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赎

郑重声明:原创首发,文责自负。本文参与馨主题第七期主题征文。

我出生于90年代,那是个意识被觉醒的时代,人们的思想却仍禁锢在封建社会的牢笼中,至少在我出生的这个小城,有很多很事情,是不被认可的,比如穿得流里流气,比如离婚。

不幸的是,这两样,我爸爸都占了,而我就是那个不幸的家庭里的小孩儿,爸爸常年在外做生意,很少回家,爸爸妈妈离婚的时候,我还不懂事,妹妹也只有两岁。以我现在的推断来说,爸爸一定是有了其他女人。因为爸爸妈妈离婚后不久,爸爸就带着另一个比妈妈年轻漂亮的女人来到了我的家。

她很快成了我的后妈,我的亲生母亲带着比我小两岁的妹妹离开了这个家,没有和我告别。一年后,我的同父异母的弟弟出生,我的噩梦才刚刚开始。我慢慢能听懂外面大人们的流言蜚语,但我不敢去找爸爸对质,因为我很可能会被一顿臭骂。因为,谁会在自己的子女面前,公开承认自己的丑事呢?

弟弟的出生,让我本就不被理解的小孩儿的处境更加雪上加霜,我要帮着后妈照顾弟弟,给他打水,逗他玩,只要弟弟开心,我可能会看到后妈的一个笑脸。

那个时候的我,所有人都夸我懂事,都说谁有一个这样的孩子,都是上辈子积来的福。我清楚地记得,我小学一年级的老师骑着自行车从我家路过时,正好看到我在给弟弟洗衣服,晾衣服。

有一次班会,老师在全班同学面前表扬我,说我这么小的年纪能帮助父母干活,给他们分担家务。就仿佛我是她的女儿一般,我在她的言语里,听到了骄傲和自豪。可她不知道,她这样的表扬,让我很羞愧,那个时候,我只知道父母不爱的孩子,才需要干很多家务活。我多希望,我是父母的骄傲和自豪。

有一次,奶奶生病,爸爸难得在家多住几天,爸爸带我去医院探望生病的奶奶,奶奶的床头柜上放了很多水果,奶奶让我吃,我只拿了一根香蕉,攥在小手里,不肯吃。

奶奶问我:“怎么不吃?”

我说:“我得留给弟弟吃。”

爸爸摸摸我的头,然后又拿了一根香蕉,给我剥开对我说:“奶奶有很多根香蕉,你吃一根,没关系的,吃吧!”

那一刻,我觉得爸爸突然温暖了起来,他知道我不舍得“抢”奶奶的水果,又得想着家里的弟弟,我只能选择不吃。那根香蕉很甜,多年以后,我仍觉得那是我吃过的最好吃的香蕉。

同一个病房的大人们,也都在夸我乖巧懂事,可是我不乖,又有谁愿意理我。

冬天很快就到了,我还像以前那样照顾弟弟,做家务,有一次,我的同学带我去她妈妈的办公室玩,她的妈妈是我们学校的老师,她妈妈看到我已经皲裂的双手,就用温水给我洗洗,又给我涂了厚厚的护手霜,还把一瓶护手霜放进我的口袋里,让我记得用。我当然没有舍得用,我把它给了奶奶。

奶奶是我唯一的依靠,虽然奶奶也不受后妈待见,但是她是唯一能够保护我的人。奶奶在我有记忆起,就拄着拐杖,她有严重的脑血栓后遗症,她不能照看孙女,孙子,所以我的妈妈还有后妈都对她有意见,奶奶只能自己照顾好自己,慢慢地我长大了,奶奶的很多事情我都可以帮忙,我也是奶奶最喜欢的孙儿。

奶奶喜欢吃各种点心,我也就可以吃到很多点心,我是幸运的,在奶奶那个年代,都是重男轻女的,但是奶奶没有,她把她所有的一切,都毫无保留地给了我,不用照顾弟弟的时候,我就去奶奶的屋子里陪奶奶,奶奶喜欢听我讲学校的事情,她也给我讲很多有意思的故事,我的童年,都是奶奶用故事给我填满的。

