年脸色发青,冷然道。

“小翼君若是不弃,可唤我一声阿离,或者白辰神君。”

离应两条小眉毛一竖:“黑子本就是你娘亲给你起的名,你我本一天出生,本君不过睡了几百年,因而显得小些,称你一声哥委实表示尊敬之意,你还要如何?”

“这般尊敬阿离委实不敢受。”

“好吧,黑子神君。”


3、


图片发自简书App


子澜虽然醒了,但是常常陷入沉睡,大概重伤的人都比较嗜睡。胭脂给伙计们放了假,她自己静静的守着子澜。

子澜样貌没有太多变化,只是憔悴了一些。他们修炼之人也就这点好处,就算过了几万年,也丝毫不会显老。

胭脂拧了帕子,给子澜擦额头上的汗。她还记得第一次见子澜时,她被一个络腮胡子调戏,正想将那不知好歹的色胚变成老母鸡,旁边就冲来一人将她护在身后。

这小子一开始就知道她的身份,也亏得他当时还一脸担忧的说:“姑娘,你受惊了。”

说起来真正受惊的该是那个脸都被划破的络腮胡子。

她那会儿不想看到两个哥哥的互相残杀,就躲到凡间去开家饭馆,又不想和不想干的人打交道,所以装作一个哑巴。

子澜想在她身上找司音的线索,就找了个捕快的差事,两人在一起就是五年。

那个小捕快还跟她说:“你一个弱女子,总要有男人护着的,反正我无父无母,你去哪儿,我便陪你去哪儿,护着你。”

子澜身体好转些以后,说是要报恩,在客栈里做起了小二。整天在门口招呼着:“客官,打尖还是住店。我们临河居价格公道,童叟无欺。”

胭脂在楼梯口微笑看着,旁边还靠着一个团子。

“娘亲,救命之恩,你就让他这样报啊?”

“我不过照顾他几日,哪儿来什么恩情。再者施恩本该不图报答才对。”

“此言差矣,”阿离摇着扇子出走过来,“当初我父君是怎么把娘亲骗回家的,我表姐怎么把东华帝君追到手的,全靠这救命之恩啊。”

“黑子哥说得不错,”离应严肃点头,“无论凡人还是神仙,多少恩怨情仇的开始,也是这救命之恩。娘亲你应该抓住机会才是。”

胭脂看着这一对活宝,缓缓说着:“要真说这救命之恩,好像是你俩把他救回来的吧。”


4、

图片发自简书App

临水镇是个祥和宁静的小镇,小镇上有个客栈叫临河居,老板娘特别美艳,不少年轻男子明里暗里喜欢这老板娘。

不过自从那客栈冒出个店小二后,这里生意惨淡不少,大家都看出来了,估计用不了多久,店小二就变成店老板了。

这一等呀,就过去了三年。

这天打烊之后,胭脂破天荒的把子澜叫去后院喝酒。

两三壶小酒下肚,两人眼神有些迷离,在月光映衬下,气氛都缠绵起来。

“子澜,你可有喜欢过什么人?”

胭脂这突然一问,让子澜呆愣了半晌。

看着这人傻愣愣的样子,胭脂一声轻笑:“我自是跟你说过,我是一个有什么就说什么的人。子澜,我喜欢你,你可喜欢我。”

“你。”

“你什么你,你当初不也是一个有什么就说什么的小捕快吗,上次让你抢了先,这次也轮到我了吧。”

看着胭脂难得的娇嗔模样,子澜也笑了起来:“你知道我是喜欢你的。”

“好,痛快,”胭脂格外高兴的又喝了一杯,但是眼角却留下泪来,“当初你隐瞒身份,在我身边呆了五年,这次总算是轮到我来当那个什么都知道的人,把你瞒得死死的。”

胭脂玩着手里的酒杯,望着他:“昆仑墟的子澜上仙,你没有失忆对吧。”

子澜也是一笑:“胭脂,你早就知道了,却还是让我陪了你三年。”

“当初我问你,如果我去凡间,你可愿跟我去。”

“那会儿我说,众师兄都回来了,我也该回去了。”

“倘若现在我再问你一次,你要如何回答。”

“胭脂,你明知,揭穿我失忆之日,便是我离开之时。”


5、

图片发自简书App

子澜去了昆仑墟,却一个人都没看到,守山的仙鹤告诉他大家都去天宫,庆贺太子妃白浅上神生辰。

子澜走到炼丹炉前,当日立下的誓言还历历在耳。

“待师父归来,弟子愿终此一生长守无妄海,不踏入翼界半步,不再与妖女有任何来往。”

小十七还笑话他,说他这样一个没心没肺的人,也有把一颗心挂在别人身上的时候。

众人皆说,白浅上神是这四海八荒第一绝色,可是他却觉得他的小哑巴比十七好看千倍万倍。

当日阿离跑到若水河与他喝酒,说是感谢他曾看守他父君三年。

阿离虽然聪明,但这睁眼说瞎话的本事还是不及他娘亲半分,怎么可能瞒得过子澜。

于是子澜将嘴里的酒偷偷吐掉,佯装喝醉倒下了。

没多会儿,又来了一个人,悄声与阿离争论。

“你这样能行吗?”听声音是个小女孩。

“当然,这忘尘丹是我千辛万苦从折颜那里拿的,这四海八荒,你见过谁比他厉害。”

