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说我哪都好,除了喜欢他

图片来源于网络

既然上天不为我们牵线搭桥,那我就主动去找你去见你去爱你。

因为我对你的想念,就是月老给我们搭建的唯一的鹊桥。

            2017.10.22    周日    多云


文|凉十五

-1-

“你觉得我怎么样?”

小俞坐在长椅上,头慵懒地偏向一侧,眼睛微微看向成梓的方向。

这个公园绿化做得很好,即使是大夏天,在树荫下也能感觉到微风凉凉的味道,看着阳光透过树叶落在地上的斑驳影子。

小俞想,真想和他就这样慢慢变老。

“哪都挺好的。”成梓回答得漫不经心,眼睛看向别处。

小俞心里乐开了花,可接下来那句马上就要脱口而出的话却被他抢了先,“除了喜欢我。”

“你哪都挺好的,除了喜欢我”小俞不知道,这是不是她听过最绝望的话,应该不是吧,小时候做错事时,妈妈对她说:“再不听话我不要你了。”

当时小小的她是害怕多一点,还是绝望多一点?小俞真的不知道。

她只是觉得现在,此刻,真的很想离开,但又不知道应该如何强颜欢笑地与他告别,所以她选择什么都不说,就静静坐在那里。


-2-

她喜欢了他四年,他们相遇在一场戏剧性的危险中。

那天下午她上完课,和室友路过去食堂的篮球场,她们一直说说笑笑,丝毫没注意旁边的危险,只听到有人说了一句:小心!

她被室友往后一拉,险险躲过了擦脸飞过的篮球,她定了定神,然后看到一个男生跑过去捡起球,又抱着球跑到她面前。

她看到他额前被汗濡湿的碎发,随着微风斜斜地轻轻摇摆。

“同学,不好意思啊,差点砸到你……”他有些抱歉地对她说。

“喔,没关系,还好没有砸到我。”小俞无所谓地说完就和室友去吃饭了。

成梓也没在意,随手将球扔给队友,又奔跑着投入场上的新一轮角逐。


-3-

小俞对他不是一见钟情,她没有想过会与他再产生交集。

大学校园是个神奇的地方,即使两人的实际距离并不远,但如果不是约好,错过是常常发生的事。

有一天她看到老乡会的海报,小俞觉得,一个人在异乡,第一件最重要的事就是找组织。

如果能认识几个说方言的朋友,也许以后有什么烦恼就不会觉得那么孤独无助了。

她根据海报上的消息加进了QQ群,晚上群里在商量什么时间组织大家见一面。

小俞潜水看他们在里面热络,没有发言,最后定在第二天晚八点。

正好那天晚上室友也要去参加她们的老乡会,只是同楼不同室,小俞在教室门口与她们分开后,听到了教室里一浪高过一浪的欢呼声。

小俞随着大家欢呼的方向看去,这一看,小俞睁大了眼睛……

那个在台上正跳着街舞,享受着无数迷妹为之欢呼雀跃的男生,不就是那天在篮球场的那个人吗?居然是老乡?!

一瞬间的失神后,小俞发现他跳舞的样子真的挺帅的,好像长得也不错,笑起来很阳光的大男生。

她觉得自己心跳有点快,脸也有点发烫了。

“原来是你啊,没想到居然是同乡学妹。”小俞愣神的间隙抬头看到他对着她笑,她只是尴尬地咧咧嘴,表示已接收到他打的招呼。

“大家好,我是大你们一届的同乡学长,也是这次老乡会的组织者,我叫成梓。”

小俞坐在下面看着他在台上自信阳光的样子,心里却不知道为什么有点开心。


-4-

后来他们又有过几次线下聚会,两人就这样成了朋友。

在加上成梓QQ的时候,小俞特意去翻他的空间动态,发现他很少更新,基本都是一些转发之类的,很没意思。

小俞不是个性格内向的人,和室友在一起的时候,她总是可以一语惊人,或者随口说几个小段子娱乐众人。

但是对于不熟的人,她总是显得疏离冷漠,与成梓相熟后,这一面自然也渐渐隐去,慢慢暴露出逗比的一面来。

“什么?你问我要钱还是要脸?当然要钱啊!脸皮才几斤?”

两人坐在篮球场旁边的长椅上,小俞眉飞色舞地给他演绎着这个段子必须应该有的几个表情,逗得成梓无语苦笑,

“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小俞,亏我还以为你性格内向!”

“嘿嘿,主要是伪装得好。”小俞得意地看着他。

“你终于露出狐狸尾巴了,说!你是谁的间谍,要去盗谁的机密?”成梓一秒入戏。

小俞却被他这一举动搞得手足无措,只傻傻看着他,继而满脸通红,“哎,你怎么了?怎么脸这么红?”

“呃……没事,我待会还有课,先走了。”不等成梓回应,小俞就匆匆离开了这里,确定已经离他很远后,她放松地叹了口气。

她现在终于明白,什么叫暗恋是一个人的兵荒马乱了,当成梓说出机密这个词时,她第一反应竟是喜欢他。

他的玩笑话仿佛让关在黑屋子的秘密被人灌了阳光进来,让她无处可逃。

但今天这场意外也让她意识到,暗恋太折磨人了,一个人演内心戏即使再认真,也像重拳打在棉花上,是毫无作用的。


-5-

她要告诉他,只是让他知道,不是要在一起,有人分担的话,也许自己能好受一点。

可是她不知道,在失衡的爱情里,最先爱的那个人,无论做什么,都不会比另一个人好受。

那天深夜被失眠折磨的她终于还是在对话框发了这条消息:我好像有点喜欢你。

时间是00:11,小俞想,他应该睡了。

正觉得说完一身轻的时候,屏幕亮了:“确定本人?”

