袅袅人间客,不忘滴水恩

风中的残烛
在星星的注视下
闪烁着微芒
面对无尽的黑夜
它说它找到了家
我们都曾在黑暗中寻找光芒

01

秋日的清晨,没有第一缕阳光刺破薄雾,没有温柔的风轻轻拂过面颊,只有雾蒙蒙的天空,和街道上一双双惺忪的睡眼。

街道转角的早餐店,名字颇有些意思,叫做“遇见早餐”,不知是不是这个缘故客人格外多。

小小的店前摆放着热气腾腾的笼屉,里面是诱人的早点,靠近就能感受到一股暖意袭来,吃上一口,就唤醒了身体,精力充沛地去迎接即将开始的工作。

小店内有五六张小桌,看起来虽有些拥挤,却颇为整洁。店外排着长长的队伍,排队的基本都是打包带走的,少数人会在店内寻一张桌子坐下,悠闲地来一场味蕾的享受。

店内只有一男一女在来回忙活,旁边有一个四五岁的小男孩独自摆弄着自己的小玩意儿。

这时,有位老人颤巍巍地走进来,他佝偻着身躯,身上的衣服有些脏乱。店内只剩下一张小桌子,他刚走过去坐下,就进来了一个年轻男子。

他毫不客气:“喂,老头,把这个位置让给我。”眼神中露出不屑。

老人抬起头看了看他,带着些歉意:“小伙子,对面还能坐,要不你坐对面吧?”

“你都没有点自知之明吗?身上这么脏,像个乞丐一样,坐在你对面谁吃得下去啊?”男子轻蔑一笑。

老人面露难色,立马起身站到一旁,像个孩子一样不知所措,手紧紧地揪着衣角。

男子露出满意的神情,正准备坐下,老板娘和旁边的客人看不下去了。

老板娘是个典型的四川妹子,就看不惯这一套,走到那个人面前,完全没把他当客人:“你让开,别人先来的,凭什么让你,你这样的客人恕我们招待不起,请回吧。”周围人也跟着附和指责男子的不是。

男子显然有些惊讶,生气地用食指指着老板娘:“你!你算个什么东西,老子还不乐意吃你家的呢。”

气愤地站起来,恶狠狠地盯了老人一眼,跨出一步后老板娘的声音传来,“等一下!”他暗喜,终于知道自己做错了,想要挽留我了吧。

“给我的客人道歉”,他转过身,一脸不解和震惊:“什么?你的客人!笑话,这么个糟老头子,还要我给他道歉?你脑子被驴踢了吧?”

话音刚落,周围群众七嘴八舌地说起来“该道歉啊”“就是啊”“怎么还有这样的人呢?”“一点都不懂得尊老爱幼”……

“你们……”男子不知该说些什么,逃也似的大步离开了,任凭后面的人再怎么说也不回头。

“老人家,您要来点什么?”老板娘的语气稍显温和。

“一个馒头和一碗白米粥就行,再给我拿九个馒头装好我等会带走。”

“好嘞,这就来。您先坐。”

店内不断传来收款播报的机器音,老人小心翼翼地从口袋里拿出一块折叠起来的布,布满皱褶的手慢慢地翻开,里面是一些钱币,有纸币,有硬币,但面值都不大。

他慢慢将纸币展开,一张又一张地叠在一起,硬币放在最上面,整理好后,规规矩矩地放在桌子上。

老板娘将馒头和白米粥拿给他时,他小心翼翼地把那摞小面值的钱币递给她,老板娘双手接过,礼貌地回之微笑:“谢谢您的光临。”

还当着老人的面把钱点了一遍,看见这一幕老人顿时身心舒畅,乐呵呵地吃着馒头喝着白粥。

在老人吃的过程中,周围的客人开始悄悄讨论猜测老人的生活,还商量着等会多给老人买点其他东西。这些话却像刀子一样刺进他的心里,不禁皱起眉头,眼神中闪过落寞,现在他只想赶快逃离。

他吃完后,有人拿出一箱刚到旁边超市买的牛奶,有人拿出一袋面包想要塞给他,还一边安慰他一边询问他生活近况,住在哪。

虽是些温柔的话,却像雪一般,一边美丽,一边带来寒凉。

他不停地挥着手,不知该如何措辞,嘴里不住地说着:“不用不用,你们留着慢慢吃,我够了,够了,我有吃的。”

在一堆人的包围圈中,他感到难为情。

老板娘见状,高声说道:“店内狭小,请大家不要围在一起啊,挡住其他客人的路了。”

