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岁,是该成为一个很厉害的人了

掰扯着指头算,无论愿不愿意都已经23岁了。

猪傻说:人活得不如意的时候才会向后看,看往日的意气风发,看昔时的年少轻狂。(我只是美化一下,猪傻只能说出:麻痹的,牛逼啊,老子都23了,舒服啊。)

所以我不能免俗地转身,后看,久久伫立。

我以前啊,很想很想很想成为一个很厉害很厉害很厉害的人。

最好是一名全职网文写手,左脚踩着猫腻的肩膀,右脚踩着烽火的脑袋,不屑与唐三和土豆之流为伍。

所以就算是电影,我也喜欢看《喜剧之王》,《铜牌教练》这一类的典型励志喜剧,幻想着自己是勇者,念叨一句:热血啊,奋斗啊!就能把恶龙打倒,然后淡然地和猪傻说:你还差得远呢,等我的公主排到了纽约时代广场。

猪傻说:你那是瞎几把意淫。

于是我现实一点,我说我要成为尼泊尔的背包客,一不小心还能拍到尼斯湖水怪。走在巴黎的街头,搂着属于我的“赛琳娜”,想到横跨半个地球的长泽雅美还在等着我回家吃晚饭,摇摇头,推倒了新垣结衣。

后来,工作了半年,我发现沸腾的热血只是鸡血,还特么只有两分钟热度。我左手没剑,右手没盾,遥远的巴布亚新几内亚没有恶龙,东京的某个公寓中长泽雅美也不会穿着黑丝等我去SM。

我能做的似乎只是养老一样坐在电脑前,今天怒斥冯小刚是投机者,明天骂着王朔李敖只会沽名钓誉,再在朋友圈中骂一句“王宝强演戏真特么恶心。”

作为键盘侠,我似乎成了“很厉害”的人,呵呵。

曾经心中“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的侠客少年,如今也只能混迹于市井之间,对猪傻说一句:把你表妹介绍给我,两个都要!

偶尔失眠的时候,坐起身点根烟,扣着心脏问:你是不是已经废了?

未来很近,迫在眉睫,又很远,迷蒙一片看不清深浅,好像一辈子就这么晃晃悠悠地没了,然后学着知乎上的抖机灵在墓碑上刻上:我先挂了,有事call我。

很多时候,我挺羡慕猪傻,说健身就练了个B罩杯的奶子,说不工作就不工作,说写小说就写小说,说一辈子拿不到稿费,写了两三年网文就真的没拿到一分钱稿费,这么看来,他才是很厉害的人。

今天,猪傻去面试辅导员,人家要求有组织能力。

我说:你就说你是大学宿舍室长,年年都是优秀宿舍。

猪傻说:牛逼啊。

摇摇头,不行。

我说:那你说你是学习小组组长,名下无一人挂科。

猪傻说:舒服啊。老子自己就挂过好几门。

原来,他也是个逊逼。

猪傻爱用《百年孤独》的“很多年后”,这是属于他的美好意淫,但不独属于他。

很多年后,或许我真的会搂着一个法国美人在卢浮宫的卫生间中大干一场,在埃菲尔铁塔下摆摆手说:长泽雅美在等我回家。

但23岁的我依然小心翼翼地试探着,然后,不知所措。

明明才毕业半年,就已经老了。

可能当我拖着行李箱,右脚迈出学校东门时,时间就陡然加速,回首都来不及。

我对猪傻说:我的人生到底是刚拉开序幕还是已经谢幕了?

猪傻说:吊啊,等我计算机讲师面试上洗脚按摩嫖娼一条龙服务。

其实啊,这一出戏剧只是对着镜子自己演,既是演员又是观众,一演就是一辈子。

只要不演小丑,似乎都挺好。

希望别演砸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失眠了,远离家乡这是第二次没有在这个农忙时节回家帮忙,第一次是怀孕的时候,第二次就是今年…… 突然很难过...
    若水一样阅读 105评论 0 0
  • 作业本周的是写自己最亲爱的人。我本来以为没什么好写的,没想到啰啰嗦嗦一堆,也有两千多字了。想起以前写作文,800字...
    月上独眠阅读 121评论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