后来弟弟长大了一些,上了幼儿园,我开始有自己的时间,我没事会跑到隔壁的两个姐姐家玩,因为她们姐妹很少有朋友。她们的妈妈是个癫痫病人,我叫她程婶,她不定时会“抽风”,经常洗着碗就犯病,不知摔碎了多少碗,她们的爸爸是小儿麻痹,走起路来,一瘸一拐的,没办法做任何工作,就开了一家小卖部,虽然周围的人风言风语很多,两个姐妹似乎并没有受多少影响。她们两个阳光,向上。她们的妈妈似乎很喜欢我去她家玩,经常给我们讲有趣的故事,还会做很多的吃的,只是,我从来没有遇到她发病。

有时候后妈会提醒我,别总去她家,她要是犯病了,可能会打你,可我还是没事儿就跑去她家,我不知道,我也不害怕,因为她们对我很好。

她家的院子里有一棵大大的山楂树,每到山楂成熟的季节,我们一群小孩子就会站在山楂树下,仰头望着那一颗颗红红的,圆圆的山楂。程婶过几天,就会拿出一罐山楂罐头,给我们这几个小孩儿解解馋。

两个姐姐也经常带我去她们家的小卖部,那个时候,我觉得她们两个特别富有,什么好吃的好玩的,都见过,都吃过,而我,只有在特殊节日,才会有零食吃。

在我的印象里,这对姐妹,聪明,勇敢。夏天,她们会去河里游泳,不管旁人的目光,可惜,我对水有一种莫名的恐惧,所以我不会游泳,只能静静地等她们游累了,再上岸。她们夏天的时候,会摘下自己家院子里的黄瓜,然后腌制,我经常能吃到,那是我第一次尝试吃辣的东西。

我从小就照顾弟弟,并不影响他长大了欺负我,他比我小五岁,我却什么都“赢”不了他,我们之间也根本不存在手足情深,他应该把我当作敌人一般,我会把他对我的恶劣态度,都算在后妈的头上。

除了特殊节日,我是不会有新衣服的,有一次我的生日,爸爸出差回来,给我买了一件漂亮的连衣裙,我舍不得穿,弟弟趁我不注意,穿出去玩了,回来的时候,连衣裙已经破烂不堪,还很脏,我气得和他动手打起来,后妈却把我拉开,踢了我两脚,说:“不就一件破裙子嘛,让你爸再给你买。”我知道我今天夏天都不会有新裙子穿了,我气了好久,甚至好几顿饭都没吃,最后还是奶奶去买了好吃的蛋糕,才把我哄好。

从此以后,我和弟弟之间的亲情,越来越淡,他已经不再需要我照顾,而是会和他的朋友们打成一片。

大概在我五年级的时候,我们正上自习,后妈像疯了一样闯进我的班级,把我的书包里的东西都倒在地上,好像在找什么,那个时候的我,太老实,只是看她耍完,自己留着眼泪整理书包,我听到了同学们的嘲笑,我无地自容,又没办法真的离开。

放学回到家,我才知道,是弟弟偷了家里的钱,去打游戏,而后妈第一反应是我拿的,才闹了自习那一场。

我好像什么都没说,什么都没做,弟弟拿了家里的钱,并没有得到什么惩罚,我在想,如果办错事的是我,我将会被怎么样呢,不敢去想。

记得还有一次,学校里要户口本原件,我和弟弟都上学,都需要交,但只有一个户口本,只能一个人拿学校里去交,我就想了一个办法,我把自己那页拿出来,交给老师看,剩下的部分都留给了弟弟。放学的时候,弟弟哭着对我说,他把户口本弄丢了,他知道那是很重要的东西,就对我说:“姐,求求你,就说是你弄丢的。”我想都没想,就答应了。我一直没有回家,就在他学校和家的路上来回找。

后来我的肚子已经开始咕咕叫了,我知道已经很晚了,但是我没有找到户口本,我不敢回家,后来,我放弃了,就在一个废弃的墙堆上坐着,可能是在等天亮,天真的我以为,可能天亮了,一切就好起来了。

后来,我听到爸爸叫我的名字,我听到了,声音越来越大,可我不敢出声,不一会儿,爸爸的声音就走远了,又过了好久,我困了,好像是睡着了,又听到爸爸在喊我,这次,他发现了我,一把拽起我,往家走。

