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也不一定以身相许

      上世纪四十年代,冯贵出生在大巴山深处的冯家坡。

      解放后,冯贵没有进学堂念书,白天帮家里放牛,晚上提着小马灯,带上小板凳上夜校扫盲。原本没有什么恶习的冯贵,经过三年困难时期后,学会了顺手牵手,偷鸡摸狗。“文化大革命”时期,青黄不接的季节,哪家没有吃的就去给亲戚朋友借,实在是借不出来就偷,饿肚子的家庭盛行,偷盗的就更盛行。冯贵只要见到生产队的粮食有个半熟就开始往家里偷。后来,生产队加强了对七八分熟粮食的田间管理,组织专人白天晚上看管,他那双扒手就暂时收敛了起来。说来也怪,冯贵从不偷社员的一草一木,还经常用偷来的粮食接济邻居无儿无女的张奶奶。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大巴山区的生产队修了独立独院的保管室,保管室是整个生产队最集中的各种粮食,种子,化肥和农药等农业生产物资的保管所在地。每年的五六七八月份是生产队收粮、晒粮的时候。粮食保管员组织晒粮队把最好的粮食挑出来晒干,一部分交公粮,一部分留作来年的种子,还有一部分留作储备粮,剩下质量差的粮食按基本口粮和工分分粮的比例分给农户。那时粮食产量低,十家就有九家分的粮食吃不上一年,生产队保管室的储备粮就是保障人民群众生命的救命粮。为了更好的保管粮食,生产队的队委会就安排两户社员一组去保管室守夜。大集体时代,当家的社员一到晚上都要搞家庭副业,多少时候保管室守夜的活儿就落在大一点的孩子身上。

      七十年代,我们的国家和人民都相当困难,农村里全靠大人挣工分生产队分点粮食和在自留地头种些瓜瓜菜菜过日子。那个年代物资非常匮乏,不管什么都要凭票供应。扯布要布票,买粮要粮票,买肉要肉票,有票没钱,有钱没票都是不行的。农村的农民只有布票和煤油票,没有粮票和肉票这些食品票的。因为粮食、肉都是农民生产的,只有非农也叫吃国库粮的人才有权得到农民生产的一些票据。

      冯贵家庭遭到些变故,借不到粮买不到米,已有两个子女的冯贵就想到偷保管室的粮食。一个人干不下来就找家人帮忙,几次“小打小闹”得逞后,越来越胆大的冯贵找来远房兄弟冯中和近处的几个“大力士”组建了一个盗窃团伙。随着周边保管室陆陆绪绪的被盗,引起了大队和公社的高度重视,一个由派出所民警牵头,生产队基干民兵实施抓贼的小组成立。抓贼小组白天参加生产队劳动,晚上悄悄地潜伏在保管室周围。 一个冬天的后半夜,冯贵一伙偷保管室的毛贼出动了,当他们刚偷出粮食的那一刹那被藏在暗处的民兵人赃俱获。天仓已满的一伙偷粮大盗锒铛入狱。主犯冯贵判处有期徒刑10 年,冯中3 年,其余的判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

      冯贵、冯中在同一个农场劳动改造,冯中三年服刑期满出狱了。冯贵千叮嘱万嘱咐冯中要多帮助他的家庭,要多写信告诉他的家庭情况。就在冯中出狱的第二年,老婆跟冯贵解出了婚姻关系。离婚后冯贵少了一份对妻子的思念,却多了一份对儿女的牵挂。他在农场积极上进,好好改造,一心想早点走出监狱,回归家庭照顾儿女。

      在冯贵劳动改造的第五年,一个夏天的上午,冯贵带着一班人在一条大河边上劳动。临近午饭时,他看到大河上游有洪水突然来袭,就在同时,一个急匆匆过河的半大女孩子被洪水冲倒喊救命。不怎么会游泳的冯贵来不及多想,扔掉干活的锄头,边跑边脱掉衣服,奋不顾身跳入湍急的河水中。游到女子身边刚刚将她拽住的时候,一个波浪把她们双双推走,冯贵一只手死死拽住孩子的手,单臂划水使劲往岸边游,大水还是把她们冲走了几百米,幸好又一个波浪把她们推到离岸边不远的一棵麻柳树旁。冯贵一手抓住倒掉在水里的树枝,一手攥住孩子的手吃力的朝树干移动。当冯贵抓住树干上的大枝丫时暂时停了下来,才看到雨是越下越大,已经是平河两岸的大水了。就在这生死两忙忙之际,被急时赶到的狱友们把冯贵和小姑娘救上岸送进了公社卫医院。

