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玩伴

记忆里面不缺乏人,并且很碎片化,我的经验是会从某个情景,与某人的重逢,故地重游来唤醒模糊的尘封已久的记忆。可能会惊叹一句,时间久远,物是人非,我想记录下来,因为我知道,那些人,这辈子都不会再见,之前跟朋友吃饭,他帮我费劲的回忆起高中一位我暗恋的姑娘,但是在我平时的记忆里其实她已经消失了,因为我暗恋的女生比较多,我不想探索这些现象背后的科学道理,有趣的经历写下来,可以方便再次回忆。

我不知道为啥会想起他,李双果,一个大头儿子造型的男生,蘑菇头,跟我的关系,我不知道如何形容,小学男生的友谊,说不清道不明,回想起来,在一起的玩伴并非是存在牢不可破的深厚友谊,是缺乏思考的,带有随机性的,关于他的记忆也就一件具体的事了,现在我所做的,感觉是在探索记忆究竟是怎样的,信息非常零散,比如那是在三年级,他爱打乒乓,家在民中。有几个周末,我会去他家看他玩那种大头台式电脑,玩红色警戒,我也不知道我那是一种什么毅力,那个时候真的缺乏娱乐,我的生活无聊极了,一个小学生,是无法忍受那种漫长的午后到晚饭的过渡,想法也不多,就是需要什么来打发时间,回想起来我会觉得自己可怜,一个人上街,去到他家里,看他玩游戏,他并不会给我玩,我也没觉得有什么奇怪的,我仿佛习惯了这种主从关系,别人的东西你无从要求什么,带着点卑微,我很少提什么要求,我那时候没有什么目标,只是漫无目的的过着,这种状态伴随了我好多年,全靠随机,也让我意识到,家庭教育与环境是如何重要。看着他玩并不是看多有意思,也不是玩游戏多有意思,而是打发时间就是打发时间,时间多得用不完,回想起来,如今我肯定不会跟他成为朋友,他有一个提议,一个小时给他一块钱,可以让我玩一个小时,可能因为同学关系,比网吧便宜五毛,印象里我没交钱,后来再没见过他,其他全无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