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场》里的戏中戏,数这个人的表演境界最高

(一)

《猎场》为什么好看?

原因很多,这里只说一点:剧里有很多精彩的戏中戏。

已嫁人并怀孕的台湾女子蔡婉妤,为了让昔日恋人赵见蜓彻底死心,开始新的人生,策划了一场自己的死亡。

她的死亡是一场表演,让我联想到剧中很多戏中戏。

这些戏中戏的主演们,表演境界是有高下之分的。

(二)

第一种境界:假戏真做真也成假

主演:米娜。

三十六计之美人计:兵强者,攻其将;将智者,伐其情。将弱兵颓,其势自萎。

首次单独见面,陈修风就打趣米娜,说袁昆派你来使美人计呢吧?

说得米娜一惊。

她假装不知道陈修风拒绝了袁昆,用逼真的表演骗过了陈修风。

米娜从假戏做起,起初完全是袁昆行使美人计的工具。

沦为工具也就罢了,当枪使就当枪使吧,助纣为虐虽然缺德,至少落个实惠,博个上位,虽然一旦曝光,污点难以洗清,至少不会自责,这是灵魂缺席的必然结果,精神上倒是不会特别痛苦。

可怜米娜弄假成真,假戏真做,付出了色相的同时,也投入了感情。

色相毕竟是外物,属于刺激感官的商品范畴,可是感情来自心灵,如何可以消费?

因为感情受到伤害,米娜在内心的痛苦中挣扎,这场表演可谓彻底失败。

她的表演,属于最下乘境界,结果人财两空——陈修风不信她是真爱,袁昆的钱她更不敢拿。

世上什么人最可怜?内心纠结的人。

米娜虽是学表演出身,但由于道德上的沦陷,她的表演境界落入下乘。

第二种境界:三分真爱七分利用

主演:贾衣玫。

当郑秋冬得知贾衣玫要离开德仁时,林拜深入分析了这个“一心寻求发展的打工妹”的策略——她跟郑秋冬好,很难说是出于感情还是为了生存。

不妨回顾一下贾衣玫俘获郑秋冬的过程。

那场由她自导自演的办公室恋情开端好戏,无论是性感的着装打扮,还是暧昧的挑逗音乐,无不是直奔郑秋冬暂时空虚的内心而去。

利用这场恋情,贾衣玫成功地从女下属上位副董事长

下一步,她就要跳槽唯品会。

的确如林拜所言,她把郑秋冬当做向上攀登的台阶。

也的确如罗伊人所判断,她与郑秋冬“不合适”。

她的真情只有三分,他的投入大概也只有三分,两人虽然旗鼓相当,却远不够刻骨铭心,怎么会合适呢?

贾衣玫也是表演科班出身,但可惜一技之长只用于玩弄心机,表演境界离下乘不远。

第三种境界:为爱出马挑战自我

主演:罗伊人

为接近曲闽京,郑秋冬编导了一场装病的戏,由罗伊人担纲主演。

罗伊人不像米娜和贾衣玫有表演专业训练垫底,但她不缺少表演天赋,加之做过传媒公司老总,耳濡目染了表演的奥秘,配合郑秋冬还算不辱使命。

但这毕竟是在作假,罗伊人还是非常紧张。

对于毫无专业表演经验的罗伊人而言,这是一场自我挑战。

出于对郑秋冬的那份深藏心底的感情,罗伊人毅然应战。

当然,最后她战胜了自己。

动机是好的,手段不算过火,效果基本到位,这场表演虽然异想天开,但是最后修成了正果,皆大欢喜。

罗伊人的表演有欺骗的成分,但一身正气的她,后来并未造成曲闽京的反感,反而信任她,因她的解释工作而改变了对郑秋冬的看法。

罗伊人的表演,因其有益无害,属于上乘境界。

第四种境界:爱到深处宠辱两忘

陈修风与葵黄的爱情神话,仿佛传说般遥不可及。

其实,真正的爱情必然如此——对方的感受永远是第一位的。

当陈修风得知葵黄没有生育能力,他首先想到的,就是如何不使她为此感到痛苦。

他选择了善意的谎言。

如果是他没有生育能力,那么,一切压力就由自己承担,作为丈夫,难道不该如此吗?

他做得很小心,假装真的是自己有问题。

他的表演很真实,因为他没有用演技,而是用爱。

可惜,还是被她知道了真相。

意外的是,她反而因此感受到他的深沉厚重的爱,这是无比幸福的感受。

陈修风的表演驱动力来自心灵的纯净,达到了无技巧是最高技巧的境界,这是表演的最高境界。

电视剧《猎场》里的女神、女人和女妖精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