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事不宜迟的青春,也是为时已晚的暮年(3)

96
璐小
2017.04.16 18:01* 字数 2782

爱本身就是带有罪孽的索取。

舞平遥回到家里,联系律师起草了一份离婚协议书。就开始打包收拾自己的行李。

她不想再见到他,一点也不想。三年了,像一场醉了三年的大梦,而且是喝了沉淀十年的酒酿。

早该看清楚的事实,如今鲜血淋漓地摆在面前,才知道原来不是她不肯努力,而是无论她如何努力,不是她的东西,永远也得不到。哪怕眼看唾手可得,哪怕早已收入囊中,该离去的,终将离去。

外面的天阴沉的可怕,狂风呼啸着吹着外面的花草树木,打着窗前的玻璃。雷声混合着闪电,在这样的黑夜,像一头猛兽剧烈地袭击。

她忽然觉得一切都开阔了起来。26岁了,她对自己说,没有人爱,没关系,可是如果一个26岁的女人依然不懂得如何爱惜自己,那就活的太下贱,太可悲了。

久久地站在窗前,这栋房子是结婚前他买的。一百八十平的房子,经常放她一个人,安静的可怕。所以只要她在家,家里的电视机,总是开着的,不管播放的是什么节目,不管有没有一点声音,哪怕是画面也好。总不会太寂寞。

她收拾好行李,把这个房子里属于她的东西,全部处理掉。就进了房间睡觉。

他不会回来的,她想。今夜暴风雨,按照他的脾气,应该是住在良辰美景酒店的。今夜不会再失眠了,她想。

她猜的没错,陆枭果真没有回来。她睡的很沉,却也噩梦不断。梦见了三年前那场让她近乎绝望的车祸。爸爸躺在血泊里,临终前的愿望是要求陆枭照顾她,一辈子照顾她。

爸爸是陆枭的授业恩师。又待陆枭如己出。所以才有了后来,她和陆枭婚姻的结合。

第二天已是艳阳高照。早晨醒来,由于噩梦的缘故,让她有些恍惚。

走下床拉开厚重的窗帘,明晃晃的阳光照射进来,打在她的身上,感觉有些温暖。

给自己做了顿早餐,把家里收拾了一遍。确定没有遗漏的东西。这才拎着行李,离开了这里。

结婚三年,她的东西除了衣服和一些生活必需品,再无其他多余的东西。一个大的行李箱就可以装完。装不下的东西,都被她收拾打包,当垃圾扔掉了。

有时候她就想,这个地方简直就像是一个免费的旅馆。她唯一要做的,就是扮演他陆枭的妻子。

他答应了爸爸照顾她,并且按照一辈子的承诺,把她锁在了身边。却也仅此而已。

临走的时候,她把钥匙放在了门口的鞋柜上。很简单的一把钥匙,上面原本挂着一个她自己编的小娃娃,被她给丢掉了。

她打算先去一趟无忧书店。爸爸留下来的那栋老房子,位置有点偏,她结婚后又不需要住,就让潘阳住着。既然离婚了,就搬回去住吧。

到达无忧的时候,潘阳正在整理书架。看到她进来,连忙招呼。“我说今天倒是稀奇了,这么早过来?干嘛?查岗啊?”

“你这个大小姐打理这里,我放心的很,还用查岗么?”她一边说着,一边把行李箱放在了吧台后面的空隙里。

潘阳看见她拎着行李箱,疑惑地问“你干嘛拖着个行李箱过来?昨天的纪念日过的怎么样?”

“我要离婚了。”说话间眼睛盯着潘阳,极其认真。

“别闹了,你怎么可能?”怎么可能,她不相信。明明十年都忍了,怎么现在就功亏一篑了呢。

“昨天我看到他跟他的小青梅在一起,盛装出席晚宴。”舞平遥一脸的云淡风轻,“昨日相去甚远,而我今日才明目唯心。”

三月的烟雨 飘摇的南方

你坐在你空空的米店

你一手拿着苹果一手拿着命运

在寻找你自己的香……


潘阳刚要说话,一阵音乐声传来。

舞平遥拿出手机,是彭律师。

“喂,你好,彭律师”

对面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让她去取离婚协议书。还是不去取了吧,直接寄到就好了。免得还得碰面,三年前那女人出国的事情,说不定他都是怪在她头上的。