      医院通过检查,冯贵身上有多处擦伤,女孩子溺水后肚子喝了很多水,身体并无大碍。医生通过询问姑娘得知,她叫小方,今年15岁,住在农场上面的山顶上。小方出院的第二天,父母提着鸡蛋和挂面领着小方来到了劳改农场,她们找到了农场领导,提出要当面致谢冯贵。管教干事把犯人集合起来,冯贵戴上大红花站在主席台上,农场通报了冯贵见义勇为的精神记特等功一次。表彰大会结束,小方一家人跪下给冯贵磕头感谢他的救命之恩!冯贵说:“遇到人命关天的大事,只要有点良心的人都会去营救的,我一个劳动改造的犯人做这么点小事不值得道谢。”小方父亲当着管教干事的面说:“冯贵,你是我女儿的救命恩人,没有你就没有现在的她,我们全家人决定,为了报答你的救命之恩,等你出狱之后小方就嫁给你。”冯贵说:“这是万万使不得的,小方跟我儿子的年龄差不多大小,这不害了她吗?再说我以后不会再结婚了的。”小方接着说:“这是我自己愿意的。”最后农场领导说:“感恩不一定要以身相许,再说小方现在还是个孩子,她的婚姻待她成年了自已作主”。

      后来,小方一家人多次到农场探望冯贵,农场都破例通知冯贵会见小方家人。冯贵却以各种理由推辞,越是推辞小方一家人来探监的次数越多。冯贵觉得当初好心救了她们女儿的命,一家人竟要女儿以身相许,好像甩都甩不掉。如果真的跟那么小的女孩子结了婚,别人都会说我是劳改犯老流氓,怎么能避得开世俗的眼光,别人的指指点点,又怎么能让他们闭嘴?如果小方同意给我儿子开亲结婚就交往下去,不同意的话就坚决断绝来往。

      冯贵自从与妻子离婚三四年来,写给儿子的信石沉大海,给冯中去的信三四年来也不见回音。冯贵觉得冯中变了,就出狱那一年写过两封信,信中还说对他的家庭多有照顾。如今怎么了?你不写信告诉我家庭情况,指导儿女写一封信也好,四年多了对家庭情况一无所知的冯贵,每当想起一双儿女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在最后几年的服刑其间,冯贵时常深刻悔罪,立功赎罪,争取早日和家人团聚。由于在狱中表现突出冯贵被提前2 年释放出狱。

      冯贵出狱那天,办完各种手续后太阳都快要落山了。他想到农场到县城有几十公山里,县城到家里还要翻山越岭,没有公路不通汽车,天都快黑了,怎么能回家啊!冯贵央求农场领导留他再住一晚上,天亮后再往家里走。管教干事说,没有这个规定,办完出狱手续后必须离开。冯贵只有硬着头皮朝监狱大门走去,当安保人员推开大门的时候,冯贵第一眼就看到小方一家人坐在冰冷的台阶上等他出狱。看到冯贵出来了,她们立即起身迎了上去,一家人把冯贵接到山顶上的家里。小方的哥哥嫂嫂以及左邻右舍的邻居们都来看英雄感谢英雄,村里人没有把他当劳改释放犯,把他当成上等客人对待,又是给烟,又是给茶。第二天冯贵一大清早就起床告辞,受到了小方家人的再三挽留。一大家人坐在一起,小方父亲说:“冯贵,你也出狱了,小方也到了法定结婚年龄,你回去选择个良辰吉日你们把婚结了。”冯贵说:“不行。我的年龄比小方大20岁,还是一个劳改释放犯,我儿子跟她年龄上下,我回去把儿子带过来,如果孩子们都没有意见的话,希望小方成为我的儿媳,我一辈子把她当成闺女。”一家人都同意了冯贵的安排。

      冯贵回到空荡荡的家里,在邻居家打听到,妻子带着一双儿女嫁给了冯中。冯贵找到了前妻和冯中,要求两个孩子回到自己身边生活,前妻同意却遭到孩子们的拒绝。儿子读书时,同学们都说劳改犯的儿子永远是劳改犯,冯贵的儿子小学没毕业就辍学了,后来儿子报名参军政审过不了,就一直把父亲记恨在心,冯贵找儿子谈开亲的事也被儿子拒绝,儿子说:“我就是打一辈子光棍儿,也不会要你给我找的女人”。

