猜猜我是谁

好久以前看过法制专栏里报到过一系列诈骗案件:行走在某一个街口或商场,突然一双温柔的小手抑或温暖的大手从背后蒙上你的双眼,以为是偶遇的某个熟人和你开玩笑,不好意思地问问他(她)是谁,人家调皮地和你开着玩笑说:猜猜我是谁?

你绞尽脑汁地想啊想啊,就像那首《我悄悄地蒙上你的眼睛》歌曲里唱的一样“从Mary到Sunny再到Avery,就是没有你的名字”。

等你七猜八蒙都不对,有点儿着急丧气的时候,背后那个人和那双手早已悄悄地撤离,随之而去的是你的手机、钱包等有价值的东西。

图片发自简书App

小偷可恨,不知不觉地偷走了你的金钱,还和你温柔地开了一个“猜猜我是谁”的玩笑。

其实,人生漫漫路,我们遇到的何止是毫无道德的偷钱盗物类小毛贼,还有更大的伤人于无影无踪之中的神偷:流年岁月。

2018年1月1日,新年的第一天,参加了一场一起长大、小学、初中一起上学的发小给孩子举办的结婚庆典。

提前知道有十几个初中同学会从各地赶来参加,也因为在此之前都有过很多次或大或小的聚会,早已熟悉并接纳了他(她)们容颜的改变。

进入宴会现场,同学提醒说:今天会看到意想不到的好多人。

首先是表哥和嫂子,这些年隔三差五地相见,自然一眼就认出来了。走过去和他们打招呼时,他们告诉我:这一桌都是咱们村儿的人。

转头去看,没有一张脸是一眼认出的,大多是似曾相识的感觉,却叫不出名字,甚至有的感觉从未见过。

他们热情地呼唤着我的小名,询问着父母的情况。

我一定是一脸懵懂迷糊的表情。

“我是紧挨着你家的邻居”,“我是村东的某某”……

三十多年不曾谋面,每个人的面容在岁月风雨的腐蚀下早已斑斑驳驳,沟沟坎坎。每一个人的名字如鲠在喉,咽不下又吐不出。那可是从小看着长大的乡亲啊。

从别人惊讶的目光和沧桑的容颜里,同样也折射出了我这三十多年巨大的变化。

初中开始在外读书,直至工作成家父母相随,这些年很少回老家。村里年纪相仿的人们,大多抛下那几亩可怜的薄田,东奔西走地在全国各地生根发芽。也听说我所居住的这座城市有很多。

一阵激动地寒暄之后,记忆渐渐地复苏,温暖熟悉的陈年往事渐渐涌上心头。

岁月何其残忍,在一分一秒地流逝中,那双温柔小手已让我们不知不觉间都变得面目全非。即使哪一天揽镜自观,也不免生出几分陌生和怅然。

想起了贺知章那首耳熟能详的《回乡偶书》,此情此景应做如下修改:

少小离别老大回,

乡音无改容貌改,

彼此相见不相识,

请你猜猜我是谁。

月上柳枝头,人已近黄昏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