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他如我妈

有一种人,爱上他花了很久很久,遗忘他花了更久更久。

1.

“小夕姐,你有谈过恋爱吗?”对面的女子毫无顾忌地问我,眼神自然而真诚。

深秋的夜晚,狭小的单人公寓里,和一个刚进公司的小姑娘,谈论人生的风花雪月和悲欢离合。怎么,我就不配有爱情吗? 我静静地看着她,浅浅地笑了一下,内心复杂。

“你胆子挺大的……”

“呵呵……我觉得你不是小气的人……对吧!”她看着我笑了笑。

天知道,上一秒我的脑子里全是怎样不动声色地开除她。我真是讨厌死了这种生活无忧无虑,事事顺心,还一副人生苦短,及时行乐模样的小姑娘。

“我有啊!”我高傲地瞟了她一眼,“姐姐也是从你们那个时候过来的……玩得可不比你们差!”

“真的吗?是什么样的人?”她的眼睛里迸发出的火光恨不得燃烧掉我。

我望着窗外璀璨的城市,一口口地喝酒,好像一瞬间丧失了语言能力。

“是一个很烂的人。”范小芝已经自顾自地玩起了手机,我突然来了这么一句。

“嗯?”范小芝显得有些尴尬。

“长相一般,学习也差,性格也不好,也不是什么富二代……”我窝在沙发里,眼睛直直地盯着茶几角上被磨白的一块。

“啊……” “可是我爱他,很爱很爱……”我双手抱着膝盖,整个人蜷成一团。

“小夕姐……”

“那种感觉就是……像爱我妈一样。你很烦他,也会抱怨,也有不满,甚至觉得累赘,但是你不可能放弃……”一滴眼泪顺着脸颊滑进我的嘴角,久违的腥咸的味道让我更加感伤,那么多年,我以为我的眼泪已经穷尽了。

“那为什么分手呢?”范小芝满眼的单纯无辜,就是我最奢望和厌恶的表情。

为什么呢?我蓦然觉得有些愧疚,觉得如今的自己太过假惺惺。前面的对白多么冠冕堂皇,最后却还是分道扬镳。

2.

“夏临夕,你那个男朋友又来找你了!”同桌在一旁起哄。

“跟你说了不是!”我愤怒地白了她一眼。这个八婆就知道乱搭姻缘。

顾柯的妈妈跟我妈妈是很要好的朋友,在我们还没出生的时候就已经指腹为婚。谁知生下来还真是一男一女,于是从小就被当作一对。同一所幼儿园,同一所小学,同一所初中,我人生的前半段都和顾柯紧密相连。初中之后,读书不太走心的我竟奇迹地考上了重点高中,而顾柯的成绩只够普高。本以为我们的人生从此分道扬镳,谁知顾柯就读的高中就在我们学校隔壁。但我并不喜欢顾柯,他完全不符合当时我心中的男神标准。小小的个子,黑黑的皮肤,倒也不是多么不堪,就是最普通的那种男生。我呢?算不上校花段花,但也算干净清秀。可那个年纪的女孩子,心里都只会住道明寺和花泽类。 上高中之前的暑假,顾柯突然开始窜个子,接下来就一发不可收拾。高一的时候就比我高了整整一个头。因为学校挨得近,顾柯还总是会来找我,一起回家,一起吃中饭。

“夏临夕!你男朋友!”同桌一眼瞄到了在校门口等我的顾柯。 我狠狠地白了她一眼,推着车朝顾柯走过去。

“夕夕,我请你吃鸡排!” 顾柯看起来心情大好。

“捡钱啦。”我推着车往前走,并不关心。

“夕夕,我跟你说啊……”顾柯神神秘秘地靠过来。

“顾柯,你以后别来找我了,大家都说闲话。”我有些不耐烦地打断顾柯。

“啊?”顾柯一脸茫然,“说什么闲话,我都有女朋友了!” 顾柯眼神坚定地看着前方,一脸骄傲。

好像一记响雷从头顶滚过,我脑袋突然嗡地一声,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什么情况!我都不知道!”我生气地瞪着顾柯。

