烬(16)一个天大的秘密

“那你是怎么知道是魔物作祟的?”天青雪问道。

“这里充满了魔气,除了魔,谁还有可能在这里释放召唤术?你确定你脑子里装的不是水?”陌北溟有一次开启了毒舌功能。

“你……”天青雪无言以对,只有保持沉默。她怕陌北溟再说什么她会被活活气死。

过了许久,天青雪才问道:“你会召唤术吗?”

“自然会的。”陌北溟声音依旧是冷漠如冰,不愿多说一个字。

“你这么厉害,召唤术也不会弱的吧?”天青雪眼前一亮“你教教我行不?”

“不行。”陌北溟冷漠的话语让天青雪直想打颤。

什么啊,这家伙不仅装,还是个小气鬼。

天青雪不满地看着他:“那个谁,你这么小气会没有朋友的。”

朋友?他陌北溟的确是没有朋友的。

像他这样黑暗的人,根本就没有朋友。他不需要朋友,也不会得到真挚的感情。

其实人这样复杂的生物又怎么会有真挚纯粹的感情呢?

“本座没有朋友,也不需要朋友”陌北溟冷漠的说“还有,本座是有名字的,叫陌北溟!”

陌北溟发飙了。这是天青雪得出的结论。

就连陌北溟都没有意识到他居然发怒了,因为一个称呼的问题。

“那你为什么叫陌北溟呢?”天青雪看着陌北溟,继续不怕死地问道“其实叫陌西溟,陌南溟也挺好的,没什么两样啊。”

“我的名字可是有来历的: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陌北溟强行遏制着自己的怒火。这丫头还真是没文化。

收到了陌北溟那种意味不明的眼神,天青雪狠狠地怼了回去:“那你干嘛不叫陌北鱼算了啊?”

“小丫头,你是想死吗?”阴冷的声音传来,天青雪不禁打了个哆嗦。

“呵呵,当然不想了。我还没活够呢,怎么能死?”天青雪干笑。

“是吗?可是本座看你的举止就是在找死,你说是不是,嗯?”阴鸷的话语声充满了不屑、冷漠的意味,却又带有几分探究,让人如坠冰窖。

“我错了啊!大神,求放过啊……”天青雪顿时抓住了陌北溟的衣角,口若悬河,滔滔不绝。

开什么玩笑?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总有一天她要把陌北溟这个未老先衰的小白脸踩在脚底下好好蹂躏一番。

陌北溟看都没看她就往前走去,左手用力一扯,想把他的衣角从天青雪手里撤出来。

而天青雪看到他带着阴鸷的神色往前走,以为他不肯放过自己,将手里的衣角抓的更紧。

刺啦一声帛裂,陌北溟黑色外袍上一大块衣料被撕了下来,露出了里面衣料的颜色。

天青雪眼前一亮,她好像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秘密。

冥月殿少殿主陌北溟的里衣居然……是红色的。

陌北溟的脸上一片漆黑,如同前些天天青雪被压榨着给他做饭时烧炸了的锅底。

天青雪已经准备好了承受一场狂风暴雨,谁知陌北溟只是冷哼一声,转身就走,不再理会她。

靠!陌北溟要走了她怎么从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走出去啊!

天青雪连忙起身,远远的跟着陌北溟。她看不敢离陌北溟太近,万一人家一个抽风把他拍死了怎么办?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本座都没动手呢,你就倒地上了?”陌北溟的声音阴鸷,仿佛酝酿着一场狂风暴雨。 “额,这个……”天青雪因为无言以对而...
    霜月落花阅读 20评论 0 0
  • 居然是辣的。 陌北溟瞬间知道了她眼泪的来源,压抑着心里的火焰思考着要不要把天青雪从梦境中挖了出来。 “唔……陌北鱼...
    霜月落花阅读 25评论 0 0
  • “顽皮。”陌北溟揉了揉天青雪的头发,开始给她包扎伤口:“这么说也不怕别人误会。” 看着他们之间的亲密举止,苏雪嫣简...
    霜月落花阅读 48评论 0 0
  • 只要给出了承诺,陌北溟就会一直遵守,所以天青雪不必担心他赖账。 不知道他所谓的让他满意的名次是多少,那个会武对她来...
    霜月落花阅读 26评论 0 0
  • 更重要的是她已经睁不开眼了…… 可是,预想的疼痛没有到来…… 难道是神经麻木了吗…… “啊!你这个畜生!”一声惨叫...
    霜月落花阅读 20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