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35天半:Day 5 : 见网友的另外一种方式

那天周日,累死人的前两天我其实也就什么都没有干,就直接睡到中午1点钟的。想来也是挺丢脸了。

起床,由于睡了太久而应发的头疼。想着,我现在应该做什么?本来想打算洗了衣服,去健身房运个动,再好好做我的功课。

然而,我洗衣的时候,逸姐就直接微信说,要能不能来帮忙搬家。之前我有提过,要帮忙的话我能来。当然,我也就直接说OK了,反正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约见面,也就择日不如撞日了。

反正,见一个认识两年的网友的方式在于帮她搬家,这样不是挺稀奇的吗?

然后,我就从大学站搭到了香港大学站。

路上隐约也就想起,我认识她是因为我写的一首诗。是从一位马来西亚在港大留学的朋友那儿拿到的联络方式。这两年也就不知不觉断断续续地聊了起来。我觉得我有必要回去翻一下那首诗。

她在的MTR站在香港大学站之后的一站。到港大的时候,她说还没有整理好,我就先下香港大学站逛逛了,嗯挺英伦古典风的,学校不是说很大,然后各方面都先进崭新,像一直有在花钱装修着学校的。

所以在港大和中大的较量下,我更喜欢港大。或许,现阶段我真的无法欣赏港中大的坐山面海吧。更喜欢的是市井里那种清闲让人朗诗阅读的地方。

6点多到了她的地方,见网友的那前10分钟还是有点忐忑的。但后面的几个小时便如多年好友一般,见怪不怪。虽然我们的生活差距挺大,但也都各聊各的乐在其中。

搬完家吃饭的时候,也好奇的问了一句:

“喂,你见了我有什么感受?”

“那你见了我有什么感受?”

“没有多大的感受,就这样啊”

是呀,就这样啊。就觉得太熟悉了,像个老盆友见面,还能怎样呢?

逸姐你呀,要加油!感觉过几年这姑娘也就真的全世界到处走了,欧洲,美国,中国,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她会晃到澳洲让我请客。而我那时候,还会在澳洲吗?不如就天涯选一角,碰到的时候再一起吃个甜品吧。

特意翻出来这篇令人脸红的诗。感慨一下,写诗的我好像很陌生了。

<梦境的俗诗>

中学老师教过我

别把梦境的套路写进创作

我不乖

于是用笔勾画出

这首关于梦境的诗

就像我不乖地背弃了拉丁语的名牌

然后再订了那六百块前往上海的机票

睡去

天气很好啊

一开始,我感觉到暖风

然后呢,我等风,

再然后,冷风来了,

于是,相辉堂飘过梦想的风筝

在优雅地让我开心地着凉

我在深夜里吃着烤串

而当时

正对面坐着的

是朵会唱歌的小花

我在台球厅

打起了我父母畏忌的游戏

而玩伴竟是台上那个帅气的主持人

我戏耍着滑稽的梗

在数十个看表演的人面前卖弄

于是,

纸鹤红哥活过来了

要求,留在现场

隐约听到

有人想乘着光草的妖风飞翔

我很讶异

因为只有在梦里

你才能腾飞

“我做着梦吗?”

说着当儿给了自己一个巴掌

再然后,我醒了

躺在床上的我急得想哭

但依旧发现

窗外的是那逸夫楼

这梦

还是别那么快醒吧

#给自己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