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应

我在等待

洗衣机的工作

洗澡的时间里

隆隆的声音来自哪里?

隆隆隆,是大地郁闷的哀怨?

还是洗衣机的抱怨?

注意打量墙壁

是否开始颤抖扭动

地震的前兆也是霎那

我们究竟能否逃脱

地震当真来临

暂停、整理、恢复

洗衣机工作完成在

二十三点,睡

难言的渴与头痛

折腾起我

喝水、喝水

友人徘徊到了

“情人埂”上

盯着黑黝黝的芦苇丛

思想在打驾——

消失还是存在?

“呜呜——,呜呜——”

芦苇神秘的应答

思想追随目光流淌

流到远方秀山脚下

那里是否容异乡客的漂流

手机铃声遍遍又遍遍

思想游回现实

回!回!

儿子缺不了妈

素未谋面的陌生人

何以恫吓这孤身的女子

借助小车的威风

魂飞魄散无思绪

感恩神的佑护

回归,在二十三点

昨晚,我怀疑地震

今晨,我取消出游计划

友人来了,捎来她手植的蔬菜

一袋、一袋,下午

聊天中,出汗的感觉好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