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游会都有什么好玩的?哪里出的?

秦尘摇头笑道:点`击进入官`网【j96路径info】“带我去看看吧!”

    “尘哥,你现在……”

    秦鑫鑫一句话还未说完,秦尘已经是走出门外。

    看着院子内的棺材,秦尘眉宇之间,一抹笑容浮现。

    “抬上,跟我走!”

    秦鑫鑫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知道秦尘抬着棺材,到底想干嘛。

    一路上,秦鑫鑫更是极力劝说秦尘。

    “尘哥,你现在大难不死,先休息吧,五位长老,难为不了族长的,毕竟,族长修为最高!”

    “尘哥,你去只会给族长添乱的……”

    “尘哥……”

    可是不管秦鑫鑫怎么说,秦尘依旧是朝着议事大厅走去。

    走到前院大道上,一道身影哭哭啼啼间,却是突然撞到秦尘怀中。

    “心悦姐!”

    “大姐!”

    看到那一道身着碧绿色长衫的身影,身材高挑,面容清秀靓丽,如同一朵青莲一般,可是此刻却是眼带泪珠,令人怜惜。

    正是秦心悦。

    秦心悦,乃是秦尘二叔秦远山的女儿,也是秦鑫鑫的大姐。

    三人可谓自小关系极好,经常一起闯祸,一起嬉闹。

    “姐,你怎么了?谁欺负你了?老子帮你扒了他的皮!”

    秦鑫鑫顿时凶狠狠道。

    “还能是谁!”

    正在此刻,三人身前,一名中年韵妇出现。

    “二婶!”

    “娘!”

    看到来人,秦鑫鑫缩了缩脖子,秦尘却是淡淡拱手行礼。

    以前的秦尘,虽然天才,可是对于这位二婶,心中还是有些许长辈威严的忌惮。

    可是现在,融合自身九生九世记忆,他待人处事以及心态,完全不一样了。

    那浓妆艳抹的中年韵妇看着秦尘一副风轻云淡的模样,却是眉头蹙起。

    “还不是因为你!”

    中年韵妇看着秦尘,喝道:“因为你侮辱了凌菲菲,害的自己星门被废也就罢了,现在凌家,非要我们秦家赔偿凌菲菲名誉损失,楚家也和我们秦家断绝来往!”

    “不仅如此,现在,你更是连累心悦,被沈家退婚!”

    退婚?

    秦尘眉头蹙起。

    秦鑫鑫却是顿时骂道:“沈渊这个鳖孙子,他沈家不过是凌云城二流家族,要不是我们秦家,他沈家早玩完了,我姐姐下嫁,他还敢退婚?”

    “这门婚事,当初沈家族长沈乘风那老狐狸哭爷爷求奶奶,族长和爹才答应的,现在落井下石,老子这就去教训他!”

    “哦?谁要教训我啊?”

    正在此刻,几人背后,一道声音响起。

    几道身影走出,为首一名青年男子,手持羽扇,身材挺拔,气宇轩昂,脸上笑容得意。

    “沈渊!”

    看到此人,秦鑫鑫顿时火冒三丈,便要冲上前去。

    “秦鑫鑫,我不想揍你,别自找没趣!”

    沈源哼道,看都不看秦鑫鑫,走向秦尘。

    “秦尘,原来你还没死啊?这抬着棺材,是准备以死明志,来证明自己清白吗?”

    “沈渊!”

    秦心悦此刻将秦尘拉在身后,站出身喝道:“尘弟的事情,与你无关,你沈家既然已经退婚,我秦家和沈家再无关系,要滚,赶紧滚!”

    “心悦,干嘛那么生气嘛?”沈渊嘿嘿笑道:“你这愚蠢的尘弟,放着楚家的楚凝诗不要,却对凌菲菲心怀不轨,真是不知死活,活该!”

    沈渊顿时拦在秦尘身前,笑道:“秦尘少爷,星门被废的滋味,如何啊?”

    昔日,秦尘乃是秦家第一少年天才,开启星门,前程大好。

    现在星门被废,已经是废人一个,他根本没必要害怕秦尘,甚至,想到曾经对秦尘的阿谀奉承,沈渊就感觉恶心,所以今天,必须全部讨回来。

    “好狗不挡道,挡道非好狗!”

    秦尘看着身前的沈渊,如同看着一个三岁孩子一般,开口道。

    “你……”

    沈渊哼道:“你还以为,自己是天之骄子吗?秦尘,现在的你,已经不是天才了,今日,想从这里过去,可以!”

    “从我胯下钻过去!”

    秦鑫鑫顿时呵斥道:“沈渊!你别太过分,这里是秦家!”

    “秦家又如何?凌家和楚家联手,我们沈家也加入其中,你们秦家,快完蛋了!”沈渊哈哈大笑着,看着秦尘等人,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

    秦尘现在星门被废,是废人一个,而他乃是开启三门生门境的武者。

    今日秦尘若是不愿意,他不介意,在离开秦府之前,好好教训教训秦尘。

    反正这家伙,也就这几天活头了。

    “不钻呢?”

    “不钻?死!”

    沈渊强硬道:“要么钻,要么死,你自己选择吧!”

    听到此话,秦尘摇了摇头道:“在我看来,还有第三条路!”

    “嗯?”

    “那就是,你死!”

    秦尘话语落下,一步跨出,简单的一拳,直接挥出。

    砰……

    这一拳,猝不及防,况且秦尘现在已经是恢复到四门伤门境。

    前三门境界,以灵气冲击双手、双臂、双腿三处位置穴窍,凝结气旋,是为引门三境。

    到达第四门伤门境,便是以灵气开辟五脏,凝练五脏,如同钢铁一般坚韧。

    秦尘这一拳,可以说是蕴含四肢百骸和五脏之力,足足拥有四十马之力。

    沈渊只不过是三门生门境,哪里能够承受。

    砰……

    一拳,直接砸在了沈渊胸口,刹那之间,沈渊只感觉天昏地暗,整个人脸上的笑容,逐渐退散。

    “我秦家子弟,没有退婚之耻,我秦尘的姐姐,更没有退婚,只有……丧夫!”

    咔……

    噗通一声,沈渊的身体,彻底倒地,没了一丝气息。

    秦尘拍拍手,看了看身后几名抬着棺材的随从,淡然道:“把沈渊少爷的尸体,放入棺材,送回沈家吧!”

    “顺便告诉沈乘风,我秦家的子女,没有退婚一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