朴树开场《乐队的夏天》,我们生如夏花般绚烂

这个夏天,因为《乐队的夏天》,成为火热的夏天。

昨晚,是痛苦的信仰乐队《生命中最美丽的一天》。他们唱着《公路之歌》《再见杰克》,只为中国摇滚《太阳超常升起》,浅吟低唱《我愿意》。

尽管“想象的尽头很暖很暖,眼下的昼夜太短太短”,但是中国摇滚乐必须树立起一个标杆,号召更多年轻人喜爱上它,从而推动它。

这个夏天,致敬痛仰乐队,致敬中国摇滚。

昨晚,我们《没有理想的人不伤心》,没有谁是《最后的乐队》,《这是我们的时代》。新裤子乐队,《生活因你而火热》。

After party, 龙虎人丹,躁起来。一起穿新裤子,听新裤子吧!

就像当年朴树唱的那样,“穿新衣吧,剪新发型呀,轻松一下”。我们都是New boy.

昨晚,乐队的夏天最后一期,举办夏日音乐派对,朴树开场,唱起No Fear In My Heart.

如今的朴树,心里已经没有恐惧。但前不久,这首歌的名称还是The fear in my heart.

或许可以这样解释,在一个拥有真正艺术家思想和胸怀的人心里,几乎是不可能没有恐惧的。

朴树的恐惧来源于对外界的忧虑,以及对自身作品的苛刻。

而不是我们常人,甚至是知名人士所谓的成熟理智,人情世故。

朴树非常真实,敢于说真话,节目录制一半,他说自己年纪大了,到点了,该回家睡觉了。

他以前还说,自己之所以出来唱歌,是因为这段时间确实需要钱。

而当主持人问起为什么选择《清白之年》时,他说,经纪人想推广它。

此刻,台下的嘉宾都忍不住轻笑,他们似乎觉得很好笑,认为这是小孩子才会说的老实话,而正常的成年人绝不如此。

他们心里认为朴树很“傻”,很天真。朴树却根本不在乎

正如列侬所说,他们以为我理解错了题目,我以为他们理解错了人生。

确然,人是为自己本身活着,而非为自己之外的其他人所活着。你只需要对自己负责,便是对这个世界负责。

朴树真实直率,真性情,为人坦坦荡荡,怀着一颗赤子之心。

这是当前时代,更是娱乐圈一股极为罕见的清流。因此,很多人都特别喜欢他。

一个音乐人该用作品说话。小禾跟很多人一样,不仅爱他本人,更爱他的作品。

朴树出道于上世纪末,首发专辑《我去2000年》,那时候的New boy,那些花儿、白桦林都成为了广大歌迷心中的桃花源。精神圣地,何其美好。

随后三年,朴树推出第二张专辑,《生如夏花》。像夏花一样绚烂的朴树,是这耀眼的瞬间,是划过天边的刹那火焰。

这时候的朴树,像一朵微绽的夏花。

可是这个世界美丽又遗憾,我们不能停留太久。

于是,朴树沉寂了,从大众眼前消失了,甚至这个世界都没有他的消息。

而朴树自己,却囿于自身的宇宙。他就像一棵树,在地里深埋,没有人知道他在干什么,他的世界发生了什么。

这时候的朴树,堕入无边黑暗,想挣扎无法自拔。

凄风苦雨中的含苞夏花,开始极度痛苦的无边挣扎。

这时候的朴树,失落失望失掉所有方向,毁了自己的一切,只想永远的离开。

夏花在狂风暴雨中不见踪影,大地上已没有它的痕迹。

十年以后,韩寒因为首部电影《乘风破浪》,找到自己的偶像朴树。

两人在后者家里见面,韩寒向朴树邀歌,朴树说正好写了一首,还没作词。

两人合写歌词,便有了后来火遍全国的《平凡之路》。没有经历过的人不会懂,平凡才是唯一的答案。

这时候的朴树,因为作品重新出现在大众视野,那朵消失的夏花开始从地里重新发芽。

直到2017年4月30日,朴树第三张专辑《猎户星座》正式上线,此时距离他上张专辑发布已达14年。

没有人知道朴树这14年发生了什么,他自己只说了一句,“只有奄奄一息过,那个真正的我,他才能够诞生。

在小禾看来,这张专辑词、曲、唱、编、录、混无一不优,可称杰作。

此前,没有任何人一张专辑里的所有歌曲,小禾都如此喜欢、热爱。

小禾甚至曾说,自从有了《猎户星座》,自己的星座都变了。


但即便是这样一部杰作,对作品要求完美、极度苛刻的朴师傅,认为这张专辑的录混完全不行,要求推倒重来。

一句一句的试听、修改、重编,因为伴奏里的几声燕子声,几经修改,处处磨合。他不能对不起自己。

所有人都疯了,包括他自己。好在最后,重获新生。

至于《New boy》,朴树认为是自己的一大污点,歌词不满意,歌曲后半段很赶。

多年后听哭的张亚东说,自己怀念那时的人和事,朴树记得的仍是作品。

多数有志者在树下成为了一粒煤,极少数的艺术家,用生命雕刻打磨,产生了一颗钻石。朴树无疑是后者。

朴树的作品就是他的命,他的作品是用心血凝结而成的。

在此过程中,朴树多次崩溃大哭,泣不成声,奄奄一息。

就像在Live house里演唱《送别》,唱到“情千缕,酒一杯,声声歌笛催”,朴少年终于忍不住,当着镜头哭泣。

朴树念起生命的过往,精神里的生死离别,“我和你是河两岸,永隔一江水”。

朴树说:“要是《送别》是我写的,我立即死去都可以。

这种心境,小禾懂。朝作此篇,夕可死矣。永恒的经典,引领我们上升。

当初的朴少年、如今的朴师傅,走在人生的平凡之路,生如夏花般绚烂。此后的夏花,永远绚烂,盛开在生命的夏天。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