回到家,爸爸一个字都没说,把我按住就使劲打我,我哭得没办法呼吸,不知道过了多久,奶奶过来劝爸爸,爸爸才停手,奶奶把我领回她的房间,抱着我哭,我那时已经哭够了,不想哭了。奶奶问我,为什么不回家,我把事情的经过都告诉了奶奶,奶奶只是摸着我的头说:“傻孩子。”

奶奶帮我脱了衣服,看看身上的伤,我记得,奶奶抱了我一晚上,接下来的几天,我都不敢和同学们一起去厕所,因为我怕她们看到,会问我,会笑话我,这么大了,还被打。

弟弟从小就不喜欢学习,所以学习成绩特别差,作业经常不写,老师经常叫家长,回来后妈就让我给他补习,他根本不会听我讲,只是说,作业帮我写了。几次下来,后妈也就放弃了。

我初中的成绩很好的,后来又考上了高中,可我心里清楚,家里是不会让我上大学的,我倍加珍惜高中学习的机会,由于知道自己不聪明,我选择了文科,高考还成功过了本科线,我根本没有想过大学后的生活,我的录取通知,还是同学帮我查到的。知道了自己被大学录取,我好像并没有很开心,后妈是一定不会让我去的,而爸爸又不管我。

高中的暑假,我和伙伴一起去商场做兼职,大概挣了4000多元,我拿出1000元买了手机,准备再找个更好的一点的工作来养活自己。

八月的最后几天,奶奶叫我去她房间,奶奶拿出了自己的存折,上面有三万元,奶奶说:“倩倩,你是我的骄傲,是让我最自豪的孙女,这是我所有的钱,奶奶老了,也用不到了,给孙女上学用,奶奶就没有任何遗憾了。”然后,奶奶的泪水,就沿着皱纹往下淌,我的心也抽了一下,我可以上大学了,我上大学的喜悦完全忽视了奶奶脸上一闪而过的失落。

就在我上大学的第一年的国庆节,奶奶去世了,我没有见到奶奶最后一面,我的心如撕裂般地疼痛,这个世界上最爱我的人,不在了。奶奶葬礼那天,我只是哭,不停的哭。

奶奶身体一直不好,一直等看着我上了大学,才肯放心的离开,如果我知道,我宁愿放弃上大学的机会,也要陪奶奶走过最后的时光。

大学期间,我一直很自卑,活在那个阴影里走不出来,我羡慕同学们能够在舞台上尽情唱歌跳舞,参加各种活动,她们青春,阳光,几乎在大学一年级的下半年,好多女同学都找到了男朋友,只有我一个人在教室,宿舍里穿行,有时候,我觉得自己像个隐形人,只有在老师查考勤点名的时候,大家才会注意到我的存在。

到了大二,我在奶茶店找到了一个兼职的工作,放学时间去帮忙,大学生活充实了很多。当然,会有很多熟悉的面孔来奶茶店,我从来不觉得难堪,因为那是我找到人生价值的地方,奶茶店的二楼,有一颗许愿树,有一天,我放学过来,没有几个人,我和老板说我去二楼看看,我写了一张许愿牌,挂在了树顶,我想,就这样无人知晓,也不错。

许愿树旁边的书架上,摆着很多书,我挑了一本坐了下来,不知不觉忘了时间,以至于楼下的服务员姐姐叫我下去帮忙,我都没有听见,那个姐姐正冲我咆哮,老板走了过来说:“你要忙不过来就叫我,让她看吧!”

老板看起来也是个学生模样,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开一家奶茶店,不过也不错呢,午后,喝着咖啡或者奶茶,坐在藤椅上看书,晒太阳,没有职场上的纷争,也没有明争暗斗,只要自己不怕辛苦,这家店就会一直存在。因为她家的奶茶,咖啡和其他各种饮品,味道都很不错。

打烊的时候,老板会和我聊几句关于书的事情,我们都爱读书,也有着共同的幻想,对这个世界,对自己。他说他很小的时候没事做了,就读书,什么书都读,慢慢地,他开始理解了这个看似变化无常的世界。

有一次,弟弟过来找我要钱玩游戏,我说没有,弟弟就要对我动手,老板几下就把弟弟放倒了,弟弟问他:“你什么人?”

