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确定因子:尚未揭示的未来…

科幻文学(Sci-fi)就是一个未来之镜,通过作者的想象,折射当下我们自身的处境。科幻文学所描绘的未来可能并不会发生,但对未来可能发生的悲剧我们就有了免疫,这就是科幻文学存在的目的。

玛丽·雪莱的科学怪人《弗兰肯斯坦》作为第一部科幻小说,表达的是19世纪初年,对于人类理性的恐惧,宗教已经在科学中退去,化学已经摆脱了炼金术,医学也开始不再相信灵魂存在,当人类掌握了原本属于上帝的造人能力后,科学会带给我们什么,玛丽·雪莱通过《科学怪人》给了我们回答。

在这个世纪,我们破解了自己和其他生物的基因组,进一步掌握了“创造生命”的关键技术,那么这个时代的“科学怪人”会不会把我们带向毁灭?在末日之后,我们能否建立一个更为理想的社会?


《不确定因子》封面


谢奇科幻巨著《不确定因子》现已由巴塞罗那伯爵出版社发行。该书讲述的是一次恐怖袭击、一场冷血猎杀、一环套一环的惊天阴谋,会提前葬送埃尔德行星上已经面临末世的人类吗……

站在科技应用顶点的权力寡头集团,一边握着科学技术的绝对理性,一边还死死抓住权贵资本主义不肯放手。

在大多数人类并不知情的情形下,一群在现实世界已无立足之地的人揭竿而起,成为了末世权贵眼中的不确定因子。

他们是手无寸铁的少女、被雇主抛弃的士兵、遭受种族清洗的部落,一场迄今为止最为严酷的纷争已经在酝酿中……

作者谢奇,是一位出生于上海的理工男,2001年他从上海交通大学自主退学赴德国学习。2009年毕业于德国柏林工业大学城市与区域规划学院,曾在德国柏林、上海从事过城市规划、交通政策咨询等工作。

自2015年起定居德国下萨克森州汉诺威市,成为自由职业者。除了专业论文,他还翻译国外的专业文献等,业余时间的他是个科幻小说迷。《不确定因子》是他第一次尝试的长篇科幻小说。

最初拿起这部书稿时,让伯爵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被相当多人推崇的日本动漫《攻壳机动队》,这部创作于上世纪80、90年代的漫画,反思了科技理性,充满了哲学思考,叩问了人在肉体(Shell)与灵魂(ghost)的问题,并预言了在电子的海洋中诞生的自我意识,能否与在混沌的“原始汤”中诞生的人类意识,平起平坐。


《攻壳机动队》电影版封面


作者也承认,这部《不确定因子》也有《攻壳机动队》的影响。但却是一部另辟蹊径的作品,该书也展现了一位理工男的人文关怀,对未来社会的关注,对政治结构的看法,对人性的追问……

《不确定因子》购买链接:

亚马逊kindle版

Rakuten Kobo版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