小俞赶紧爬起来,靠在床上一角打字:“居然还没睡?”

“刚和室友打完游戏,准备睡的,怎么?不会发这个消息是为了测试我有没有睡吧?”那边很快回了过来。

“不是,是真的。”小俞不想拐弯抹角,既然决定了,就越简单明了越好。

“……可是我觉得我们应该是好朋友。”小俞的紧张彻底放下了,心渐渐凉下去……

也许是不知道该怎样面对他,也许是她想要慢慢放下,总之在那次对话后,小俞再没见过成梓。

可能是怕她误会他的行为给她带来希望,成梓也没有主动找过小俞。

但是,小俞知道他参加系里的科研比赛得了奖,知道他们和别的班举行的友谊赛,知道他一直没有女朋友……

因为她舍不得删掉他的QQ,而这些,都是他发的动态,她也知道他们后来也举办过老乡聚会,是为他毕业饯行的,可是她没有去。


-6-

毕业后,他回了家乡工作,小俞还在那座城市,只是少了他。

大四的时候,小俞打算留在那座城市,她觉得,有些记忆,在没有翻新之前,一定不能再给机会延续下去,那会让人坠入万丈深渊粉身碎骨。

她如愿以偿地找到了一份满意的工作,但是两个月后,她辞职回家了。

坐在回家的火车上,她想起几天前的傍晚一个人去江边散步,正在享受江风微拂过面,吹散心中烦恼的惬意时,一个妈妈因为和别人聊天兴起太过大意,导致两岁的孩子走到江边却浑然不知。

直到那令人战栗的扑通声和旁人的惊叫声响起,那位妈妈才反应过来,随后失声痛哭要跳水去救孩子却被路人拉住。

小俞的惬意是被这永远不能往前去救爱子的遗憾恐惧痛哭声打断的。

她转头看到有人跳进水里,捞出了孩子,有人打了120,有人在安慰孩子的妈妈,周遭那些闲适的人都突然忙了起来……

她不知道那个孩子是否安全,但是那一刻,她突然很想成梓。

生命中每时每刻都在发生意外,她觉得如果意外先于明天来到她身边,她最遗憾的,一定是没有见他,没有真正为自己的幸福争取过。

上帝让我们来到世上不是只为了让我们活着,而是想看到我们用有限的时光去为自己喜欢的事努力,不管是喜欢的人,还是喜欢的事。

我们最大的仇人是死亡,而我们活着,这就是我们的利器和希望。


-7-

到家的第二天,她点开了成梓的对话框:“我回A城了,明天是周末,有空的话见一面吧,突然想找你聊聊天。”

“好。”对方回答得干净利落,没有一句多余的话。

他们约在成梓公司附近的公园,小俞早早到了那里,她一向喜欢早到。

成梓出现的时候,小俞还是有点紧张,虽说是聊天,但她也是有备而来。

期待和害怕是双胞胎兄弟,相伴而生,她无法做到想象中那样坦然。

成梓穿着T恤和休闲裤,装扮随意清闲,但几年不见,他已经褪去了小俞第一次见他时的阳光和活泼,变得更加成熟稳重了。

两人坐在长椅上,气氛有一瞬间的静默,也许时过太久,两人都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寒暄,还是成梓先开口:“什么时候回来的?”

说这话时,他看了小俞一眼。

“前两天。”小俞随便答着。

“出差还是放假?”成梓双手交叉放在膝盖上。

“辞职了,不走了。”小俞看了他一眼,发现他也在看她,两人视线交汇又立即分开。

就这样七聊八扯的,两人说了很多,包括成梓的工作,小俞以后的打算,当然,也包括小俞辞职回来的原因。

他们似乎要把对方在彼此生命中空白的那几年时光都重新参与一遍。


-8-

再不说,可能他就要走了。小俞想。

“你觉得我怎么样?”小俞终于鼓起勇气问了出来。

“哪都好啊,除了喜欢我。”这是成梓的回答。

小俞像被冻在了椅子上,这大夏天的,她怎么感觉好冷呢?

她觉得自己全身僵硬,手该放哪里?怎么全是汗?脚的位置好别扭,好想站起来……

可是她只能被定住似的一动不动。

“你知道吗?我以为你再也不会找我了。”成梓的语气竟然有一些忧伤。

“如果你不喜欢我,我也许还会和你像朋友一样聊天,还能看见你逗比的无赖样子,还能等你一起毕业……我后来想是不是我那晚的话说重了。”

“在你没有对我说那句话之前,我确实以为对你只是好朋友的感觉,只是你不再找我之后,我觉得自己的生活中好像缺了一块,我不敢确定那是不是喜欢,我怕辜负你。”

“后来有女生给我表白,我拒绝得很果断,却又把你发的那条信息看了一遍,当时室友问我在笑什么,我才知道原来感觉是不一样的。”小俞惊讶地看着滔滔不绝的成梓。


-9-

“我不爱看空间,但后来我会经常更新空间动态,就是想让你看到,我还发了为我饯行的老乡聚会,我以为你会来……”

成梓终于停了下来,身体前倾,脸上带着有些苦涩的表情。

“对不起……”小俞不知道她除了这个还能说什么。

“所以,我觉得你哪都好,如果不是因为喜欢我,我是不是还有机会看到你更多的好?”成梓转头看向小俞。

“那你现在还觉得我还喜欢你不好吗?”小俞突然笑靥如花地看着他。

“傻瓜。”他笑着揉了揉她的头发。

世界那么大,我却偏偏遇见你;世界那么小,我却偏偏丢了你。 世界那么大,我却总是无法忘记你;世界那么小,我却总是无法遇见你。

既然上天不为我们牵线搭桥,那我就主动去找你去见你去爱你。

因为我对你的想念,就是月老给我们搭建的唯一的鹊桥。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