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颂磨难,砥砺前行---我的2020

运拙时困,不迁不贰;艰难竭蹶,心抟志壹。      ---题记

2020年的春天,仿佛比以往来的晚一点。

今年的初春,万物还未复苏,疫情还没有从武汉的不知名地方慢慢爬上了人们的视野中,直到有一天当村里已经开始进行封村,这大概是我记忆长河里亘古未有的事情,我也没想到一年以后新冠还在用自己的方式恐吓着全世界的人们。当新冠死亡人数不断的上涨,似乎我有一点明白生命的渺小与脆弱。

那时候的我,和很多即将毕业的大学生一样,迷茫里还有无尽的慌张。

我抬头望了望天空中的太阳,心头一阵怅然。盛宴终有散尽时,纵然松弛,安宁还有回忆是那么令人留恋,太阳落山之时我还是必须离开他们,回到我所居住的那座宛如巨大蚁冢般的现实中去,回去面对未知的生活......

春节的前两天,村子里封村了,广播里滚动播放着每个村都会播放的“勤洗手,多通风,不要走动,战胜疫情,万众一心”,但是我对这些都是没有一点在意的,我觉得这种事情离我是很遥远的,我对每天新增的新冠数字,更像是一个看戏的群众,如同电影《猩球崛起》里一个病毒导致全球一半人口减少一样没有给我带来任何的恐惧,因为我坚信我有一个强大的祖国。

如今来看不过是一怀愁绪,如果我度过了整个2020,我替全世界感到后悔,300多天过去了,直到此时,全世界已经有八千三百万人感染,接近两百万人因此失去自己的一生,而半个月前,英国宣布了新冠变异......

如果说新冠给全世界带来了灾难,那么考研的出分数的那一晚就是给了我人生的致命一击。

现在的自己看起来像一幅行走的机器,如同《灵笼》里散落在地下的旧世界遗留的躯壳,是麻木的,是没有勇气的,是再也无法固执起来的执拗力。

那一晚我守着手机查到了自己的考研分数,数学没有过单科线,也许这种结果是自己应该清楚的,可是那一晚我一个人躲在被窝里哭了一个通宵,整个二楼可能都充斥着我的哭声,我甚至不知道该如何去面对即将来问我成绩的长辈朋友们,我害怕,我恐惧,我不知所措,可是我还是要去面对这未知的将来。

时至今日,如果谈及那一晚也许我还是会抬头仰望,不让泪流下来,也许你觉得我很矫情,或者说没有一点抗压能力,但那是我唯一剩下的自尊心。300多个早出晚归的时光里,在零下几度的校园里那个书扯着嗓子背政治的日子,在手被冻到没有知觉,一下子放进自己温热的肚里前继续拿出来翻书的毅力里。第二天每一个朋友都来关心我,问我怎么样,我只是微微的一笑说:“上帝还要继续考验我,总所周知成功的人都是要历经磨难的”。微笑的背后是多少个自我安慰,好在那段日子过去了也就不足为人所津津乐道了。

那一晚,是两百多万学子的眼泪,是自科举制度问世以来,第一次被科举制度所为难的一晚。

我时候想起高三的时候班主任告诉我们的,高考成绩出来的那晚,通江县城里整夜的哭声,KTV整晚的欢歌笑语,楼下清晰的玻璃瓶碎掉的声音。

甚至大到街上的人都可以听到,可是他们都不会说话,他们只是沉默,也许其中有一个哭声是他自己的孩子。任他那教了三十年书的老头子也是无法平静的,即使他说他教了一火车的学子,见多了太多高考,可那确是一个真实家庭的希望和破灭,几家欢喜几家愁,那天以后就只剩下胜利者与失败者,再也没有走在路上的高考生。

如今,再也没有考研人,只剩下失败者和已经熄灭掉的考研魂。

以前我总爱听他们讲着考研的故事,听他们讲某某学长考了六年考上了北大,讲某某人从自考本科考上研究生的神话传说,我想这都是可以激励我的故事,然而现实是:自己不努力,天就会把门关上的瞬间顺手关上窗。

20年的春,很长,很长。


我想我的一生都应该是幸运的,我感恩我所遇到的每一个人,不论是好的,还是坏的,事实证明他们都是好人。

4月初,我离开老家,没有拿家里一分钱的我独自到了踏上了成都的路,我从不怪命运,我大学读的三本,我本应该选择去读专科,但是爸爸还是在一个人养着家里六个人的压力下供我读完了整个大学。索性我大学存了一些积蓄,出去之后我的大学同学,给我介绍了一份工作,给我找了住处,在我这个第一次去家和学校以外的地方找到了居所,就这样,我来到了链家。虽然我的初衷是为了挣点积蓄继续考研,然而到现在为止,我也没有如愿。