我怕事情闹大,就对弟弟说:“他是我男朋友。”

弟弟爬起来,就走了。

事后,我担心弟弟还会来这里找我,我就主动和老板提出辞职,老板说:“男朋友白当了吗?”

我:“我随口说的。”

老板:“你也可以是认真的。走吧,带你出去吃晚饭,开心一下。”

老板叫于思清,长我五岁,我叫他老于,我的全名是刘思倩,他在别人面前叫我小倩,只有我们两个的时候,会给我起很多昵称,他是个极其温柔的人,是个可以融化我的人。

有一次,我们约好去看电影,可他迟到了半个小时,我们错过了电影的开头,出来的时候,他问我:“有没有生气?”

我说:“没有,谁都有有事情的时候。”

他抱着我说:“宝贝,在我这里,你有任性和撒娇的权利,不需要太懂事,我会心疼。”

我不会撒娇,不会任性,我从小做什么事,都会先考虑别人,这种讨好型的人格,其实很让人厌烦,可秉性难移,我越努力克制自己去改变,越难做到。这份感情,我小心翼翼地守护着,生怕自己一不小心,弄丢了老于,弄丢了这份纯粹的爱。

老于很浪漫,喜欢给我各种惊喜,还经常带我出去玩,就在我沉浸在自己的感情里面的时候,家里出事了。

弟弟管爸爸大概要了几十万买了哈雷摩托车,一天晚上,他和朋友们在郊区赛车,天气骤变,马上就要下雨,他们没想着避雨,只是一心想着以最快的速度冲回家,结果拐弯时撞在了一辆半挂车上,弟弟当场血流不止,救护车把他送到医院的时候,早就已经停止了呼吸。

和我一起从小打到大的弟弟,就这样突然消失在这个世界上,我突然发现,我真的舍不得,虽然我曾经恨过他,但那不是真正的恨,只是因为后妈和爸爸对我俩的态度相差太大,而产生的嫉妒而已。

后来,听弟弟的朋友们说,那个半挂车的司机疲劳驾驶,才导致拐弯的时候,冲向了对侧车道,可是,他们是车队的人,车队的头也都是地方有权势的人,他们买通了交警,拒不承认疲劳驾驶,反过来污蔑弟弟超速逆行。由于那里没有摄像头,弟弟这一波小孩子又太年轻,没有人在意他们的话。

这些天,我一直留在家里,看着后妈这几天突然衰老,爸爸也没了以前的精神,我不知道怎么哄他们,我连自己都安慰不了,这期间,老于给我打了很多次电话,我都没有接,最后一次,我接通了,却说不出一句话,只是不停的哭,老于没有不耐烦,也没有挂电话,等我哭够了,他对我说:“有什么事说出来,别憋在心里。”

我和老于说了事情的大概经过,他问我:“需要我帮忙处理吗?”

我说:“你能帮上什么忙?”

老于:“我爸应该可以。”

这是我第一次听他提起他的家人,原来他父亲是盛茂集团董事长,分公司还有三家,我不淡定了,我问他:“我是傍上霸道总裁的儿子了是吗?不,也许以后,你也是总裁。”

挂断电话,我深深受到了伤害,霸道总裁不会爱上我,我却爱上了霸道总裁。这之后,他父亲帮忙找了人,弟弟的事才办妥当。我删除了他的所有联系方式,弟弟的丧事办完之后,我和学校请了假,自己一个人去远行,远离尘世的纷纷扰扰,去体验孤独,也去体验真正的人间冷暖。

我去了南方一个还未开发的村落,我没有做任何旅行攻略,天黑了,我撞着弹敲开了一家农户的门,开门的是一个七八岁的小妹妹,我问她:“我是来旅游的,但是没有找到住的地方,你问问你家人,我能不能在你家借宿一晚?”

