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

老林是市局的一科之长,职权不大,来头却不小。他的老泰山在退休之前是某局的一个副局长,推荐了不少人,老林自然也在其中。老泰山做官一生,只总结了两个字作为全部精华,那就是“推荐”。怎么说的呢?如果你想升上某个职位,那么你得求人推荐;如果你想得到某些好处,那么你得接受别人的推荐;再如果你想退休之后还能举足轻重,那么你必须要推荐几个心腹之人。做官的过程也即是推荐的过程,你推荐的越多,这官也就做的越安稳、越顺畅。老林深深折服于老泰山的为官之道,甚至打算作为家传之宝传给子孙后代。

有了岳父大人的推荐,再加上自个的悟性,老林总委屈的觉得自己的官做的小了。怎么着也得是个副局长吧?老林想着要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不仅要弘扬岳父大人的为官之道,而且还要光大自家的门楣,推荐所需的费用没少往领导家送,可怎么也升不上去,就好像屁股粘上了一层强力胶,总是妨碍他离地飞升了。后来他才咂摸出一丝意味来,原来新上任的副局长、科长也都是大人物推荐的。他的推荐人与那些角色比起来可真就是小巫见大巫了。他有些生气,更多的则是不甘。宦海沉浮多年,凭什么自己得不到大人物的推荐,而那些乳臭未干的毛头小子却像坐上了火箭般往上窜呢?这让他实在想不通。也许岳父的为官之道还不够炉火纯青?抑或是自己还没有学到精华之所在?

想不通就喝酒吧。跟局长和几个科长喝了一晚上的闷酒,还是没喝出来个味道。曲尽人散,一直酒量不浅的老林却早早地醉倒了,在科室小张的搀扶下他才回到了家。他本来没想要留小张叙茶的,却被他提供的一条小道消息解去了一半的酒精。小张颇为神秘地说:“听说市中明年要搞一个尖子班,配备最好的师资,不少家长已经托了关系推荐自家小孩呢。”听到“推荐”这个词,老林的酒算是彻底的醒了。他以前根本没把这个小张收在眼里,现在却觉得这个年轻人有些深藏不露了。原来自己一直秘而不宣的推荐之道小张也深谙呢!不过现在最要紧的是孩子的前途问题,不能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现在就要给他推荐推荐。他开始有些后悔之前对小张态度不是很好,因为在他送走小张以后,他开始觉察到自己绝不是最先得知这个消息的人,甚至有可能是最后一个。不过,老林也并不担心,躺在真皮沙发里的他嘴里兀自喃喃自语:“局长今晚刚喝了我的好酒,怎么着也得帮我儿子推荐推荐。”落地窗忘了关。微凉的晚风吹在他白皙肥硕的脸上,竟像抹了一层胭脂,红红的又仿佛一团流霞。

翌日清晨,老林一到办公室便去找局长。他也没有绕弯子,开门见山陈述了自己的来意。令他没有想到的是,局长这次犯了难。原本他寻思局长的孙子正好也是明年升初中,到时候俩孩子一块推荐就得了。没想到事情出现了不可预知的变化,这个变化的主因还是来自小张。原来局长早就从小张那里得知了消息,并且当天就去找到了校长,事情也落实了。可是,找校长的人实在是太多,局长也不是很肯定就能把自己的孙子推荐上。这下老林是彻底没了希望,只能心里暗暗咒骂小张的狡猾和势利。

看来自己小孩想要进尖子班已是件不可能的事情,他满脸失望地从局长办公室走了出来,脸色苍白,昨夜的红霞早已变成了棉花。

晚上回到家,又是大喝了一场闷酒。看着儿子一边吧唧着嘴用力啃着鸡腿,一边目不转睛地点着游戏机,老林又是一声长叹。

红晕初上,老林已是醉的不省人事,呼呼大睡了。

就这样过了好些日子,老林本来已渐渐淡忘这件事情,还用那句“儿孙自有儿孙福”的老话来安慰自己。这几日,他却发现小张和前些日子大不相同。前些日子,小张总是一副兴高采烈的样子,就好像中了五百万头奖似的;最近几天却是蔫头耷脑的,仿佛丢了魂儿,话也不多说。老林这边正纳闷呢,那边听见几位科长闲聊才明白,原来市中校长正巧是小张的姑父,怪不得小张知道这些情报。前几天,他的姑父已经连同教育局的几个领导一起被纪委带走调查了,听说到现在还没放出来,而所谓的尖子班也撤销不办了。听到这里老林不知是该高兴还是沮丧,说实在的,就算小张不厚道,他也高兴不起来,总觉得有些兔死狐悲的意味。当他听到局长从办公室里传来的怒骂声的时候,便知确实是应该沮丧的了。

“以后谁他娘的再来找我推荐这推荐那的,我就推荐他去蹲号子!”

“原来局长也是同道中人啊!”老林呆呆地看着局长办公室的门,也顾不上瞧一眼从里面神色慌张的跑出来的小张,在心里喟然叹道,“看来以后推荐不好使了啊。”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