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鸡

人心冷暖世态炎凉

分明都在一个村里,除了红白喜事一年见不到几面,若遇到难事,都是自家门扫自家雪,互不相干,这可以说是当代人的一种社交礼貌了,可偏偏总有人要打破这片平静。

小赵家院后面的绿色围栏被人偷了,那围栏那是村里为了隔离小赵家后面的农家乐围的,除去小赵家那一片还有四户人家,人不算多,村委会决定在这开一家农家乐,可是由于经营不善,小赵家后面的农家乐倒闭了,只剩下一片荒地和绿色的围墙来彰显他们曾经的存在,谁也没想有一天,他们会消失不见。

小赵急坏了,他平时忙于工作,早上很早就出门了,晚上又很晚回来,等邻居家告诉他的时候,他的屋子后面只剩下光秃秃的栏杆柱子。

他急匆匆的赶到后院,脸上的神色变幻莫测:“怎么会偷围栏?”他自言自语道。

随后他打电话向询问村委会:“小赵要不你报警吧?”

小赵举着手机过了许久才缓缓放下,他想再等等。

于是他又像往常一样,上班下班。

两天过去,围栏又少了。

“这是什么世道!”下班后的小赵看到自己后院的围栏又少了,沿着围栏他跑了一路,最终红着眼眶,用微乎其微的声音说:“这是欺负我家没有大人。”

四户人家,唯小赵一家的围栏被卸得干干净净。

小赵回到了家中,把房门一关,点了一支烟,烟雾缭绕,他没烟抽,只是静静地看着香烟一点点的燃烧,许久,他才掏出手机,慢慢地播了一窜数字。

警车来了,又走了。

他睡了一觉,隔天早上神情平静的去上班了,回来时,收到了警察调查结果,都是村里的熟人,其实也不太熟,要不然,又怎么会这样。

隔壁邻居又来了,凑到他耳边说:“那天警车来了大家都看见了,都知道是你报的警,暗地里说你嘞。”

他接着说道:“都是一个村里的熟人,你这又是何必呢?”

小赵愣了一下,随即侧过身子后退了一步,失望地问:“你早就知道了是不是?我不报警我又怎么知道是谁偷的?”

邻居尴尬地挥了挥手,似是被差穿了谎言的大姑娘扭扭捏捏不做回答,转移话题说:“我这不是为你好嘛?你没了爹妈,以后逢年过节红白喜事,总会和他们打招呼的时候,小赵你要明白吃亏是福,吃亏是福啊!”

小赵恨不得将他刚出去,他盯着邻居疲惫得眼睛中布满红丝神开口问道:“你知道他们偷着围栏做什么用吗?”

房屋的窗没关严实,一阵寒风吹进来,冻得邻居得直哆嗦,他颤颤巍巍地说道:“养鸡。”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