谢天谢地,这个妹妹能听懂我说的话,她直接把门开得更大些,让我进门。

我一进去才发现,家里只有这个小妹妹,还有一个腿脚不太利索的老奶奶,我和老奶奶打招呼,她似乎不太能听懂我说的话,小妹妹做起了翻译工作,很快,小妹妹就找出一床被子,一个枕头。

走了一天,挑选的风景虽然秀色可餐,但也不能真的吃饱,我饿急了,问小妹妹有没有热水,小妹妹指指暖瓶,我起身去拿了一个碗,然后把方便面放进碗里,倒热水,方便面的香味就扑鼻而来,小妹妹渴望的眼神,我给她夹出了一部分,老奶奶直接用手打妹妹胳膊,好像在说不要吃客人的东西。我摆摆手,小妹妹吃得特别香,最后脸上露出满足的微笑,我收拾完碗筷,就进入了梦乡。

梦里,我梦到了妈妈和妹妹,我们三个一起在草原上骑马,可是妈妈和妹妹骑得越来越远,任我怎么叫,她们都不回头。我被吓醒了。就这样,我告别了小妹妹,继续前行。

我拍了很多风景的照片,担心手机内存不足,就直接挑选最漂亮的图片,发朋友圈。

第三天,我在下山的路上,看到了一身运动装,背着双肩背包的老于。我很吃惊,却没有主动说话。

老于:“我去找你宿舍同学了,她们说你请假了,不知道你在哪儿,然后有个热心的同学,给我看了你的朋友圈,这个地方,我来过几次,我一眼就认出来了,所以,买了机票,就过来找你。”

我:“找我,然后呢?”

老于:“女孩子一个人旅行太危险,我来陪你,有人拍照,有人拿包,你不会拒绝我的吧?”

我和老于在外漂泊了十天,就返程了,旅途中我发现,他并没有霸道总裁的特质,而且还像以前一样温和。

回来没几天,我接到了爸爸的电话,后妈病倒了,我赶回了家,后妈脸色苍白,安静地躺在床上,看见我来,她睁开了眼睛,没有了以前的戾气,不知道是因为年龄大了,还是弟弟离开的原因,后妈的话语柔和了许多。

我照顾了后妈几天,每天陪她说说话,散散步,给她放松身体,擦洗身体,同一个病室的家属都夸后妈好福气,生了一个乖巧懂事的女儿,后妈只是微微一笑,没有说话。后妈开始有了食欲,身体一天天好起来,出院的那天,她红着眼睛抱着我对我说:“妈只有你一个女儿了,多回来陪陪妈。”

我也不知道搭错了哪根神经,第一次开口叫了她一声妈,后妈激动地连连答应。这之后,她就成了我的“亲妈”。

一个人真真切切经历过孤独,冷漠,那颗冰凉的心是无论如何也不会快速复温的,我知道,我的性格和状态需要改变,内心其实很对不起老于,这些天,他从来没有停止对我的关心,那种没有压力的关心,让我对进入一段关系,没有那么恐惧,甚至有时候,我会期待他联系我。

老于给弟弟解决了车祸的事,妈妈知道我有一个条件不错的男朋友,就总是想办法让我带回家里,我没有答应,后来,她直接去奶茶店找了老于,我很愤怒,尽管老于对妈妈来找他的事只字不提。

我是害怕老于会同情可怜我的,有这样一个后妈,这样一个家庭。虽说我的家庭条件并不差,可这一切又似乎都和我无关。

一个月后,妈妈说她换了工作,每天轻轻松松就能够赚钱,后来经过我的逼问,她是找老于走了后门,然后老于给他安排了一个清闲养老的岗位。我终于崩溃了,因为“家丑”连累了老于,让他这些天对我的付出白白浪费,我和老于彻底分手,也从此不再过问家里的事情。

为了从这一堆烂事情里面逃脱出来,我选择不给自己留胡思乱想的时间,每天按时上课,下课就去健身房锻炼,有时候还要去给一家培训机构做兼职英语老师。大三那一年,我还参加了市级大学生非专业组英语大赛,经过了三个月的角逐,我取得了第二名的成绩,评委老师说,她很喜欢我唱的英文歌,虽然很中国风,但是有自己的情绪在里面。

又有一次偶然的机会,我接触到了爵士舞,它彻底激发了我对生活的热爱,三个月后,我就可以跟着老师去演出,跳爵士舞的伙伴们都非常自信,阳光,我刚加入爵士舞团的时候,身上的光都不足以照亮自己内心的那一点阴霾,是伙伴们的热情,让我感受到了集体的温暖,让我知道,人与人之间既可以很敌对,也可以很友好。我之前的状态,谈不上敌对,属于很冷漠,不对别人抱有幻想,也不会期待别人会对我好。

爵士老师是个身材特别棒的美女老师,她的学生有很大一部分都是男生,有一个比我大两岁的男生郑寒向我示好,我没有答应,后来老师对我说:“年轻,就是要好好把握,你不反感他,为什么就不尝试一下呢?”