四月的成都和《四月是你的谎言》里的季节是完全不一样的,不是薄薄的外套就可以解决的温度。也不是那个失去梦想的男孩在朋友的帮助下重拾梦想的动画片里,而是现实的,寒冷的,只能在领导的驱赶下不停的说话的日子里。

虽然很多人既瞧不起销售的工作,觉得销售就是满嘴谎言的骗子,但是我是很肯定这份工作的,虽然一个月以后我就因为一些别的原因辞职了。

那时候,店里面全是二十几岁的年轻人,是互助的,稍微大一点的,例如我师父,确实是真诚的帮助我,有时候也会说我不好,但是我知道,她只想想要我快速成长,改变自己,改变现状,链家的同伴意识是很强的,制度也是十分透明,我们时常会一起去实地看房子,记房子,遇到客户解决不了同伴也会主动帮忙,所有的规格和晋升都是凭着自己的实力评选,我曾遇到过一个男孩子,一个阳光的男孩子,和很多干了半年离开的男孩子一样年轻的男孩子,通过半年的努力和实力,当上了我师父两年多才得到的的职位,和店经理平起平坐。所以后来当我有朋友想要卖房子咨询我的时候,我都会告诉他---去链家,即使最后离开了,也不会后悔。

无所谓,朝阳还会有的,我的时间还有很多。

那杯果汁安静的立在桌上,耐心地等待着我来享用,然而我的注意力根本不在它的身上,我在思考。

我一动不动的盯着窗外,思考着。音乐和窗外的景致都如穿堂风一般穿过我的意识。整个下午,我都在思考。

现在是我在老家的日子里,是我刚刚从链家辞职,家里刚凑了六万手续费,我正等着医院的通知,知道我妈什么时候入院,我家里没有一个人可以照顾她,除了为此辞职的我。

我知道,等到一个月以后,等到六月末,我不可能再去考研,也许后年的春天,或许二十年以后,我会拿着那张入学通知书,但不是明年的春天。有些事情,你无法选择。

我清楚的记得接到通知的那一天,医院要求第二天必须到医院报道,在亲戚的帮助下我们成功拦到了一个货车,他正好要去城里。即使半年过去了我依然记得我在一个大货车司机座位后面,座位和后甲板的空隙里,空调的下边刚好夹着一个我。还好我是南方女孩,个子很小,能够横着躺在空隙里,这说明,我比车宽要短。不要问我是什么感受,我至今依然记得胃里不停的翻腾,山路颠簸下,我和货物一样像极了散架后的残次品,可惜和它们不完全一样,我不不支持退货。我睡着了,我真的睡着了,两个小时里,我做了很多噩梦,我想这些噩梦都藏着我的恐惧,以至于醒来我还是哭着的,我就是那么懦弱,我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我不知道将来怎么办,可是我必须坚强,我的父亲,已经尽了他最大的努力了,我必须坚持。

下车后第一件事就是呕吐,我讨厌汽油味,我讨厌夏天的太阳,我讨厌现在的自己,我什么也做不好。

我醒着,想着:

你必须做好准备。

很快精神就将放弃---

世界上所有的椅子都帮不到你。

我想大声尖叫,我感觉我生活在一个梦里,我却无法控制。

还好我妈生病的那段日子里,两个舅舅是很照顾我们的,我在成都连一个住的地方也没有,他们二话没说把我俩接去住了一个多月,吃住都在他们家,每次去医院都是他们送我们,可是我却很痛苦,我无法接受这样的恩情,可是,我却必须接受,我又怕自己还不清,朋友告诉我这世上能用钱解决的就千万不要用人情,因为只有人情这东西,永远还不清!