“我们班那个周潇潇,她跟我表白了……”顾柯偷笑,露出一排整齐的大白牙。

“周潇潇?不是你说很漂亮,是你们班班花吗?有没有搞错,她脑子进汽水啦!”我一脸难以置信。

“什么啊!那还不是我有魅力啊!”顾柯往我脑袋上弹了一下,装逼地提了提校服领子。

我说不出话来,突然觉得心里空落落的,鼻子像是灌了汽水,慢慢地酸胀。眼泪的腥咸让我第一次有了被抛弃的酸楚。

“那我呢……”我低着头,努力用正常的语气说话,害怕被顾柯发现。

“嗯?”顾柯回过头来看慢吞吞走在后面的我。

“你是不是忙着谈恋爱就不会跟我一起回家,不请我吃鸡排了?”

“那怎么会!”顾柯走过来,把胳膊搭在我肩膀上,“我也不是那种重色轻友的人啊!该吃的照吃!不过可能不能陪你回家了……况且你同学不是正好也说闲话吗!” 顾柯说得理所当然,却在我心头猛开了一枪。 我抬起头直勾勾地盯着顾柯的眼睛,他眼睛里的那个人分明是我不是吗?顾柯看见我的眼泪愣了一下,从包里抽了张纸巾给我:“我知道我很好,你也不用感动成这样嘛!”

因为我有鼻炎,冬春季节总是止不住流鼻涕,却总是忘带纸巾,所以顾柯就有了带纸巾的习惯。明明我在他心上的,他凭什么这么轻描淡写地让另一个人住进来掠夺我的地盘。

3.

后来的一整个学期我都没有跟顾柯联络,每天提醒自己带纸巾,却总是忘记,鼻涕却毫不留情,十分尴尬。那是我度过的最漫长的一个冬天。寒冷的日子一天天挨过去,天气总算慢慢暖起来。来不及欣赏春天的花,就迎来了夏天的树。

暑假,不可避免的,和顾柯一起上补习班。但我依旧决定屏蔽顾柯。

“夕夕!”顾柯推着车在后面喊我。 我头也不回地继续朝前走。

“夏临夕!”顾柯推着车冲上来,“你他妈怎么回事!”

“哦,怎么了?”我都没有看顾柯,自顾自地往前走。

“你到底怎么回事啊!”顾柯抓狂。

“什么?”我抬起头,假装疑惑。

“夏临夕!”顾柯攥着拳头抬起手来,又狠狠地放下,“你到底抽什么疯啊!”

我直直地看着顾柯,莫名地因为委屈撒起娇来:“我不喜欢,不喜欢你和周潇潇在一起!”

“什么?”

“不,不是周潇潇,是所有除我以外的女生,所有!”我朝着顾柯吼。

“夕夕……”顾柯有些不知所措。

“你还真是没有感情!”我控诉顾柯。

“夕夕,我和周潇潇分手了……我们就在一起几天……我觉得我不喜欢她,就分手了……”顾柯从包里抽出张纸巾慢慢擦掉我脸上的泪水。

“什么?”

“夏临夕,你不用担心我会喜欢别人,我喜欢你,从小就喜欢,嗯……像爱我妈一样。”顾柯挠了挠后脑勺,打了个很无厘头的比方。 我盯着顾柯的眼睛,他瞳孔里的那个人充满希望,我也是。

我和顾柯就这样没有前奏的在一起了,其实就是恢复了从前的生活。他只属于我的生活。 顾妈很热心地给我们报了海岛的夏令营,五天四夜,只属于我们两个的时光。那个夏天,我们一起在海边篝火烧烤,一起潜水,一起在沙滩上画爱心,写夏临夕爱顾柯,顾柯爱夏临夕,好像日子就这样一直到头。

我很讨厌海水的味道,因为咸咸的,像眼泪,看不透的深蓝,让人不自觉地警惕。而那日的海浪,却在往后的日子里一次次潮湿了我的夜晚。

4.