“这也是。”

“不过我们说上仙被妖蛇袭击,这伤口要怎么办才好,真要划几刀吗?”阿离有些为难,子澜好歹也是他师伯。

“这个到不用,”那小女孩说,“我娘亲当年为了我散尽修为,这些年又很是懈怠,如今与凡人没多大差别,咱们用点障眼法,做得用心些,应该能瞒过去。”

子澜立即猜到,这是要将他带去见胭脂,平静了几百年的心里泛起波涛,理智告诉他应该立马教训这俩小鬼,继续平静的呆在若水河畔。

但是他心里一直有个声音在劝他;“若是你没有发现,将这酒喝了,不也会去见她吗。何不将计去见她一面,看看她这些年过得如何。”

墨渊回来时,折颜也随他回来了,墨渊让弟子去酒窖拿酒,不曾想带来了醉得一塌糊涂的子澜。

“以前我这些好酒都被十七糟蹋,如今她走了,你倒是来了。”

“师父,弟子不孝。”

墨渊在他身旁坐下,问道:“你何处不孝。”

“当日师父被翼界杀害,我身为昆仑墟弟子,自当与翼界不共戴天,但我却与胭脂互生情愫,此不孝一,胭脂借炼丹炉之日,弟子起誓,不再与她有来往,如今却假借忘尘丹,违背自己誓言。此不孝二,师父,弟子罪孽深重,愧对师父教导。”

折颜听了半晌,说道:“原来小阿离跟我讨要忘尘丹,竟是为了你。”

子澜泪流满面,匍匐在地:“请师父责罚。”

墨渊看着脚下的弟子说:“两情相悦本就十分难得,那翼族公主虽生于翼界,却是至善至纯之人,你又何苦执着往事。”

折颜亦在旁边说道:“当年天族与翼族大战,墨渊和夜华虽都差点死了,最后也都活了过来,你看那翼族的皇族,如今也只有一个公主和孩童,说起来,天族不吃亏,再则如今两族修好,两任翼君皆向天君臣服,凡间两国交好尚有联姻之策,你们未必不能成为两族之间的佳话。”

子澜喝了好些酒,平时机灵的脑子有些迟钝,不待他有所反应,折颜又问墨渊:“当初这誓言是对着炼丹炉说的,那就是对着你说的,这誓言可做数。”

墨渊微微一笑:“这誓言我从未听到,更没有同意,自然不做数。”

胭脂在后院呆坐一夜,第二天就遣散伙计,要离开小镇,不料离开前还能遇到个不长眼的。

“临水镇这样的小地方竟有这样美丽动人的姑娘,不如随本王入府,本王封你做侧妃。”

胭脂心情本就十分不好,正打算教训这登徒子,传说中拔刀相助的白衣侠士出现了。

那人将胭脂护在身后,说道:“我救了你三次,东海瀛洲有一次,玄女那时有一次,在昆仑山上还有一次,我还没问你要如何还我。”

胭脂嫣然一笑:“听说救命之恩,当以身相许,一世相报。”

下一个故事:两个团子的三生三世(上)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楔子 擎苍,你以为过了七万年就可以快活了么? 我是青丘的白浅,也是当年的司音。今日便是拼了这条命,我也要将你再锁上...
    女少月半阅读 6,072评论 9 27
  • 第一章自盘古一斧子开天辟地之后,各族之间战乱不断,如今还留下的远古神袛,有天上天君一家,青丘狐帝一家,十里桃林的折...
    拾光为阳阅读 3,285评论 25 35
  • 楔子 擎苍,你以为过了七万年就可以快活了么? 我是青丘的白浅,也是当年的司音。今日便是拼了这条命,我也要将你再锁上...
    女少月半阅读 7,387评论 6 61
  • 第一章 自盘古一斧子开天辟地之后,各族之间战乱不断,如今还留下的远古神袛,有天上天君一家,青丘狐帝一家,十里桃林的...
    拾光为阳阅读 14,652评论 8 19
  • 我不确定自己是什么时候开始爱上你的,工作的麻烦和生活的繁琐让我一时有些手足无措。和你一起出去玩的时候,你活泼可爱...
    陈不闹阅读 110评论 0 0
  • 该来的总会来 该散的总会散 没有谁能一起走到最后 你一直都是一个人 总有些人她像阳光 你可以随手触摸 但你却不能...
    一朝梦醒白头阅读 450评论 0 2
  • 我们确实活得艰难 一要承受种种外部的压力 更要面对自己内心的困惑 在苦苦挣扎中 如果有人向你投以理解的目光 你会感...
    毛毛不会飞阅读 127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