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你不屑的样子好丑

朋友玥又打电话和我抱怨,又被扣奖金了,觉得很无辜。

玥是高速公路的一名收费员,大专毕业后,父母托了好多人才帮她找了现在这份工作。

昨天雨下的很大,一个驾驶员缴费时,只把窗户开了有条细缝,递钱时玥已经站起来了,还是够不着,就说了一句“窗户能开大点嘛?”坐在宝马车里的“上帝”用不屑的眼神看着她,似乎说着“what,你要求我?”身体依旧没有动,窗户依旧还是那条细缝,玥又伸了伸胳膊,还是没够着,宝马女似乎不耐烦了,问道:“你到底要不要钱,不要我直接开走了”,玥说道:“不好意思,女士,我实在是够不着”,宝马女随后打电话投诉了玥,称玥的服务态度不好,领导赶到后让玥向宝马女道歉,并扣了玥一百块奖金。

玥说她向宝马女道歉时,宝马女一脸胜利的表情,满脸不屑,始终觉得自己是高高在上的“上帝”,她做梦都是宝马女的不屑的表情,不屑的眼神。

我劝玥算了,不要为无谓的人去难为自己,一百奖金权当资助公益了,我能体会玥心中的那种郁闷,那种郁闷无关奖金。

眼睛是心灵的窗户,宝马女那不屑的眼神出卖了她真实的样子,真的很丑。

  2006年,学校毕业后来到现在的城市,和朋友一起租住在一个汽车车库里,虽然条件不是很好,但我们依旧很开心,因为我们有了一间带厨房和卫生间的属于自己得空间(十多平方米的车库,房东装修成了一室一厅的户型,有独立区域的厨房和卫生间)。

  一天晚上,我们正在吃饭,突然有人敲门,没等邀请一个年轻的少妇推门而入,东张张,西望望,似乎在寻找什么东西,环顾一周后问道:“你们有没有捡到一件红色的真丝衬衫?”,在得到否定回答后,她依旧不死心,再次环顾着,眼睛里充满着不屑,似乎认定了她丢失的衣服被我们藏起来了。

就在她走出门的时候,嘴里依旧嘟嘟着“有本事你们别拿出来穿,这种外地人素质就是差,估计你们是没见过这么好的衣服吧”。

那一刻,我和朋友面面相觑,眼眶里都含着泪水,冲动的我想上去拉去那个女人讨个说法,朋友劝我算了,本地人,我们惹不起。

隔天,那个女人的衣服找到了。

但她始终用不屑的高高在上的眼神看我们。

不久后,听说那个女人得了不治之症,整个人都脱相了,人们议论着,可惜了,从前多么好看的一个人,变成这样了。

她好看吗?我从没觉得。从她第一次在我们居处四处环顾时,我就觉得她好丑,尤其是她居高临下的样子真的好丑。

吃完中饭去门卫拿快递,一个漂亮年轻的姑娘摇下车窗,喊了一声“把我快递拿给我”,门卫大叔说道:“稍等一下啊,我正在登记,要不你自己下来拿一下吧”。

“什么玩意,不就是个破看门的吗?拽什么?”正在找快递的我和门卫大叔同时愣住了,车里的姑娘进来拿走自己的快递并留下了这句话。

我很气愤地说道“什么人啊,大叔,别生气”,大叔笑笑对我说,我不生气。

门卫大叔是去年开始在这里工作的,以前门卫是没有代收快递这一“业务”的,门卫大叔看大家上班都很忙,并主动承担了这一任务,帮大家代收快递,并分类好放在架子上,大家下班的时候去取。

同事们都很感激门卫大叔,每次取完快递后都会感激的说声谢谢。

大叔告诉我,这个女孩是刚进来的,好像是哪个领导的亲戚,每次拿快递总是在车里喊,从来不下来,大叔不忙的时候也总是帮她拿出去。

后来几次吃饭时候在楼下餐厅遇到那个姑娘,高挑的身材,时髦的穿着,大家都夸她漂亮,我却从来不说话。

因为,我见过了她真实的模样,她对待门卫大叔不敬的表情,不屑的话语决定了她真的很丑。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带我回家吧 叽叽喳喳的麻雀 我知道你也怀念从前的我 音乐总是让人伤感 竟已过了年少轻狂的时光 身陷欲海,心在无为 ...
    姓安名虫的安聪阅读 59评论 0 0
  • 一部被命名为《罗杰疑案》的小说,一部让许多人在看完后惊于结局的小说。这样一部小说,我却从开头就知道了凶手。 没有恐...
    糯米与酒阅读 123评论 0 1
  • 林丰【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厦门分公司】 【日精进打卡第9天】 【知~学习】 《六项精进》背诵1遍共13遍 ...
    丰疯子阅读 28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