“小夕,这次的项目就由你来负责。”

会议结束,又是一个外拍任务。这次的广告短片主题是荒岛余生。又是那片海,却只有恰克。 没有人是一座孤岛,可每个人心里都有一隅,自己不愿出来,别人进不去。而我的那个角落,是一个名叫威尔逊的排球人偶。

好了,别矫情了。没有威尔逊的恰克依旧能跨越汪洋重新生活,没有顾柯的日子,我也依旧活下来了,甚至过得更好。我生硬地把自己从那个角落抽离出来。人是自私的动物,没有人爱别人会超越爱自己。

今日头条:Selina宣布与张承中分手。Selina说:“我们做夫妻真的不快乐。”就这样轻飘飘的一句,为一段婚姻判下死刑。

任何的分离都像相遇一样不需要任何理由。我努力地这样安慰自己,我们的感情是无疾而终,好让罪恶感减少一点。

“小夕姐……”范小芝敲门进来。 我抽回神,一脸镇静地翻看桌上的文件。

“小夕姐,我们晚上有聚会,你也一起吧!”

“不了,你们去吧。”我低着头,继续看文件。

“一起吧,是新来的同事的欢迎会,毕竟大家都在一起工作嘛。”范小芝像是个长辈教导我这个菜鸟应该如何在职场生存。有的时候,确实是这样。我一味地只知道做好自己,无暇顾及周围,而范小芝却总在留意别人,或许这就是为什么她活得更有趣的原因吧。

“好吧。”

吃过晚饭,有人提议去唱K,我闲来无事,就跟着去了,因为喝过酒,默默地坐在车后排。我真的是很久没有好好看看这座城市了,每天只顾着工作赚钱,明明生活在这座城市里,却一点也没有留意它已经慢慢变了模样。那个地方原来是一家麦当劳,我和顾柯周末的时候总喜欢到那里写作业,一待就是一下午。穿过高中时期每天走的林荫道,什么时候路旁的树已经换了,也没有那么多落叶,路也宽了很多,却不见了那时的情调。还有图书馆,整个外形都被翻修了,不知道还会不会用借书卡。还记得一次顾柯拿我的卡借了书很久都没有还,图书馆还打电话来叫我去交滞纳金。这里那里,整个城市都变得陌生了起来。而我所熟悉的所有,却只停留在很久以前的和顾柯相关的过去。不知道是不是酒精的原因,我突然好想好想顾柯,坐在车上,所有人都在嬉笑,我却觉得冷清得可怕。我忍不住打了个寒噤,范小芝问我怎么了。我说没事,却再也没有去唱K的兴趣。

下车,独自一人回家。我决心要好好看看这座全新的城市,更新我脑海里的记忆。这些年,我总是一个人在不停地向前走,过去的一切都不敢带过来。那么现在,我当然该欣然接受自己的选择所带来的所有改变。城市在改变,我也该改变,这不可避免,我又何必感伤。

走着走着,手机突然响起来。我接起来,对面却没有声音。

“顾柯?”我下意识地叫出来。

“过得好吗?”很久,对面传来熟悉又陌生的声音。

一瞬间,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我有太多的话想告诉他,却又觉得过去的日子什么都不值得被提及。

“还好吧……”我一字一句小心翼翼,“你呢?”

对面又是一段长时间的沉默,久到我以为他已经挂了电话。

“夏临夕,我们结婚吧。”顾柯一字一顿地说。

“什么?”我不敢相信。

“夏临夕,我们结婚吧。”话筒里的声音越来越清晰,越来越近。

“夏临夕!” 我抬起头,马路对面站着的那个人,不管他变化成什么样子,我都能一眼认出来的那个人,顾柯。我傻傻地站在原地,不知道该做什么,下意识地低下头理了理发型,然后抬起头,愣愣地看着,又迅速收回眼神。

顾柯慢慢走过来,站在我面前,我们之间的距离让我能清晰地闻到他身上还没有散去的红酒的气味。

“我……”我抬起头来,尴尬地不知道说什么。 顾柯伸手一把抱住我,什么话也不说,只是紧紧地抱着。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也不愿打破这久违的暧昧。

“我刚才想到你了,结果你真的出现了。夏临夕,我们结婚吧。”

“你做事都这么草率吗?”我甜蜜地抱怨。

“我想娶你,这件事上天都答应了。”顾柯坚定地说着每个字,更加紧地抱着我,让我差点喘不上气来。

5.