“不用了,麻烦你直接寄到陆氏集团吧。”她坚定地说。绝对,不能再让人家看扁了。

“嗯,今天下午送到就可以了。谢谢。”

挂了电话,转头看见潘阳正用看英雄般的眼光看着自己。让她有点莫名其妙。离个婚,就变身成大英雄了么?那可真容易。

“你是不是要回来住?走,我们回家吧。这边让他们看着。”提着行李箱,拉起她的手,急匆匆就从无忧店里消失了。

按她的话说是陪着舞平遥养精蓄锐。好好照顾她,不让她胡思乱想,免得她一时想不开又不想离婚了。

其实有时候她还是很羡慕潘阳的,迎乐和潘阳是男女朋友。他们两个每天吵吵闹闹,但却从来不闹分开。大概闹的最严重的一次,就是去年冬天那次寒流,潘阳感冒发烧的时候。

迎乐开了一间自己的火锅店,一到冬天就特别忙,前两年还好一点,还能抽出时间来陪陪潘阳,后来开了一家又一家分店,生意越来越忙,时间越来越少。

那次潘阳生病,给他打电话,他太忙了,没接到。潘阳一气之下就给前男友夏贺打了电话,夏贺听说她生病了,高烧不退,就急匆匆地把她送到了医院。

后来迎乐看到手机,有好多个潘阳的未接来电,怕有急事就回过去了。

潘阳告诉他,在市人民医院挂水,感冒了高烧不退。他急急忙忙赶过去,就看到夏贺拿着小米粥在一口一口地喂给潘阳吃。

迎乐当时整个人就炸了。夏贺他认识,他们同届的同学,潘阳的前男友,温柔暖男,对潘阳很好,即便分手了两个人还是选择了做朋友。

他黑着脸走进病房,瞪了潘阳一眼,潘阳假装没看见。后来还是夏贺有眼力,说了几句暖心的话,就离开。

迎乐当时没跟她发作,那时候她还在生病,他不跟她一般见识。

过了三天,潘阳病好了之后,他就开始翻起了旧账。

潘阳仅用了一句话,迎乐就再也没那么忙过了。

她说:万一差一分钟我就死了,给你打电话依旧是没人接。

所以有时候,舞平遥就很羡慕潘阳能够那么机智的处理他们之间的感情问题。之所以是羡慕,还有一个原因,迎乐爱潘阳,而陆枭不爱她。这是她想要欺骗自己,却永远也无法成功的事实。

良辰美景酒店的豪华套房内,一个西装笔挺的男人走了出来。精致的容颜,完美的五官,面无表情。仿佛纤尘不染。上午九点多走出酒店,昨天晚上风雨太大了,他也懒得折腾,索性就住在了酒店。

今天公司要晚点过去,先回家去换套衣服,昨晚一夜未归,正好回去看看她。

到家的时候已经快十点钟了。按了两次门铃,没人开,才想起来她还有工作。大概是去上班了吧。

于是从口袋里拿出钥匙,自己把门打开。伸手去拿鞋柜上的鞋子,发现鞋柜上有一把钥匙。

她可能还在家。

外面天气很好,就像他今天的天气。

他看了一眼厨房,没有她的身影。于是他走进卧室,依然没有看到她。这让他感到有点疑惑,钥匙明明就放在鞋柜上,她应该不会出门才对。浴室也没有她的身影。整个房间异常安静。

不管了,先把衣服换掉吧。

伸手打开衣柜,里面那块小小的空隙,让他有点惊慌。她的衣服全部都消失了。他伸手翻了翻,没有一件是她的,全部都是男装。

他转身走进浴室,里面她的洗漱用具和护肤品全部都消失了。

不用翻了,他想,大概所有有关她的东西都消失不见了。

到底是闹哪样?他有些烦躁地扒一扒头发。

这时陈奕打电话过来“枭哥,你什么时候来公司?今天你和玲珑有签约你忘了么,赶紧的,人家在等着了。”

他差点忘了,今天是他为了给孟欣在玲珑的前途铺路,决定和玲珑合作,投资玲珑,今天是签约仪式。十点半开始,他不能迟到。

匆匆挂了电话,换上衣服就离开了。

只不过他不知道的是,公司还有一份大礼在等着他。也许对他来说,是一场禁锢了三年的解脱。

日记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