      冯贵去公安部门重新上了户口后,分到了包产田地,日子安顿下来。他想到应该去小方家一趟,亲口告诉她们,希望她们给小方另寻良人。小方父母得知情况后说:“女人过日子和谁不是过,跟救命恩人过是最好的选择。”小方遵从了“父母之命”,去生产队和大队里很容易就开出了扯结婚证的介绍信,在公社办理结婚证却犯了难。虽才过了不惑之年的冯贵看上去像个五六十岁的老头,领着20岁的小方在双方户口所在地的公社不但没扯到结婚证,还让工作人员一次又一次的挖苦,说冯贵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后来,工作人员将冯贵的情况报告了区公所,在区公所调查了解情况后发给了冯贵、小方结婚证书。小方在没有婚礼,没有亲朋好友和父母的祝福,顶着唾沫星子都能淹死人的压力跟冯贵生活在一起。老夫少妻相处很多时候观点不一样、性格也不互补,好在冯贵能吃苦耐劳。小方经常想到冯贵是救命恩人又是丈夫,她不想刻意要改变他,而是努力去接收他的一切。

      结婚的第二年,小方给冯贵生了一个女儿,冯贵老来得女再次做了父亲,欣喜若狂,乐不可支。女儿的到来,让原本就贫困的家庭,更是雪上加霜,冯贵不得不跟随“川军”北上打工。没有技术,没有文化的他找工作是东也不成西也不就,一个多月下来找不到活干,着急忙慌的冯贵最后在砖厂找到了一份苦力活,他不怕苦不怕累,一年到头挣的钱勉勉强强够家里开支和缴纳提留税费,他就心满意足了。

      小方在家里带女儿,靠跟村里的留守男人换工耕种一亩三分地。久而久之那些长舌的人说出了闲话,一传日,十传百,传进了冯贵的耳朵里。冯中,又是冯中,在外打工的冯贵虽然嘴上不说,但心里的小情续早就已经风起云涌了,他的心很小,小的已经装不下冯中了。每当想到他冯贵就恨得咬牙切齿。“冯中啊冯中,我是那么的相信你,把你当成最好的兄弟,以为我们可以做永远的朋友,永远的兄弟。虽不知永远究竟有多远。可笑的是,这才几年的时间,你一次又一次的欺负我”。

      北方的冬天比南方来得早了一些,刚进霜降就打霜下雪了,砖厂水匹儿班组的农民工就只有打道回府了。冯贵回来后,冯中还是隔三差五去她们家,两家人的关系看起来非常亲密,就像是一家人一样。小年期间,冯中请冯贵一家人去他们家团年吃火锅。这是冯贵自劳改回家跟儿女们的第一次团年,席间冯贵高兴的给儿子、女儿夹菜,跟冯中推杯换盏把酒言欢,两家人开开心心团完年。孩子们都离席而去的时候,冯中提议给火锅加汤加菜,哥俩继续喝酒不醉不休。冯贵没推辞,兄弟俩又坐下来喝酒划拳吞云吐雾。在劝酒的过程中,冯贵觉得冯中话不投机半句多,端起滚烫的火锅锅底泼向冯中面部。导致冯中双眼永久性失明的重度残疾,冯贵因犯故意伤害罪“二进”宫。

      认识小方的人都劝她趁机把婚姻关系解除,找个好人家嫁了。她没有改变初心,不离不弃的照顾幼女,用瘦小的身躯给冯贵扛起一个家。不到30岁的小方,她脸上早就没有了年轻女人的笑容和幸福,取而代之的是中年妇女才有的憔悴和沧桑。10 年来,有些事只能一个人做,有些关只能一个人过,有些路只能一个人走,为了女儿她咬着牙都坚持下来。女儿渐渐长大,还是知道母亲是为了感恩才嫁给一个叔叔辈的男人——她的劳改犯父亲。她同情妈妈,但也看不起妈妈,甚至怨恨妈妈把她带到这个家庭来。经常问妈妈:“感恩为什么一定要以身相许?”同样的问题被无数人问过,小方常常也扪心自问过。

      如今,小方的女儿既要照顾年过花甲患有抑郁症的母亲,还要照顾那半身不遂坐了将近一辈子牢的父亲。基层组织了解到她们家生活困难,把小方和冯贵纳入农村居民最低生活保障。冯贵说:“还是社会主义好!一个劳改释放犯还给他吃低保”。小方的病情是越来越严重,不认识女儿,也不认识救她一命的老公冯贵。

