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对目前的PokerStars怎么看?能不能信?

    当第二天清晨,点`击进入官`网【886up路径com】白小纯结束了修行,推开房门时,一瞬间,无数的挑战之声,轰然爆发,仿佛是天雷滚滚,轰的白小纯整个人都懵了,好半晌才压下心头翻滚的战意,他睁大了眼,呆呆的看着门前上百个纸鹤,倒吸口气。

    “这北岸,也太疯狂了吧。”白小纯觉得头皮发麻,赶紧关门,不再出去。

    第三天一早,他觉得那些北岸的人应该消停了,于是推开房门,可这一次,他只觉得五雷轰顶,眼前所望竟足有三百多个纸鹤,密密麻麻在他的阁楼外堆积如小山。

    每一个纸鹤,都代表了一份挑战……

    白小纯干咳一声,赶紧关了门,他觉得北岸人,都是疯子。

    “唉,有时候,优秀也是一种错误,白小纯啊白小纯,你错就错在太优秀了。”白小纯哭丧着脸,坐在阁楼内发呆,许久之后他想了想,索性修行水泽国度。

    时间流逝,在接下来的七天里,每天早上白小纯一推开门,就会看到数百纸鹤掉下来,慢慢的他自己都已经习惯了,阁楼外,累积的纸鹤已经快两千了。

    每一次有弟子来到百兽院,都会第一眼就看到那遍地的纸鹤……


    而这七天,整个北岸,因为北寒烈发起的挑战,众多天骄响应后形成的风暴,已经是越来越大,到了最后,有四成的内门弟子,几乎全部都向白小纯挑战,虽然拿出的贡献点,只是自身所拥有的小部分,不会如北寒烈那样疯狂,可累计起来也是惊人,且此事太过轰动,惊动了各峰的长老与掌座,这些老家伙也都被这一幕所震动。

    从北岸这试炼台被创造出来,至今已经四千多年,可却从来没有一次……具备现在的这种轰动与规模。

    那是近两千内门弟子的挑战,而且全部都是挑战一个人……

    而且这事态根本就无法控制,仿佛成为了一种潮流,引领了北岸这段时间的疯狂。

    “最新消息,今天又有三百多内门弟子,在试炼台挑战白小纯!”

    “哈哈,这白小纯一定害怕的要死,这一次他应该知道我们北岸的强悍与团结了!”

 在北岸将挑战白小纯看成了是一件壮举时,因太过轰动,此事也都传到了南岸,南岸弟子纷纷面面相觑,带着同情的目光,遥望北岸,不是同情白小纯,而是同情北岸弟子。

    “你们不了解他……”

    “等着吧,用不了多久,你们就知道这白小纯是多么的可怕了。”

    时间流逝,第十天时,挑战白小纯的内门弟子,总人数已超过了两千,达到了两千三百多人人,且每天都在增加。

    似乎,身为北岸的内门弟子,如果你不去挑战一下白小纯,不去试炼台激发一只纸鹤,那么就是很丢人,且还会被人心中鄙视的事情。

    这种风气出现后,挑战白小纯的人……更多了。

    “哈哈,今天我许大宝,用十个贡献点,已挑战了白小纯!”

    “哼哼,我周云聪,在三天前就已向那北岸公敌发起了挑战,可惜这弱鸡不敢来战!”

    第十三天时,挑战白小纯的内门弟子,已突破了三千,整个北岸全部轰动,无论在北岸的任何地方,所有人讨论的,都是挑战白小纯的事情。

    这种因为一个人而形成的连锁风暴,前所未有,而每天在试炼台的四周,都凝聚了数万人之多,这些人都是外门弟子,他们看着一个个内门傲然的踏入试炼台,发出挑战之言,形成纸鹤后,都会欢呼,至于贡献点的多少,已无人关注。

    而最早发起挑战的北寒烈,也都没想到事情会发展成这样,他现在的名气之大,早已超过了曾经,甚至更因当初受害者的身份,使得他如今,在北岸已万众瞩目。

    直至第十七天,当挑战白小纯的内门弟子,已突破了四千人后,北岸引起的这场风暴,横扫了整个灵溪宗。

    似乎这已不再是挑战,而是一种象征,拿出的贡献点多少没关系,甚至不少人拿出的只是个位数,但这种热闹的事情,必须要参与进去。

    “白小纯怕了,他不敢与我们北岸开战!”

    “哈哈,他就算再强,也要跪在我们北岸的团结之下!”

    “北岸意志,至高无上!!”

    不但四峰的掌座膛目结舌,掌门郑远东也都目瞪口呆,甚至都引起了灵溪宗的太上长老关注,毕竟这种事情,从未发生过。

    而北岸的振奋,也在几乎所有内门弟子都发起了挑战后,达到了巅峰,甚至不少人天天都去百兽院,看着那一只只纸鹤不断地飞来,传出欢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