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州行(一)

这是自疫情之后,第一次坐交通工具全家出游。

早上7点多做完核酸,推着两个一大一小箱子,三个人一人一个背包,弟弟拎着早上的早餐:6个包子,出门啦。

在门口,爸爸被保安拦下,他回去拿核酸的小票。我们大汗淋漓在门口等他。一辆T3出行的车停在旁边,我去问女司机:是尾号某某某某叫的车吗?回答说不是。老公在语音告诉我:车到了,你们先上。我说我和司机确认过了,不是你的手机尾号。

没过一会,老公来了,他去和司机确认是不是到火车站的,然后说这个尾号平台上是实际的不一样。然后我们上车了。

凉爽的空调风吹起来,儿子靠在黑色的皮座椅上,留下一摊湿印子。车里一只蚊子到处飞,我们四个人啪啪地拍着,没有一个人能打着。看见却打不到的感觉真是捉急,虽然只有一只,却不停地在我们眼前晃着。最后是老公开了窗,把蚊子吹了出去。

老二问出租车里那个SOS的红色按钮是干什么的。我偷偷在他耳边说:万一前面开车的是个坏阿姨,我们就要按那个按钮报警。老大让我们大点声说,他听不见,老二这次倒是没有犯傻,说等下车了告诉他。

我遇见过几个女司机,她们开车是很安静的,也很规矩,换道打灯,很稳,不像一些男司机,总是骂骂咧咧一些开车不好的人。坐在女司机的出租车里,我总感觉很安全,她手上戴了好几串手链,放在方向盘上很好看。

大概是太久没出门了,两个孩子都特别兴奋,老大呢,有十万个为什么。老二呢?像个猴子一样,上蹿下跳。

火车站进站的程序还挺简单,以至于我都忘记了,是怎么样就轻轻松松进去了。我带着孩子走了人工通道,出示了火车票,被检票员叫了回来:女士,不要急着走,要刷身份证。尴尬地拉着箱子回头,对着镜头,放身份证验证。

到杭州一个半小时,在4站台处,列车还未到,我走在最后面,老二在前面催我:妈妈,你快点来。这次倒是换他催我。

上车后,一坐下来,两个孩子就开始争抢窗户的位置,4个人三个座位,老二没有买票。按理说,他是为了家里做贡献的人,省了我们的费用,但我们说的是:你没有座位,因为你没买票。哥哥不想和他合坐,我也不想抱着他坐,把两个椅子之间的扶手立起来,他坐我和哥哥中间,他的后背一靠,就被坚硬的扶手咯到了。

开车没一会,就看到窗外一片汪洋,哥哥问:这是哪里?是太湖吗?爸爸回:阳澄湖。弟弟说:我知道,就是那个阳澄湖大闸蟹。

我拿出特意带的《我们仨》,他俩也东施效颦,一人拿一本书出来,但只看了一会,便只盯着窗外看。看无聊了,又纷纷打开电话手表听故事。我们这个车厢好像没有其他孩子,所以特别安静,弟弟的音量开到中等,也感觉会打扰其他人,太小声,他又不悦,说听不到,哥哥把手表举到耳朵那里,叫弟弟也这样做。弟弟说这样举着太累了。

爸爸去别处接电话了,空出一个位子,弟弟立马填补上去,我的空间大了起来,就脱了鞋子,把脚放到座位上,感觉舒服多了。俩娃又东施效颦,纷纷把鞋脱掉,但他们把脚放在前面座位后背上。接着纷纷收到警告,哥哥前面的一个男人站起来,回头对他说:能不能不要踢椅子。弟弟前面一个女的说:不要踢椅子哦。

我心里觉得像受到侮辱一般:两个没教养的孩子。

我用严厉愤怒的眼神盯着老大,他怯生生地看着我,低头听故事。我对前面的女士说:不好意思。让弟弟把脚放下。

无心看书了,幸好车程短。

出杭州站就不容易了,我们要从东站转地铁到萧山国际机场。扫了好几个码,然后行程码,核酸报告。孩子爸的动作很快,两个孩子跟着他,远远在我前面。地铁进站的时候,我去买票,发现钱包里只有现金5元,一张票7元。问他有钱吗?回:没有。我看到一个窗口很多人在排队,就认为是人工售票窗口,就跟在后面排,老公说不用买票,刷二维码就可以。

我退出了排队,扫了一个二维码,到机器上一刷,语音提示:无效二维码。老公带着孩子们已经通过闸口了,我焦急地问他:我进不去。他让我给他看,然后笑着说:你这个是健康码,要扫支付宝那个。

我仔细看了一下那三个排在一起的二维码,中间有一个乘车码。

顺利通过后,老公摸着我的头安慰:你是太久没出门了,没事。

我想着不怎么会使用手机操作的老人们,出个远门,该是多么的困难。

1号线有两个方向,我们那班还有8分钟到站,还剩5分钟的时候老大说要尿尿,老公带他去,回来说这一层没有卫生间,要去楼上。我说地铁快来了,要赶不上。老公回:赶不上就下一班吧,要坐一个小时,他忍不住的。

然后就带着两个孩子上楼了。回来时,我严肃地对老大说:要尿尿提前点说,不要等到上车了才去。这次是爸爸在,不赶时间。如果妈妈一个人带着你们两个,等到上车了你们才说,我是不会带你们去的,要么你们忍着要么就直接尿裤子上。

后来在机场时,他问:妈妈,我现在可以去卫生间吗?