然而事情从来都不是人可以预料的,我妈动手术的当天早上,医生喊上了所有家属,告诉我们,也许动手术不是一个好的选择,他讲了很多站在医生的角度去分析的情况,最后,在我辞职一个多月以后,我和我妈离开了医院。

六月季,毕业季。

我妈回到老家以后,我辗转到了堂姐家,等待着毕业典礼。2020年的毕业典礼我想大家都不会忘记,这是一个没有毕业照,没有狂欢的毕业。

没有梦想,没有积蓄,没有说走就走的旅行,没有美好。


我们命运踌躇的背影,刚刚写就,已成追忆。

这一年,我大学毕业。从此我成为了最无知的社会人。

可能大家都以为我应该立即去工作,即使是做一个任何一个工作,我需要工作,但是我接受了家里人的建议,去学了两个月的驾校,即使我讨厌汽车,我还是毫无压力拿到了驾照。

自古逢秋悲寂寥,我言秋日胜春朝。我想刘禹锡是很喜欢秋天的,正如喜欢秋天的我一样,我想秋天应该是收获爱情的季节。

我在生日的时候许了一个我自己都很吃惊的梦想,因为我以前是鄙夷爱情的,我觉得他不靠谱,这世上太多悲惨结局,至少一半遗憾都是来自爱情,可是我还是许下了“我想要谈一场恋爱”,可是老天爷一整个2020都没有顾及到我的梦想,他一定是忙着给别人实现梦想而把我的梦想遗忘了,我等到2021也没有遇见那个人。

一个人的时候我才知道什么叫一无所依!

所以我写不出爱情故事,因为我觉得爱情是虚有的,是物质的,是我所鄙视的。很多人可能觉得我是一个在感情上的冷血动物,事实上,这是现实,我承认,我不敢恋爱。我没有恋爱,我写不出恋爱故事!

如果你稍稍有一点了解就应该清楚当代年轻人有多么恐婚,今年一句经典的句子:"房地产是避孕药,长租公寓是夺命刀"。虽然所有人都说今年是史上最难找工作的一年,虽然中国现在并不属于劳动力充足的一代,但是我也曾经历过很坑人的岗位,却每天上百个人面试的日子,在百分之一里,我是落选的那一个,只因为我无法接受996的工作,只因为双休朝九晚五的工作只存在于极少数和公职岗位里。之前看到一个文章,作者写自己27岁,被家里催婚,家里介绍了很多奇葩男,可是她想到自己,身无积蓄,甚至连请顿大餐可能就是十天的工资,当对方家境好的时候她担心别人看不起她穷,当对方家境不好时她担心结婚以后每天都陷入为了柴米油盐吵架的痛苦中,索性一直挨,挨到大家都觉得自己这辈子是可以不结婚的时候。

他们总爱说90后是不能吃苦的一代,我们不愿意吃工作的苦,将来只能吃贫穷的苦。

九月份我身无分文,我所有的积蓄都没有了,我不得不接受舍友的争取下给我介绍的一份工作。

我总爱说自己是个幸运儿,我想一定要身处过走投无路的人才懂得什么叫:“天无绝人之路”。

我在一个小公司上班,从此变成一个工作人,很幸庆老板以前也是白手起家走到现在,他们待我很好,很关心我,甚至从来不骂我。日子总算是一天天的过下去了,虽然工资很低,但是我却是快乐的轻松的,只是我不知道这样没有未来的未来,我会怎么样。

西北风一吹,掀起的荒凉,落了一地,我用肢体语言表达,不言悲,不严痛,面无表情,如被生活牵在手里的木偶。

我不知道这样每年不知道自己做着什么的工作我能收获什么?我不知道何时我可以坦荡的去接受一份感情,不知道什么时候,我会爱上自己,爱上自己的生活,爱上这个世界?

我们不曾见过的某物呈现了。只有那意义没有呈现。雨很大,黑夜变成了繁乱的白茫茫一片。

是不是每个南方的女孩都有一个梦想,那就是看一场大雪?

可是2020年只出现过一次大雪,那天我走在街上,望着路灯,我想起了想要和亲近的朋友一起去北方的愿望,可是我走在街上却呆呆的望向天空,已经不知道毕业以后还有几人可以一起吃饭,还有几人可以一起旅行,也许以后都只剩自己一人在这座城市里守望着这场雪!

南方既没有汉子和酒,也没有大雪纷飞的日子!

女孩的梦碎了,女孩回到现实中,女孩做了一切可能的努力,想要拥有幸福,想到了拥有一个叫“明年”的东西。在明年里她可以继续追梦,继续许愿,继续努力!

我们放任自己,沉迷于这些无休止的印象,在沉默中,虚构着只有事件的预兆,知道世界反映了灵魂最深沉的需要。

冬天我们只等雪,不讲故事,希望每一个人都有一个充实的2020,也祝福每一个人都有一个幸福的2021。


文/浅辄止

引用书籍:

1.刘慈欣《黑客横行》

2.露易丝.格丽克《直到世界反映了灵魂最深层次的需要》

3.《草堂》2017年3月总第7卷  《忘记》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