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人生不安全感的充分体验,便是我人生中唯一的安全感

在电影《飞行者》中,男主霍华德·修斯是美国历史上一位举足轻重的人物,然而他的一生都在收着强迫症的折磨,他的强迫症的形成是由于遗传因素和他家庭的错误观念所造成的。在影片开头:大房子、暗灯光,母亲一边在给小修斯洗澡,一边让儿子重复“隔离”这个单词,妈妈双手捧着小修斯的脸说“你并不安全”,同时伴有不安的表情和情绪。在修斯参加童子军军团时期,母亲写信给他,叫他不要接触任何不干净的和任何可能带着传染性的东西。

以弗洛伊德为首的精神分析理论认为:在个体安全感的产生过程中,父母(尤其是母亲)是儿童成长过程中重要的客体,在孩子幼小的时候,如果能够给孩子足够的、持续的、稳定的、持之以恒的、前后一致的、合理的爱,孩子就会体验到安全感,并延伸出对于他人及世界的信任,并且感觉到自尊、自信以及对现实和未来的确定感。修斯母亲的生性敏感、十分关注健康和深深的不安全感对后来修斯产生强迫症有着巨大的影响。

图片发自简书App

安全感,这个一直占据着热门话题的三个字,究竟指的是什么呢?

安全感是指对即将发生事情的预感,以及我们在处理事情的有力or无力感,也就是说确定感和可控感。这种确定感和可控感体现在两个方面,一个是物质层面,一个是精神层面,可绝大多数人是不太可能同时在物质层面和精神层面同时获得足够的安全感的。情感与物质的安全感很难让一个人通水得到,而通过婚姻这种方式来提升安全感,便是大多数人最乐意的方式。无论是男人还是女人,都需要安全感,这一点从《男生该如何让女生有安全感》《女人的哪些行为让男人没有安全感》等文章中可见端倪。

人本主义心理学家马斯洛最早提出“安全感”这个概念时,认为,那些安全感较强的人,他们感到被人喜欢、被人接受,能在群体中找到归属感,将世界和人生理解为惬意、温暖、友爱,对他人信任、宽容、热情,他们乐观开朗,以问题、客体为中心,而不是以自我为中心。那些安全感较低的人往往感到被拒绝、被冷落、被遗弃,感到危险和焦虑,他们认为他人是自私的、不值得信任的,并抱着敌对、嫉妒、傲慢的态度,有很强的悲观倾向,甚至会表现出强迫性的内省和自责,在更多的时候会很自私,以自我为中心。

由此可以看出:对于一个缺乏安全感的人来说,外界环境中的任何一个影响,每一个作用于有机体的刺激物,都或多或少的更易于以一种不安全的方式来解释。安全感强的人具备较高的接纳和自我认同,而不安全感强烈的人往往隐藏着强烈的自卑和敌对情绪。

所以安全感有多重要,不言而喻。

可事实上,家庭环境、教养方式、父母一代的婚姻问题等各种因素都会影响我们安全感的形成,在我们不曾觉察的的婴幼儿时期,我们已经开始逐渐形成我们的安全感模式,但是值得庆幸的是没有哪一种模式会贯穿人生始终而不会变,当我们意识到这一点时,就不会太晚,我们仍然可以通过一些指导和课程方面的学习等来增加安全感。

笔者认为,真正的安全感,是别人给不了的,如果想通过向别人索取来获得,也终究是徒劳的。可以这样来说,无论是从物质层面的住房、生活角度、工作收入,还是从精神层面的父母或者伴侣所给的情感需求,亦或是从社会关系的角度来看,安全感都是需要自己通过一些努力和途径得到的,但是这种得到由于我们本人或是社会等种种因素都带着很大的不确定性。

面对这些种种不确定性,我们又该怎样做来增加自己的安全感呢?

图片发自简书App

我在大学时有个很好的朋友,叫她小Y吧。在那时很长一段时间里,我都能感觉到她是一个很没有安全感的人,她不愿意去和别人交流,很多时候她不知该如何去相信别人,不知该怎样面对别人的拒绝,不知该怎样接受别人的热情,发生在她身上的大多数事情,她对自己做所有不利的归因,她把自己的心情好坏依赖于外界的环境和别人的表现。那时她谈过一段恋爱,在那段爱情里,她依赖于男朋友的一条微信、一个电话或是一个周末的安排,依赖于男朋友的每一点关注和付出,在后来的一段关系里,她的不安、茫然、无所适从使她的不安全感愈演愈烈,她对男朋友的依赖越来越不受控制。最后,她对她的男朋友只说了一句:“你让我感受不到安全感”。

后来的日子,她明白,当自己不能给自己安全感的时候,别人是没有办法增加你的安全感的,你越是想从某一个人或某一件事上想要索取,结果越是会适得其反。她开始学着自己去把控自己的生活,她开始为了自己的理由和热爱去选择要走的路。去选择自己喜欢的工作,选择每一天用什么方式生活,她登山,跑步,拍风景;看书,写字,画画,泡书屋,和朋友一起聊天、逛街,她尝试接触很多充满新鲜感的东西,她试着去修复和朋友以及家人的关系......当她开始用内在的力量去实现对自己对生活的控制时,真实的安全感开始不断在她内心滋生出来。

回到笔者自己身上,在我看来,面对生活中出现的或是即将出现的无数不确定的事情,我把确定感设定为一种心态、一种乐观有趣并带着调侃人生的态度,找到任何事情正性的一面、相对有利的一面、相对光明的一面。就这样,我把无数不确定的事情转化为一种心态和看法上的确定感。这种确定感,就是我内心安全感的成长。

确定感和控制感不断增加,随之安全感在增加,结果是,可以正视生活中很多得到和失去的东西,不再执意追求某种结果,也不再全盘否定某种过程。而这两种因果之间是相互作用、循环加强的,当我们能够平和的看待生活中的得到和失去时,这又会进一步增强我们内心的安全感。

笔者的人生观是:自知不会做出多么伟大的事情改变人类生活或是世界,只是希望尽量不会被这个世界改变自己太多,保留住属于自己本质中一些不愿失去的东西,在生命的长河里,体验种种不同的生活方式和种种平静或是波澜的经历。

所以笔者的对安全感的观点就是:对那些人生中未知的各种不安全感的充分体验,便是我人生中惟一的安全感。

曾经看到一句话,很喜欢:

一只站在树上的鸟儿,从来不会害怕树枝断裂,因为她相信的不是树枝,而是她自己的翅膀。

                                                          --------蒋亚楠

                                                          --------2016.03.28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