我在准备登机时,发现很想尿尿,但如果去了,怕来不及。心想,还是在飞机上吧。幸好飞机上有卫生间。

设身处地,孩子是多么可怜,他的一切都要仰仗父母,他们没有什么生活经验,本来是很自然的需求,但因为在特定的环境里,可能会给父母带来麻烦,这并不是他们的错,但怕麻烦的父母,会因此责骂他。

火车上他们不知道自己的脚影响了前排乘客,地铁站他们不知道卫生间随处都有。作为父母,有责任事先告知他们会遇到这样的情况,如果预料不到,在事情发生时,要和孩子一起承担事情的后果,而不是一味的责怪孩子。就像老公说的:出门遇到意外是很正常的,把它当做学习的机会。

老公常常出门,他遇到的意外,经历的事情很多,对一些意外早已有了心里准备,所以比较能坦然面对。反而是我,经历的少,一点意外就让我心焦,恐慌。

但这也是我学习的机会,相信下一次碰到类似的事情,我也能做得更好。

因为带着小孩,我们沾了光,走了军人通道,在验票的地方,老公没有取孩子的票,我们只好在一旁退了下来。老公去取票的时候,两个孩子立马跟上,我大喊一声:在这里等。引来旁人的注目,大概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吧。其实要表扬孩子,在任何时候都紧跟父母,他们并不知道爸爸要去干嘛,只知道爸爸去哪里就跟到哪里。

机场安检的时候,老二对于搜身感到很兴奋。我记得以前机场安检不会如此细致搜身的,真的是全是摸了一个遍。

飞机等了半个多小时才起飞,我看完一本小书《请画下爱》,睡了两觉。据爸爸说老二没有睡,他可是上车必睡的,这可是很意外。

餐食是一个羊角包,一袋零食,我和哥哥的都是妙脆角,弟弟的是花生片,还有一小杯优酸乳。饮料我点的是橙汁,有点苦。问哥哥要什么,告诉他有橙汁,可乐,雪碧,他有选择困难症,然后手指在点来点去,嘴里念念有词:点兵点将……最后说:雪碧。

快到柳州白莲机场时,广播里提示不能拍摄,窗户遮挡盖不能打开。我对面有个人打开了,一个空姐飞快过来,迅速关上。动作之快,让我感觉这事非常重要。后来才知道柳州机场时军用和民用一起的。

飞机着地时我睡得很沉,突然一下震动,我把吓醒了。

和老公邻座的一位女士在我们等出租车的地方说:我老公来接我,有空来我家玩。我们纷纷和她说再见。

旅途中遇到的陌生人,可能是再也不会二次遇到的。

我们上了一辆桂B的出租车,司机本人的发型和他前面工位上的照片简直一模一样。他的手机字体特别大,我在后排都看得清清楚楚。

我们在迎宾路开了很久,行道树是榕树,就像北海一样。左转进入柳石路,路口等红绿灯时,看见了柳州螺蛳粉产业园。

弟弟一上出租车就睡着了。柳石路开了很久,路旁的房子比较低矮,常见的三四层。过了一个高架桥隧道,就进入了荣军路。这里建筑高了起来,是市区的味道。

路上看到很多的mini汽车,两座的,有一条路上,停了十几辆。老公说这是柳州产的五菱,他有好多同学都是做这个的,之前他还问我要不要买一辆。

订的酒店是汉庭,家庭套房。一进门,老大说的第一句话是:哇,电视。然后拿出遥控器,打开看柯南。

晚饭在一家肥螺庄吃的,距酒店200米,过马路就到,一条街都是他们的店,6个店紧挨着对面开着,生意火爆,座无虚席。

点了螺蛳粉,鸭脚煲,还有一个炒脆爽。

在朋友圈发了一条到了柳州的信息,好几个人问我:有没有吃螺蛳粉。

柳州螺蛳粉真是无人不晓啊。

吃完饭到滨江路走了一下,有人在游泳。老大看到江对面的楼霓虹闪烁,说那边看起来很豪华,问我们怎么不住对面那里。

老二不愿意走,催我们回酒店,并不时挠着脚。

看到一面斑驳的墙上,有一块要剥落的牌子,下面长着一株小树,我拍了张照片。老大问我这有什么好看的,我说我觉得好看。

回酒店,洗了一个舒舒服服的澡,感觉一天的疲累都洗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