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无

苦无

寺里的人都说那尊像叫苦无。

那是寺里唯一的一尊不放在室里的像。

形态乖张。

年关节间,来寺里求钱财,取功名的一茬又一茬的人,一齐冲着苦无大笑,说些刻薄的话,或者干脆掏出手机框住自己和小像,朝着不知道什么地方的人笑着,然后照片定格。

寺里已经很久没有来过补像的师傅了。

端坐在大厅高堂之上的诸仙神佛,自然是没有机会落下自己的金粉彩绘,而外面的苦无,就连脸上的笑都开始狰狞模糊了起来。

那尊像,是寺里一个年过了半百才出家的师傅所做。许是之前干过石匠?或者雕塑?大家不会关心你之前做过什么,倒是寺里不怎么上心的小沙弥对师傅是为何而出家起了兴致。

可他什么也不说。

那时候寺里还只有寥寥几个香客,可一同诵经焚香的师兄弟却是不少。

师傅没有法号,半路出家的人也不怎么受师兄弟的待见,愿意和他说上几句话的小沙弥们,在终于知道撬不开他的嘴之后,也从他身边散去了。

师傅在最偏僻的院落里,拎了三年的扫帚,然后,他拿起了钉锤。

苦无是他的最后一件作品。

可能也是唯一的一件吧?

说是拿起钉锤,其实也只是修修寺里的佛像。那年说是大堂的佛像出了点状况,当晚师傅悄悄的把缺口做了遮掩。尽管,裂隙还在,可刷上金粉后,也不怎么能看出来。从此,师兄弟们便把修补这份差事推给了他。

大家也就这样叫他做石像师傅了。

小沙弥们喜欢联想,石像师傅从没有笑过,哭过,也不动怒,也不开口,唯一在他身边能听到的响动,只有他的扫帚划过枯叶的“沙沙”,和他的钉锤敲动顽石的“叮叮”。那声音比每日无聊的诵经要清脆些许,可听久了也觉得只是些乏味的响动。

苦无是石像师傅的最后一件作品。

可能也是唯一的一件。

石像师傅开始做那尊像的时候,天还没有亮,连总是最早出来诵经的师叔,也还在床上留着口水。“叮叮”声音不怎大,可在那座院子里却响了很久,传了很远。

大家都说,那尊像不应该在佛门里,颜笑不尊,体性不直,不似神佛,倒像是个不学无术的年轻人模样。

“名何?”

“苦无”

“好名”方丈在石像师傅落下了最后一锤之后,长长的叹了口气,“像极了你。”

也不知是什么激起了方丈的又一声长叹,摇着头从看热闹的小沙弥之间走了出去。

小沙弥第一次听见石像师傅说话,可不笑的人和嬉笑的像勾去了他念想。石像师傅笑起来的话,会跟苦无一样么。

这个问题不会有答案。

第二天,石像师傅就消失在了寺里。

方丈给石像师傅立了一尊灵牌,写作“师弟苦无之位”带在袈裟里,直到他圆寂,随着身骸衣物一同化为灰飞。

从此,寺里不再需要人补像。

只是苦无还被长大的小沙弥们唤作苦无。

寺里不再有“叮叮”“沙沙”的响动,连诵经的早课也被他们抛之脑后。

“小师傅,这像为什么叫做苦无啊?”

“大约是苦于无吧。施主请往这边,求签的话,这边比较灵验。”

“可是你看他不是笑的很开心么?”

石像师傅笑起来的话也会跟他一样吧。

哦。

应该叫他苦无师傅。

苦于一无是处,苦于一无所有。

我们都像极了苦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