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亲眼目睹的一场婚姻事故

01

Amy是我以前做记者时的采访对象,我们年龄相仿,又是校友,一来二往,相谈甚欢,便成了很好的朋友。

Amy和她老公是高中同学,高二时两人情意绵绵的牵手逛街,被学校老师逮了个正着。他们成绩都中等偏上,学校和家长重压之下,两人坚持不分手,还一同考入了武大。一切都是水到渠成顺理成章,大学毕业那年,他们举办了隆重的婚礼。

Amy老公理工科出身,在一家大型房地产公司工作,一年一大半时间都在出差。老公收入颇丰,Amy也不示弱,她在一家私企做销售,年收入和老公不相上下。直到生了儿子,Amy才慢慢退出江湖,转入行政岗位。

去年的一个深夜,Amy突然在微信上问我,是否有相熟的律师,而且是打离婚官司的律师。心中一惊,Amy一字一句敲来:老公出轨了,我要离婚。

我在饭桌上见过Amy老公,他话不多,笑点滞后,对于我们讲的笑话总是慢半拍。那天走出饭店门口,看到Amy的鞋带散了,他很自然的蹲下来,为Amy系好鞋带。

Amy说她老公在很多方面很白痴,比如他不会用手机银行、不会用淘宝,去年才开始用微信,第一次抢到红包时惊呼“原来还能这样玩”。

02

Amy老公出差频繁、加班频繁,但她很少打电话查岗。那天晚上,她鬼神差使的给老公打了电话,老公说“还在长沙,明早回武汉”。放下电话,Amy准备睡觉,想起幼儿园布置了一个手工作业,她打开手机上的浏览器,准备查一下怎么完成作业。

在百度搜索栏,Amy赫然看到下面的历史记录中,有让人联想丰富的东西——比如鲁巷附近哪些洗浴场所提供特殊服务。Amy不懂计算机,手机在家里一直都是连wife上网,一次偶尔的机会,她发现,老公手机的百度搜索记录,她在自己的手机浏览器上可以看到。同样,老公在他手机上也可以看到Amy的搜索历史。

五雷轰顶,Amy把搜索记录截图直接甩到老公微信上,问他“你在长沙吗”。没有回应,Amy打过去,老公已经关机。再看手机浏览器,老公刚刚搜索了“手机能否定位”。

“也许他只是搜着好玩,也许他碰巧关机了。”这两个“也许”,其实我都不相信,但是总要说一点儿什么安慰Amy。

她找了其他的“证据”,登录老公的12306,记录显示老公在下午4点已经回了武汉。她又给老公的同事发短信,不知情的同事说,下午在办公室看到她老公了。Amy恨恨地说,“帮我找离婚律师,我要咨询一下怎样才能权益最大化,我要儿子也要财产”。

第二天一早,Amy和我去见了律师。她化了精致的淡妆,遮盖住厚厚的黑眼圈。一小时咨询费300元,Amy开门见山,把财产状况都摊在桌面上。

听着他们的谈话,我有点儿恍惚,脑海里竟浮现出一部意大利电影《完美陌生人》中的场景。一张餐桌,七位好友,其中有三对夫妻。大家吃饭聊天,有说有笑,直到有人提议玩一个游戏——从现在开始,把手机都放在桌子上,无论任何人收到的电话和短信,都必须向所有人公开。这个念头一起,其实已经撬开了潘多拉魔盒的一条缝隙——烂俗的婚外情、无解的婆媳关系、虚拟的性游戏,还有“出柜”的好友。

我揉揉发胀的太阳穴,坐在我对面的离婚律师说,在出轨这样的离婚官司中,能争取到最多财产的女性往往很隐忍,她们蛰伏,不哭不闹,压制愤怒,收集证据,在法庭上一击必中。但是这揭穿真想的过程必将残酷而血腥。

忘了这场谈话是如何收尾的,我只记得,很多年都没再抽过烟的Amy坐在车里,点燃一支烟,烟雾缭绕中,谁都没有说话。


03

故事的结局是,Amy和老公长谈了五个小时,他老公坚称“只是去洗了个脚”。那段时间,工作压力太大,他遇到一件特别烦恼的事情想一个人静静,于是鬼神差使的去了一家洗浴中心。平时听同事聊过洗浴中心那些事,又好奇去百度了一下。Amy突然打来电话时,他不知道如何解释,也怕Amy多心,鬼神差使又撒了谎。

关机之后,他立马去了火车站,连夜乘车到长沙,第二天一早又从长沙回到武汉。他以为到时候拿出长沙到武汉的火车票,就可以圆谎。

“你相信他吗?”Amy幽幽的叹了一口气,她老公把他们名下所有的房产,除了现在自住的这套房子,都转到了Amy父母名下,“以证清白”。

这件事过了很久之后,我和Amy一起喝酒。碰杯,然后一饮而尽,辛辣温暖的感触,从喉间一直滑到了胃里。

04

半醉半醒间,Amy说,结婚这么多年,她早已明白,婚姻是在双方自愿的基础上,共同签订的一纸契约。既然自愿进入婚姻,也要做好承受解约的可能,没有哪对夫妻可以一辈子新鲜如初、相爱如一。如果爱情消磨殆尽,如果其中一人又找到新的爱情,Amy都愿意和平分手,财产两清。但是在契约存续期间肉体上的出轨,Amy难以接受,你不爱我,可以离开我,但是不要顶着“Amy老公”这个名号乱搞。

“我了解他,我还爱他,我愿意相信他”,Amy说,但是我需要安全感,只有自己手上有牌,才是满满的安全感。Amy有赚钱的能力,再加上老公转移到父母名下的房产,以后即使离婚,Amy仍然拥有发言权和掌握命运的主动权。

《完美陌生人》的男主罗科说,“我们的关系是脆弱的,每个人都是”。成年人的生活复杂而斑驳,如果我们真的对所有人彼此敞视一切,几乎没有人能承受那完全透明的重量。我和Amy再也没有谈论过这件事,就像《完美陌生人》的平行结尾,七个人没有开始这个游戏,像往常一样携带着秘密,重返各自的生活。

人们常把一份爱情的最终走向规定为婚姻,尤其是女人,无不想要一个幸福完满的婚姻,可惜这一切还需要后期的漫长磨合。并且,最关键的是,自己要有一颗足够强大的内心来应对不可预知的变化。

Amy的生活越来越丰富,她和我一起健身、一起学英语、一起学手绘。新年那天,她在朋友圈写道——愿我成为更好的自己。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