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国日记1:Paul哥

2017年6月4日 星期日 哈尔滨 晴

北京到哈尔滨的机票。是奥克兰机场出的,由北京机场手写登机口

出哈尔滨机场时,已经是上午十点多了。志早已等在出口处。他开的是个SUV,可惜路上车很多,跑不快,用了一个多小时才到城里。感觉机场离市中心很远。

看不出哪里是市中心了,一路都是高楼大厦,高架桥、立交桥一个接一个。经过和兴路时,我发现只有师范大学和林业大学的大门没有变化。其它的地方我都认不出来了。

到家后卸下行李,志把我们拉到了饭店,本来说好只吃面条,但他还是叫了好几个菜,最后剩了不少。志好像是这里的老主顾,比我快一步付了钱。

吃完饭后换上国内的手机卡,又能上网了。可惜Gmail不能查了。这倒也好,把奥克兰的家事和工作都彻底忘掉一个月吧。

有了电话号码,第一个电话就打给Paul哥。

Paul哥说让我们原地等着,他马上派人来接。不一会儿,车就到了,司机解释说,Paul哥现正在江北的商店里。若他亲自来接我们,我俩到天黑也见不上面。

他说的对,我们又在路上堵了一个多小时,感觉比从机场回来的时间还长。

在车上,反复琢磨了想要对Paul哥解释的三件事。

第一:当初我去你那里,不是我主动的,是博导安排的。导师说你拥有哈尔滨最大的私营家具公司,并创建了自己的品牌。还说你率先引进了一条意大利生产线,我做为国内首个家具硕士毕业生、首个家具博士在读生,还是林业大学家具教研室的副主任,应该对最新工艺有所了解。

没想到,我俩见面后,非常谈得来。你请我为意大利专家当翻译(意大利人的英语水平和我的差不多);你请我帮助编写数控机床的程序(那真的很Basic);你请我协助管理车间(我只不过是给工人上了几次理论课);你请我设计模块式家具(那本是照搬我的硕士毕业设计)。你对我是那样的信任(让我当你的副总),给我配了计算机(我们教研室买不起计算机),买了大哥大(那时还不叫手机),带我去北京看国际展会(林大不给教师这类经费),还发给我各种补贴(包括出租票子)。

你对我越信任,我越不安。因为我知道,我这个书呆子对你的公司没有任何好处。最后,我选择出国,是不想让你在我身上浪费钱。如果你觉得我做出国的决定时没和你商量,对不起了。

第二:你不想让我走,但还是利用工厂的便利条件,为我制作了过分完美的海运包装箱。三年后,你还专程到新西兰来看我。

那时,我的一大家子人还住在出租房里。你为我的老人和女儿带来了礼物,给我的是两套高级衬衫和西裤(对不起,我这次忘了穿了,因为我把它们给压箱底了。在新西兰,我很少有穿正装的机会)。我请你去饭店,你却坚决不让我付钱。

在我送你去机场的路上,你把兜里的新西兰纸币和硬币都掏出来,塞进座位前的小储物箱,说带回去也没处用。我注意到你脸上的诧异,是的,小储物箱里的那几页纸,是出租公司的合同。今天可以说实话了,我那几天带你到处转时开的车,是租来的。那是我头一次租车,不了解需要什么手续,耽误了很多时间,所以接你的时候,晚了几个小时,对不起了。

第三:在奥克兰市里转的时候,我带你访问了我曾工作过的实木家具厂和板式家具厂,我在这两个厂子里的每台设备上都干过活。我还带你参观了我曾就读的职业学校,告诉你我家里的那几件家具都是我亲手做的作业。我夸口说,我终于把在林大学习和教学十多年的理论与实践结合起来了。

