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统力量的强大(8-23更218)

8-23有哥学习笔记:

今天一早与妈妈到地里去干活,虽说不多,也想在我回成都前帮妈妈尽量多做一些。想去一句话:到广大的农村去,那里大有可为。

今天学习记录:

听书:《日本的近代是什么》。

作者把日本近代的特征归结为两点:一是确立了成熟的政党政治,二是建立起了独立的资本主义经济。为什么是日本呢?简单总结,日本近代化的成功,不仅由于明治政府的措施得当,也由于早在明治维新之前,江户幕府就已经为近代化埋下了种子。一个文明即使发生变革,也不可能彻底斩断和过去的联系,仍然会从历史的土壤中汲取养分。

因此,我每天看的书,学习内容都会内化为自己的气质,就如我们每天所吃的饭菜,都会内化为自己的骨骼,肌肉与血液。

罗辑思维:谁害了莱特兄弟。

居然是专利技术害了莱特兄弟。我们再回顾一下这个过程。你发现没有,像专利制度这样的保护性措施,特别容易让被保护者产生三个错觉:
第一,这个保护是完备的。错,任何保护都有一定范围。出了这个圈,就无效。而在激烈的竞争中,圈外的人才会给你致命一击。比如我们刚才讲的欧洲飞机制造商。
第二,这个保护是有力的。错。任何保护都有空子可钻。比如我们刚才讲的亨利·福特和柯蒂斯。
第三,这个保护是可靠的。错。保护之手,在不得已的情况下也会拿开。比如我们刚才讲的美国国家和罗斯福。

在一个飞速进步的领域,没有什么存量值得保护。除了大步向前,什么都靠不住。

邵恒头条:为什么要重新定义经济衰退?

有很多人都开始讨论,衰退会对哪个行业冲击最大、政府应该怎么应对、企业该怎么防范等等。不过,我倒是觉得,这里面有一个大前提需要我们先搞清楚,那就是什么是经济衰退?什么又算是经济放缓?
就在上周,摩根士丹利的全球首席战略官鲁奇尔·夏尔马发表了一个观点,我们应该修正对于经济放缓的定义。理由就是,慢增长现在在全球范围内已经成为常态了,而如果我们还坚持用旧的标准来衡量增长和衰退,那只会引发不合理的焦虑。
更多的是心里还没有接受增长缓慢。
所以在面临衰退周期的时候,我们要打的一场仗不仅是一场经济战、金融战,也是一场心理战。调整预期,才能更好地维持市场情绪的稳定。

佛学50讲,极简佛教史(中)

宗教的力量,传统的力量都是无比强大的。

巨富之路,摩根:摩根化,摩根如何做到拥有半个美国。

这一讲说摩根是如何通过金融创新,拥有“半个”美国的。摩根在美国金融业务上的创新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一个是客户选择上的创新,另一个是业务模式上的创新。
摩根化主要有:第一步就是找钱。一方面,摩根家族其实扮演了资金在英国和美国之间流动的渠道,所以,他会从欧洲募集资金,然后把钱投入到美国的公司中;另一方面,当摩根在纽约越做越大时,摩根组建起了批评者说的“金钱托拉斯”。
第二步,就是掌握对公司的控制权。
摩根通过代理那些分散的投资者手中的投票权,间接地拥有了对公司的绝对控制权。这个方法被称为股东表决权信托。这让他能够以股东利益的名义,去干预和重组那些经营不当的公司,从而开启了资本接管公司的先河。
摩根之所以能够成为金融之王,除了时代趋势之外,非常主要的一个原因,就是他找到了一个合适的杠杆,那就是资本运作。
而在这里面你会惊讶地发现:要控制一个东西,你甚至可以不用拥有它。找到合适的杠杆、合适的方式,你就可以控制它。

传统力量无比强大。

了解、适应、探索、创新、升华。算是传统很好的发展方向。

经历都内化于你手中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