      做事,要知道善良,做人,要知道感恩。感恩,是一种生活态度,是一种优秀品质,是做人的道德底线。但是,感恩是感恩,感情是感情,爱情是爱情,三者不是一个东西啊,感恩的人可以通过别的方式来感谢报答恩人,感恩也不一定以身相许,感恩和感情是两码事!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或内容合作请联系作者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作者。
  • 序言:七十年代末,一起剥皮案震惊了整个滨河市,随后出现的几起案子,更是在滨河造成了极大的恐慌,老刑警刘岩,带你破解...
    沈念sama阅读 156,907评论 4 360
  • 序言:滨河连续发生了三起死亡事件,死亡现场离奇诡异,居然都是意外死亡,警方通过查阅死者的电脑和手机,发现死者居然都...
    沈念sama阅读 66,546评论 1 289
  • 文/潘晓璐 我一进店门,熙熙楼的掌柜王于贵愁眉苦脸地迎上来,“玉大人,你说我怎么就摊上这事。” “怎么了?”我有些...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106,705评论 0 238
  • 文/不坏的土叔 我叫张陵,是天一观的道长。 经常有香客问我,道长,这世上最难降的妖魔是什么? 我笑而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43,624评论 0 203
  • 正文 为了忘掉前任,我火速办了婚礼,结果婚礼上,老公的妹妹穿的比我还像新娘。我一直安慰自己,他们只是感情好,可当我...
    茶点故事阅读 51,940评论 3 285
  • 文/花漫 我一把揭开白布。 她就那样静静地躺着,像睡着了一般。 火红的嫁衣衬着肌肤如雪。 梳的纹丝不乱的头发上,一...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40,371评论 1 210
  • 那天,我揣着相机与录音,去河边找鬼。 笑死,一个胖子当着我的面吹牛,可吹牛的内容都是我干的。 我是一名探鬼主播,决...
    沈念sama阅读 31,672评论 2 310
  • 文/苍兰香墨 我猛地睁开眼,长吁一口气:“原来是场噩梦啊……” “哼!你这毒妇竟也来了?” 一声冷哼从身侧响起,我...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30,396评论 0 195
  • 序言:老挝万荣一对情侣失踪,失踪者是张志新(化名)和其女友刘颖,没想到半个月后,有当地人在树林里发现了一具尸体,经...
    沈念sama阅读 34,069评论 1 238
  • 正文 独居荒郊野岭守林人离奇死亡,尸身上长有42处带血的脓包…… 初始之章·张勋 以下内容为张勋视角 年9月15日...
    茶点故事阅读 30,350评论 2 242
  • 正文 我和宋清朗相恋三年,在试婚纱的时候发现自己被绿了。 大学时的朋友给我发了我未婚夫和他白月光在一起吃饭的照片。...
    茶点故事阅读 31,876评论 1 256
  • 序言:一个原本活蹦乱跳的男人离奇死亡,死状恐怖,灵堂内的尸体忽然破棺而出,到底是诈尸还是另有隐情,我是刑警宁泽,带...
    沈念sama阅读 28,243评论 2 251
  • 正文 年R本政府宣布,位于F岛的核电站,受9级特大地震影响,放射性物质发生泄漏。R本人自食恶果不足惜,却给世界环境...
    茶点故事阅读 32,847评论 3 231
  • 文/蒙蒙 一、第九天 我趴在偏房一处隐蔽的房顶上张望。 院中可真热闹,春花似锦、人声如沸。这庄子的主人今日做“春日...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6,004评论 0 8
  • 文/苍兰香墨 我抬头看了看天上的太阳。三九已至,却和暖如春,着一层夹袄步出监牢的瞬间,已是汗流浃背。 一阵脚步声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6,755评论 0 192
  • 我被黑心中介骗来泰国打工, 没想到刚下飞机就差点儿被人妖公主榨干…… 1. 我叫王不留,地道东北人。 一个月前我还...
    沈念sama阅读 35,378评论 2 269
  • 正文 我出身青楼,却偏偏与公主长得像,于是被迫代替她去往敌国和亲。 传闻我的和亲对象是个残疾皇子,可洞房花烛夜当晚...
    茶点故事阅读 35,266评论 2 259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