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5首宋词,见证了难宋王朝的铁马冰河复国梦

     

图片发自简书App

        南渡

公元1127年,金灭北宋,徽、钦二帝被俘。

史称“靖康之变”。

至此,北宋王朝167年的繁华落幕。李清照的“寻寻觅觅”替代了柳永的“晓风残月”;辛弃疾的“金戈铁马”替代了苏东坡的“大江东去”。

婉约仍在,豪放不改。

只是,宋徽宗词中的“万里帝王家”,跟李煜词中的“三千里地山河”一样,就此沦为异姓别家的地盘。

北宋王朝的罗曼蒂克史就此消亡,南宋王朝的铁马冰河梦却才开始。

公元1127年的北宋,国势飘零,遍地狼烟。神州大地上的百姓,经受了太多的灾难苦痛,太多的生离死别。

在仓皇南逃的队伍中,一位中年女子像保护生命一般,正保护着十五车金石文物南迁。

这是中国历史上的第一次文物南迁,担当这项使命的中年女子,名叫李清照。

这一年,李清照43岁。

饱受战乱之苦后的李清照,已不再是一个只关心“绿肥红瘦”的闺房女子,而是面对仓皇逃窜的统治者,敢于疾呼“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的女中豪士。

覆巢之下,岂有完卵。皮之不存,毛将焉附。

这以后的李清照,换了心肠,她开始关注这个饱受欺辱的国家,希望统治者能韬光养晦,厉兵秣马,收复失去的河山。

只是南宋王朝的统治者,跟她那半夜临敌,翻墙逃跑的丈夫赵明诚一样,一度让她寒透了心。

秋雨梧桐,酒入愁肠。孤苦无依的李清照,在饱尝了哀婉凄凉后,写下了这首《声声慢》:

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乍暖还寒时候,最难将息。三杯两盏淡酒,怎敌他、晚来风急?雁过也,正伤心,却是旧时相识。

满地黄花堆积。憔悴损,如今有谁堪摘?守着窗儿,独自怎生得黑?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

国难当头,男儿岂能坐视?

这个世上,有赵构、秦桧这样包藏私心,无视故土山河沦陷的昏君奸臣,就有岳飞、韩世忠这样的精忠报国,力图恢复故土中原的忠臣义士。

事物吗,总是对立统一的。

        北伐

公元1140,金兀术毁盟攻宋,岳飞挥师北伐,先后收复郑州、洛阳等地,又于郾城、颍昌大败金人,进军朱仙镇。

同年,一意求和南宋朝廷以十二道金牌召岳飞回朝。

南宋绍兴十一年腊月廿九,岳飞被南宋朝廷以“莫须有”的罪名杀害。

终年39岁。

怒发冲冠,凭栏处,潇潇雨歇。抬望眼,仰天长啸,壮怀激烈。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

靖康耻,犹未雪;臣子恨,何时灭。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

江山社稷,难以中兴;乾坤世界,无由再复。

自此,那面写着“宋”字的黄龙旗,在插上临安的城头后,就再也没有插回汴梁城头的机会了。

        报国

岳飞之后,南宋王朝再无功勋卓著的抗金名将,却不乏拳拳报国热血的有志青年。

譬如,陆游。

公元1158年,秦桧病逝,陆游初入仕途,时年34岁。

早在四年前,陆游就和杨万里、范成大等人一道考中进士,只是因为他省试的排名在秦桧的孙子秦埙之前,因此被秦桧授意踢出了考生名单。

一心渴望北定中原的陆游,入仕后,因坚持抗金主张,屡遭主和派排斥。

纵然他有心为这个主昏臣奸,偏安一隅的国家收复故土,却苦于终身不得志,无法替这个国家完成恢复大任。

当年万里觅封侯,匹马戍梁州。关河梦断何处?尘暗旧貂裘。

胡未灭,鬓先秋,泪空流。此生谁料,心在天山,身老沧洲。

公元1207年,史弥远发动政变,诛杀韩侂胄,与金国签订“嘉定和议”,北伐计划宣告彻底破产。

公元1209年,忧愤成疾的陆游,病重辞世,终年85岁。

直至死前,他还在叮嘱儿子说:“王师北定中原日,家祭无忘告乃翁。”

可惜,他深爱的这个国家,直至亡国,都没能实现他“北定中原”的愿望。

公元1161年,金主完颜亮大举南侵。

估计是出门没看黄历的原因吧,本来气势汹汹要灭掉南宋王朝的完颜亮,却被窝里反的自己人给干死了。

就在这一年,21岁的辛弃疾聚集了两千人的队伍,参加了耿京领导的起义军。

次年,辛弃疾作为义军联络员南下与南宋朝廷联络回归事宜。

在完成使命归来的途中,他听到 义军首领耿京被叛徒张安国杀害的消息后,单枪匹马闯金营,活捉了叛徒张安国,全身而退。

文能提笔安天下,武能马上定乾坤。这样的猛人,有宋一代,也就辛弃疾一人而已。

辛弃疾惊人的勇敢果断,使得他名重一时 。在这种光环的笼罩下,他终于回归他所深爱的大宋。

千古江山,英雄无觅孙仲谋处。舞榭歌台,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斜阳草树,寻常巷陌,人道寄奴曾住。想当年,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

元嘉草草,封狼居胥,赢得仓皇北顾。四十三年,望中犹记,烽火扬州路。可堪回首,佛狸祠下,一片神鸦社鼓。凭谁问,廉颇老矣,尚能饭否?

辛弃疾归宋,注定是“明珠暗投”。他想手提三尺剑,为这个国家上阵杀敌,收复故土。可这个国家,却让他失望了。

公元1207年,壮志难酬的辛弃疾,溘然长逝。

临终之际,仍在大呼:杀贼!杀贼!

        梦碎

公元1176年,姜夔路过扬州,目睹了战争洗劫后的扬州,悲叹今日荒凉,追忆昔日繁华,遂写下了《扬州慢》:

淮左名都,竹西佳处,解鞍少驻初程。过春风十里,尽荠麦青青。自胡马窥江去后,废池乔木,犹厌言兵。渐黄昏,清角吹寒,都在空城。

杜郎俊赏,算而今重到须惊。纵豆蔻词工,青楼梦好,难赋深情。二十四桥仍在,波心荡、冷月无声。念桥边红药,年年知为谁生?

姜夔是继苏轼之后又一位艺术全才。只是他一生仕途不济,四次回乡参加科举考试,均名落孙山。

姜夔为人潇洒不羁,以陆龟蒙自许,当时的名流士大夫,包括杨万里,范成大都争相与他结交,连朱熹都对他青眼相加。辛弃疾对他的词也深为叹服,曾和他填词互相酬唱。

公元1221年,姜夔去世。

公元1251年,南宋王朝已走向尾声。

当那个有“词家李商隐”之称的吴文英写下“何处合成愁,离人心上秋”的《唐多令》后,这个词坛虽然还有赵以夫、蒋捷、张炎等一干词人效之于后,譬之于乐。

可是宋词的命运,就像彼时病入膏肓,无药可医的南宋王朝一样,已经接近了尾声。

流光容易把人抛,红了樱桃,绿了芭蕉。

公元1279年,蒙古军攻破崖山,丞相陆秀夫背负着小皇帝赵昺跳海自尽。

南宋王朝就此覆灭。

就在大宋王朝的命运走向终结之时,见证了这个王朝由盛到衰,又繁华到落幕过程的宋词神坛,也就此轰然倒塌,任凭谁也再无力扶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