没想到你却认真起来,说要创建一个可以利用我的“全才”的平台。你回哈尔滨后不久,就投资创办了中国第一家家具职业学校,要我回去和你一起办学。我则再三找借口拖延,说要等到女儿上大学后才能回去。好在你聘请了国内知名的专家,成功地培养了好几届毕业生。所有毕业生都被大公司抢走,就业率是实打实地百分之百。可惜教委要加强私立学校的管理,你的学校被迫关门,赔了不少钱。我觉得办学之事始于那次不合时宜的参观,对不起了。

终于,侄子把车停在了栽着一大片枫树的院子里。院子里有小溪,有小桥,有石板路。路的尽头是一间高大的展厅,Paul哥正等在大厅门前。

虽然Paul哥和我经常通话,但也是快二十年没见面了。他和我一样,也谢了顶了。我俩紧紧地抱在一起,以往在一起时的感觉一下子都找回来了。

Paul哥领我们参观了他的展厅。他说现在卖家具都必须要和室内装修配套了,每套家具都是私人订制。他的展厅提供各种家具及装修装饰风格供客户参考。在我看来,每一个样板间都比我在新西兰见到的豪华许多。

推开展厅后门,就是生产车间。还是他一贯的前店后厂的作法。车间正中,还是那套我熟悉的意大利生产线。二十多年了,他还在伺候它。这套设备,只能由意大利专家定期维护,只吃进口原材料,贴面膜和板材若不是原装进口的,马上就卡壳。这些年Paul哥在它身上,肯定没少花钱。

Paul哥听出了我的担心:“你不要怕,请你们吃饭的钱还是有的,而且还让你们吃得放心。”

他开车载我们去了他朋友的农庄。

农庄里有自己的庄稼地,自己的菜园子,自己的养殖场,自己的饭店,没挂招牌,只接待自己人。饭店用的食材全部自产,多余的则打包销售。

吃饭的桌子就是一个大锅台,灶下燃烧的是木头柈子,大铁锅里是翻滚的老汤,大家自己动手把各种食材倒进锅里,边煮边吃,吃得非常香。

我们边吃边聊。Paul哥感谢我兑现承诺–––女儿上了大学就回来看他。但他现在不想让我回来帮他了。因为我在外面太久了,没有练就五毒不侵之躯。

如释重负。

农庄主人过来问我们吃得好不好,有什么要求和建议。我说,“我点了大饼子,就是想回味一下吃粗粮的感觉,但是你家的大饼子也太好吃了吧,是玉米面的吗?”他笑了笑说,“要是给你做纯玉米面的,你肯定咽不下去的,我们这是混合面的,不拉嗓子。”

农庄主人收集的脚踏风琴

饭后还参观了农庄主人收藏的各种老物件。有老缝纫机、老洗脸盆架、老竹皮暖壶、老搪瓷缸子、老木匠工具、老铁匠工具,还有一架老脚踏风琴。

从农庄出来已经九点多了,Paul哥领我们到他家里坐了一会儿。他家就在那个枫树园里,原来,他建的不仅是前店后厂,还有职工住宅。职工上班都不用出院门,从来不需担心堵不堵车。

十点多时离开Paul哥家,回城里的一路都很顺畅,十一点到家,终于能洗个澡上床睡觉了。按新西兰时间算,快到凌晨了,我已经四十八小时没躺下过了。

吕文新
2017年7月整理于新西兰奥克兰


回目录 | 下一篇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1】 某年 和往常一样, 某个工作日的中午, 同部门的几个女孩子一同相约大厦食堂就餐。 因国庆长假刚刚结束, 大...
    咩哒_阅读 19评论 0 1
  • 马斯洛是个神奇的美国人,他能告诉你为什么你妈催你结婚,为什么你妈问你男朋友是不是有车有房、他也能告诉你为什么孝敬你...
    左手姑娘阅读 88评论 0 2
  • 以前听说过传销,被监禁啊被打啊被杀害啊等等,听着很恐怖,可是觉得离我们甚远。但是近两年听了好多故事以后发现,一点都...
    佛系肉团阅读 126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