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燃的火星

接近四点,外面的雨点跳得正欢,我从睡梦中惊醒,后背一身冷汗,下床趿着粉红色拖鞋去上厕所,再给自己倒杯温水,灌下两片胶囊。

每个午后都几乎这样过来,脑子里没有装着日常生活以外的其他事情,偶尔给自己发点作业,限时完成,紧迫感交织出来的成就,虽然不见得入眼,但好歹也算是完成了量,感觉蛮好的,不是一事无成。

我一直重视时间观念,一直将自己禁锢在一个范围之内,不容许有太多误差,小时候早起上课,匆忙地吃完早点,以前预备铃响,总觉得踩点进教室不好,到现在反而对自己的时间要求不甚严格,甚至越来越有拖延的趋势。

或许是长久以来的压抑,导致现在想放开胆子生活。

前些天看了一个短视频,大抵是说,现在二十多岁允许自己浑浑噩噩,以后三十多岁,四十多岁就会不断回顾,我二十多岁的时候正在做什么,因而错失了机会,放弃了前进。

我一直排斥找工作,除了没能让自己的内心安定下来,不能确定自己能够安稳在这座城市之外,还有一个界限模糊的影子,因为这种不确定,我还将自己放逐于寻常线路之外。

当自由职业者的愿望可以让我在某些时候忘却所有压力,将自己的灵魂安放在颓然的情绪里,不到该奋起的程度,就不出来。

为什么喜欢看美食纪录片呢?大抵是看到美好的事物,没有对事件信息的了解,不用考虑人际关系的复杂程度,只专注在接触食物的手背白不白净,食物的颜色,调料的多少,进而衍生出对味道的想象,痛痛快快地给自己描绘明天的菜单,直到整理出一条待选择的列表。

实在馋了上街去一家人潮汹涌的小店,看似随意选择但都是寻常经验累积出的最合适的食材,抽出串着茄子肉丸鸡翅韭菜的签子,递给师傅,熟练地掏出黄色棉布袋里的手机,扫码,付款,看签子在带着白色厚手套的手心里翻转,中途涂上蜂蜜,最后撒上孜然,辣椒粉。

抑或是对汤汤水水有执念,去另外一家,往篮子里丢食材,让店家一股脑丢进滚烫的高汤里,炸豆腐翻着肚皮膨胀起来,空心菜泛着青翠的绿色,还有方便面是必不可少的,这个时候就别管卡路里了吧,吃才是王道。

提着鼓鼓囊囊的袋子,不用靠近都知道汤水热气喧腾,自动避免身体任何部位与塑料袋的直接接触。当然,还要捻上一只透明的装着掰成几块的油条。

二十三岁的女孩该怎么过人生是没有标准的,追求每日充实,短时间高效学习各种职场礼仪,学会精英的思维方式,不浪费时间,时刻计算吃了这口米饭要去健身房跳多少格子,这是一种活法。

但也可以先不顾虑体重秤上的数字,先顾好眼前的心情,想鲜活麻辣就去吃个田鸡煲,想养好精气神就先睡到九点半,只要完成相应的任务,其他职业以外的时间和生活方式由我来安排,不管是作为学生,孩子,还是作为一个上班族。

我们是厨灶里面的那一度曾经大肆燃烧随后逐渐沉寂的火星,只需要一点引信,我们又可以活起来。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有一弟兄去河边洗衣服,看到一老太太卡在石头上起不来,就上去拉了一把。老太太连连称赞“小伙子,真好!” 两天后,弟兄...
    生命泉溪阅读 63评论 0 0
  • 1.首先初始化一个scope chain 空间,创建fn空间。 2.创建variable 3.首先function...
    liqieoe阅读 104评论 0 0
  • 购买方式见主图。
    e7c2c77b37ce阅读 20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