接下来的两个月,我们约好出去玩了几次,可我仍然对郑寒没有任何感觉,我刚想告诉他,他竟然先对我说:“你心里本来就住着一个人对不对,我早就看出来了,只是刚开始不确定,总以为自己争取一下,就会有机会。 ”

我:“……”

郑寒对我说:“你不用说了,我明白,我等你,我们先做朋友也不错,不是吗?”

后来,郑寒考研失败,一蹶不振,我总觉得我应该安慰安慰他,他说他喜欢一个地方,想让我陪他去,然而那个地方,碰巧就是老于的奶茶店,我正犹豫要不要进去,郑寒一把拉我进去。

还好,老于不在,我们点了一杯奶茶,一杯果汁,他说他要去二楼,我跟着上了楼,饮品还没有到,我们很尴尬地坐在桌子的对面,我只好说:“没有关系,先工作或者明年二战,一定可以的。”

我知道这很苍白无力,郑寒的反应特别强烈,他反问我:“我到底哪里不好?我苦苦等了你两年,给你写了那么多信,你只回了一封,你没准备好。你像个高傲的天鹅一样,可我不是癞蛤蟆。”

我:“我从来没想过那么多,也许是我没说清楚,我们真的不合适。”

郑寒:“你现在告诉我不合适,你早干嘛去了?你知不知道你影响了我考研?这对我来说有多重要你知不知道?”说着,他用手重重锤了一下那颗许愿树,血沿着手指往下流。我吓得站了起来,往后退。

这时候,后面有个人扶住了我:“你在这儿等我一下。”

老于,是老于。

老于揪起郑寒:“是个男人,就别有一点不顺心就往女孩子身上撒,就你这样,还找女朋友?搞笑,请你出去。”老于放开了他的衣领,用手指着楼梯的位置。

郑寒也只算个未经世事的大男孩儿,应该还没如此被羞辱过,他没有任何言语,捂着手下了楼。

我:“谢谢。”

老于:“真不知道你还喜欢小鲜肉。”

我:“不是的,我们只是……”

老于:“开玩笑,想喝什么,我给你做。”

我:“一点胃口也没有。”

老于:“那带你出去走走?”

我好像也没有什么不去的理由,他开车带我来到了广安公园,公园里面有一个亭子,要走很多台阶才可以上去。他没有征求我的意见,他自顾自往上走,我跟着爬了50个台阶,就累了。

他拉着我,告诉我可以偷懒,我完全放弃了抵抗,就像一个没有灵魂的木偶,任他拉着走,不知道走了多久,我们爬上了亭子,亭子四周是很大的平台,上面已经有很多人,我在想,这家伙是要和我一起看夕阳吗?这时候,我听到很多人在大喊,老于说:“有什么想说的,喊出来吧。”

我鼓足了勇气喊出了:“刘思倩,我恨你。”这莫名的情绪,让我自己都找不到理由,我坐在了长廊上,老于坐在我身边:“那你要不要听听我的故事?”

我:“嗯。”

老于:“我爸爸是做生意的,那是我父母共同打拼多年打拼出来的,我的到来,让父亲曾经开心过,可是他发现,虎父无犬子,是错的。因为我没有任何野心,对家里的生意也毫不在乎。后来,我又凭空多出了一个同父异母的弟弟,我妈妈并没有和他离婚,原因我不清楚,我不想过问。从此,我爸爸的重心就都放在弟弟身上。我妈妈并没有为难我,她觉得并不是所有人都适合经商,人生很长,做点自己喜欢的事情就好。所以,你看到了现在这样的我。自从我开了一家奶茶店,弟弟的妈妈觉得我可能要对家里的生意有想法,就故意为难我妈妈,最后,我妈妈自己一个人去了国外。只留我孤身一人在国内,我平时也不回那个家,都是回我自己的家。其实,我也恨这样的自己。”