顾柯把我带回公寓,不知道这几年他都干了什么,竟然在寸土寸金的黄金地段买下了一间大公寓。

“你家……还真不错呢。”不知道为什么,我心里突然有些悲凉。

“还满意吗?我刚回国,就暂时住在这里了。我们结婚以后可以考虑在换更大的,毕竟有孩子了,会不够住。”顾柯拿着两杯巧克力出来,暧昧地笑着跟我说。

“你真的不觉得我们结婚这件事情,太草率了吗……”

“草率吗?我们难道互相还不够了解?而且我现在虽然不是什么富豪,但是总能满足你妈妈的要求,爱情也有了,钱也有了,你还想要什么?”顾柯有些不乐意。

我静静地看着顾柯,突然觉得心里发酸,无地自容,尤其是在他说爱情的时候。

“顾柯,对不起。”我忍不住哭起来。

“没什么对不起的,你别哭啊。”顾柯随手抽了两张纸巾给我擦眼泪,我却不自觉地躲开了。顾柯愣一下,收回手。

“顾柯,我妈妈她不是那样的人……她……”

“好了,你不用解释,你妈妈希望自己女儿跟对人没有错。当时我们家的情况确实是让人避之不及。我爸破产之后,他的朋友们都不敢理我们,也不止你们。”顾柯咧嘴笑了笑。

“对不起……”我不知道还能说什么来表达自己的内心。

“但是我现在有钱了啊,所以我们在一起,还有什么问题?”顾柯伸手来抱我。

“对不起……”我推开他的手。 顾柯不解地看着我。

“我都不计较过去了,现在一切条件都满足了,你还要怎样?”

“你真的不计较吗?”我静静地看着顾柯,“连我自己都过不去。我觉得自己真的太虚伪了,我说自己多爱你,最后还是会放弃你。我觉得自己真的坏透了。那你真的会不介意地跟我在一起吗?我都不敢说我爱你……”

顾柯盯着我的眼睛,很久都没有说话。

“不管你怎么想,曾经,我是真的真的很爱你,真的像爱我妈一样。可是顾柯,生活不只是爱情,会有很多东西比爱情重要。我妈希望我幸福当然没有错,她什么也没有做错,凭什么让悉心养大的女儿还没有真正地懂得生活就背负这么重的责任?我不想让你成为我的负担,也不想你因为我觉得有负担,这是生活,不是故事。我很难过当初选择跟你分手,可是我从不后悔。”

顾柯静静地听我讲话,眼睛里慢慢泛起一层雾。

“对不起。”我转身离开。

6.

独自走在夜晚的街道上,有没有落叶并不重要,来去的风会带走过去的故事。我选择把最美好的适合最美好的人封存在过去,然后做一个顶天立地的女汉子,选择和满满的pm2.5来个结结实实的拥抱。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你好啊。再见。 过了这么久,我终于打算放弃你了。 我真的坚持不下去了。 为什么我明明有男朋友,他却不能陪着我? 今...
    百木川阅读 2,757评论 29 85
  • 今天我在外面吃饭的时候,听到旁边一个小姑娘对她男朋友说:如果有一天你要是不喜欢我了,你一定要告诉我,我不会闹的,我...
    落叶知秋_a3c0阅读 1,783评论 29 51
  • 现在互相拥有还太过幼稚 等自己真正的能撑起一片天的时候 能对喜欢的人负责 而不是在空间里留言,在签名上暧昧天天聊 ...
    离星星很近耶阅读 906评论 5 31
  • 杨佳琳新换的同桌是个很帅气的少年,名字叫宁驰,脸上总是挂着和善的笑,说话也温柔,人缘也好,却喜欢独来独往,让杨佳琳...
    周花写故事阅读 1,299评论 6 129
  • 和一位朋友聊天。当说起这些年,她感慨万千,而最让她觉得感慨的莫过于她的婚姻。 在二十八岁那年,当身边的人都结婚了,...
    南方姑娘谭檬阅读 1,146评论 7 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