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场繁花入梦

第一场秋风吹起的晚上,寒冷浸透了阿盈的骨髓。小腹钝钝地痛,她想:若是因这一脚不能生育,该有多可笑?!窗外的风把昏黄灯光吹进室内,隐隐映出阿盈带泪的脸。她面上神情冷笑中带着苦涩,最后终是忍不住,眼泪大颗大颗地滴落。她想,自己的生活怎么会变成这样了呢?自己最亲近最亲近的亲人怎么会变成如此面孔呢?她其实从不问这些为什么,因为她知道答案。她只是想,终会好起来的,只要大家改变,都会好起来的。可是过程要多久呢?可不可以短一点,短一点……

阿盈已经快要忘记童年无忧无虑的感觉了。当一个人终于明白何为无忧无虑,那么他必是有太多的忧虑了。秋风阵阵,阿盈忍不住祈祷:风神啊,若你真的存在,可不可以送我入梦,送我一场繁花入梦……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