我:“你不用为了安慰我,去回忆一些让自己不开心的事。”

老于:“说出来,反而心里会舒服一些。”

有一天,妈妈哭着打电话给我,说我爸生病住院了,我放下所有的事情,丢了魂儿一样的跑去医院,爸爸脑出血手术中,妈妈看到我,抱着我哭,我也跟着一起哭,我找不到安慰她的言语,也找不到不让自己难过的办法,不知道我俩抱着哭了多久,才渐渐恢复平静。

终于,爸爸被医生推出了手术室,医生说:“病人还没有脱离危险期,还要看会不会二次出血,暂时要住在重症监护室。”

妈妈一听,更没了主意,继续哭。我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无助,鬼使神差地拨了老于的电话,电话一接通,我才想起了自己拨电话的事,我急忙搪塞说:“对不起,我打错了。”老于毕竟还是年长于我,不会因为我的一句敷衍的话,就过去了。

老于:“是不是出什么事了?别害怕,有事尽管和我说。”

我:“我爸住院了,我不知道怎么办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拨通你的电话,我……”

老于:“位置发给我,我过去找你。”

二十分钟后,老于就赶了过来,手里拿了一堆东西,妈妈看见老于,终于打起了一点精神。

老于:“阿姨,我给你们买了饭,在对面的酒店给你们订了房间,叔叔这里有我呢,你们先去吃点东西,然后休息一会儿吧。”

我觉得不合适,一直站着不动,最后,老于似乎是有些生气了,推着我带着后妈离开了。说也奇怪,我躺在床上,竟然睡着了,一睁眼,竟然过去了四个小时,我环顾一下,妈妈不在,我又定睛一看,老于竟然在这儿。

老于:“醒了?累坏了吧,你还嘴硬。”

我:“你……你……你……怎么在这儿。”

老于:“阿姨不放心,两个小时之前就去医院把我换回来了。”

我:“我睡着的时候,你一直都在?”

老于:“都在。”

我迅速收拾好东西,逃离了这里。

接下来的日子,我被迫接手了爸爸的公司,公司的几个老人,一点也不给面子,我对企业管理又不懂,这些日子太过艰难,关键时刻,又是老于出面,帮我解决了难题。

资金方面短缺的问题,老于从他妈妈那里寻求了帮助,他妈妈不仅从资金上支持我,好多助我一臂之力的计策,也都小有成效,最终我坐稳了董事长的位置。老于和我一起经营着公司,老于成长得特别快,他让我明白,人生有很多种可能,幼时难免会经历一些不喜欢的事情,但是成长,会让我们忘记一些小时候的不愉快,只要向前看,眼前会有更多的惊喜。

我之前躲避老于,是因为我觉得这样优秀,家庭又好的男孩子,就像海市蜃楼,看得见,却得不到,在我的内心一直有个声音在提醒我:我不配拥有爱情。

老于的妈妈也回国了,她全力支持我和老于,爸爸经过康复训练,生活几乎可以自理了。

老于把我小时候的经历都告诉了他的妈妈,阿姨知道后,把她的爱,都毫无保留地给了我,这也曾一度让老于心里不舒服。我童年的伤疤终于治愈了。

老于也自信了很多,他说:“如果可以再早一些遇到就好了,我就可以不必吃那么多苦,他一定会表现得很坚强,不让我受委屈。”

我对他说:“现在也不迟。相互成全,相互救赎。”

我曾经问过老于,是不是没有遇到过我,或者我没有勇气和他在一起,他就会找个所谓的合适的女孩子结婚,他说:“结婚是需要找一个可以共同抵御未来一切的爱人走过一生,不是连连看游戏,牵过手也不一定能走一生,在遇到你之前,我甚至都没有动过恋爱或者结婚的念头,我觉得爱情虚无缥缈,甚至是可有可无,因为不经历,就不会懂。”

我打开博客,记录了自己的心境:因为爱情没有捷径,没有万能公式,更没有经验可以借鉴,每个人都是不同的个体,而在一起的两个人的感觉,又不是别人可以去感受的,两个人在一起,轻松,快乐就够了。

感恩遇见,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作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