围着的人散开一些,他抓住机会,抬起脚就赶紧往外走。

见状,人们也明白他是铁了心不肯收,只得呆呆地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街道的转角处。

街道上人来人往,每个人都有自己喜乐悲伤,其实大多数时候,我们只活在自己的世界里。

02

时光从来不回头,那家叫做“遇见早餐”的早餐店几年后也不见踪影,又出现了新的早餐店,在寒冬的清晨带给人温暖。

清晨的时光,一如既往地吵闹繁杂,尤其是超市菜市场这些地方。

一位中年妇女,推着购物车在收银处排着队,旁边跟着一个六七岁的小男孩,他紧紧地拉着妇女的衣角,在一旁独自沉默着。

妇女看着长长的队伍,时而捂着肚子,时而看向前面,时而向周围张望。

过了一会,队伍仍旧没怎么动,她俯下身,对孩子轻声说:“可乐,你在这看着购物车好不好?妈妈去趟厕所,一会就回来。”

男孩乖巧地点点头。

妇女走出队伍,径直朝着超市图标上厕所的方向走去。

许是早上人实在太多,厕所里也挤满了人,她不得已,捂着肚子排在队伍最末尾。

她从厕所出来时,才开始担心起可乐来。自己居然把一个六七岁的孩子留在陌生的地方那么久,她快步走过去。

还未走到收银台的地方,就听有小孩哭着大叫:“妈妈~”

母亲对于自己孩子的声音是异常敏感的,她听出了是可乐的声音,从零食货架那边传来,再顾不得什么,赶紧向那边跑过去。

她隐约看见一个男子抱着可乐消失在货架处,零食货架这边地形复杂,为了吸引孩子们的目光,还有各种各样的小玩意减慢了她的速度。

这家超市她常来,她猜测那人应该抱着可乐从后门出去了,于是她边跑边喊:“有人贩子,大家赶紧拦住他。”声音里透露着一个母亲的恐惧与紧张。

她终于来到超市后门,刚好看见那男子抱着可乐的背影背影消失在拐角处。

来不及停下歇息,她用尽全身力气奋力向前跑去,边跑边喊:“我的孩子被人贩子抱走了,大家帮帮忙,拦住他。”声音断断续续地传来。

群众们都很热心,有人问:“跑哪去了?”

她指着前面:“巷子,那个巷子里去了。”喘着粗气。

有好心的路人朝着巷子的方向跑去,等她跑进巷子时,看着巷子里小小的道路旁各种小店门口摆放杂碎的物件到处都是,就像她此时心底的一团乱麻,若是人贩子把可乐带到这些小店里面去了,这可怎么找啊,她不敢再想了。

她的意志支撑着她一直向前,快到小巷子的尽头时,她看见一个小男孩现在那,那不正是自己的孩子可乐吗?,她双眼放光,顾不得疲惫的身体,冲过去就抱紧了孩子。

“可乐,你吓死妈妈了。”她的声音有些颤抖。

男孩哭着喊:“妈妈,我好害怕。”

“别怕了,妈妈在,别怕别怕。”她轻轻地摸着他的头。

终于从恐惧中回过神来的她才得以观察周围的情况。

一个乞丐状的老人拿着木棍坐在一旁,一个男子倒在地上,脑袋上还在流血,周围逐渐聚集了越来越多的人。

有人报了警,有人慌乱地打120。

救护车拉走了男子,警车带走了老人。

男子在医院住了两个星期,已经没什么大碍了。

他找来律师,将老人告上了法庭,妇女全力争取,想证实男子先绑架自己儿子在先,却因证据不足无法影响到判决结果。最终老人以故意伤人罪被判了一年有期徒刑。

他微笑着说:“你不必介怀,我只为报恩。”

她问:“我于您何曾有恩?反倒是您有恩于我,待您出狱,我愿给您养老。”

“不必了,几年前我去一家早餐店买馒头,有人骂我,有人施舍,只有你尊重了我,这就是莫大的恩情。”老人摆摆手,继续说道:

“你给了我足够的尊重,让我觉得我也是一个正常的人,哪怕只有那么短暂的瞬间,却能安慰我的余生。何况只是在监狱呆一年而已,反倒乐得自在呢。”

“恩我已还完,咱们各不相欠,你走吧。”

她看着老人,敬佩快要从眼里溢出来,最后只说了一句:“谢谢您。”

老人满脸笑意,坚定地走向了监狱。

是毁灭亦是新生

图/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