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座城市风很大|我终于过上了下班能回家的生活

96
梦猫人读书
2017.11.13 22:40* 字数 1806

文:冬瓜妈妈

图片发自简书App

-01-

中午午休起来,发现微信上了有个原来的同事信息问我教师考试的事情。

她说,每个周末回家,孩子都很高兴。星期天走的时候,孩子哭得撕心裂肺。太痛苦了,感觉心都被那一声声哭泣剁成了渣子,但还是得抹着泪,狠着心去上班。

真羡慕你,可以把孩子带在身边每天可以陪着孩子成长,她说。

是啊!千辛万苦,终于是可以每天下了班从学校可以回家了。

-02-

2012年底结婚,那时候我们都还在距离市里五十公里的乡镇,老公的单位半个月休一天,所以我们很珍惜这休息的一天,可以回家。

经常是星期六晚上八九点才能到家,为了能多在家待一会,一般会在星期一早上赶回去上班。

冬天,常常是早上五点半起来赶车。出门,四处都是黑的,稀稀拉拉的街灯还在昏昏欲睡,好像在咀嚼着一个甜美的梦。我们坐六点钟的公交车到汽车站,然后坐班车回镇里。

一开始还好,毕竟两个年轻人跑啊,跳啊都没什么。真正麻烦是在孩子出生以后。因为孩子还在哺乳期,家公家婆又都还在上班,所以就叫我妈过来和我一起在学校带孩子。

因为有了孩子,我们也很少回家,大包小包实在不方便。常常是星期五晚上到家,星期天一早就要回去。

那时候,虽然想回市里上班,可以每天回家,但是愿望并不强烈。真正让我萌生出了一定要回市里是因为儿子的一场病。

图片发自简书App


-03-

儿子七个多月,突然发烧,腹泻。去乡镇的卫生院看了几天,不仅没有更好,还更严重。高烧不退,还开始便血。

我还记得,那个下午,带孩子从卫生院打针回来,突然拉了很多不成型的大便,还夹杂着很多血;量了体温,还是接近四十度。

那一刻,突然感觉整个人都懵了。没有办法,赶紧收拾东西回市里,去妇幼保健院。当时已经是六点半了,错过了这趟车就只有八点半的最后一趟了。

幸好在最后一分钟上了车,这时候儿子已经烧的昏昏沉沉,不吃奶也不喝水。我抱着滚烫滚烫的儿子,心如刀绞。

那一刻,我恨自己,为什么要在乡镇工作,如果不是因为在乡镇,就可以第一时间去市里的妇幼保健院看医生,不至于拖得这么严重。

也就是从这一次,我告诉自己,一定要离开乡镇,回到市里。

我希望,在孩子生病的时候,能有好的医疗条件;在孩子上学的时候,有好的教育条件;在孩子玩耍的时候,有好的社会条件。

原来说的扎根于基层,为农村的孩子带去好的教育。在儿子的这一场病里,烟消云散。

儿子住了半个月的院,我上午回学校把课调到一起上课,上完课回医院。八点钟的课,我五点半起床坐最早的车回学校。

三月份的城市,还很冷;街上只有高三的学生出来上早读课;昏黄的街灯把我的影子拉得长长的,也有突然出来的小猫吓得我哇哇大叫。

我告诉自己,好好考试,努力回市里

-04-

儿子出院后,我就一门心思在考试上。但是,一个星期十五节课,三个早读,两个午休,还有买菜,做饭做家务。

看书的时间几乎没有。但是,想回市里的渴望让我每天寝食难安。

我总是想起儿子生病那次苍白的脸,干裂的嘴唇,还有滚烫滚烫的额头。

白天是没时间看书了,只能晚上看。晚上九点,儿子睡着以后,我就拿出书开始准备。

从来熬不得夜的我,天天晚上看书到一点,两点钟儿子要吃奶,常常是到差不多三点才能睡着。六点,儿子准时起床,我也起来去买菜,准备好一天的东西。

妈妈心疼我,说没考上也没什么,这里也挺好的。是啊,是挺好的,可是我再也不要过早起赶车的日子了;我再也不要在儿子生病的时候只能去小诊所看的日子了。

因为熬夜看书,很少生病的我半个月两次扁桃体发炎。为了好的快一点,只得去挂点滴。

一个人,坐在空荡荡的诊所,看着药水一点一点滴下来。我不怕挂水对身体不好,我不怕这种一个人去看医生的手忙脚乱。

我只想快点好,让自己好好看书,能够赶快带着我的孩子回市里。

从来没有任何一次考试会让我如此焦虑,让我如此紧张。

我只允许成功,不能失败。失败意味着我还要在这里待两年,带着我几个月的孩子。

-05-

幸好,结果不算太坏,最后终是考上了。从开始到结束,刚好半年。

虽然,整个过程中,有的同事讥笑我自不量力,带个孩子还能考到市里?从来没有过。

虽然,有的人怀疑是我们找到了人塞了几万块钱。

但是,我终究是考走了。

有的朋友说,你运气真好,我笑笑不说话。

我想说,如果一个人能用尽她所能用尽的一切时间去努力;如果她能够在任何不开心、疲惫的时候都能冷静地静下心来做好要做的事。

那么,一般结果都不会太坏。

现在,儿子还会问我,妈妈,你原来上班的那个地方好吗?很好,只是我不想带你回那里。

偶尔还是会想起早起赶车的日子,对着最早的一班车使劲地招手。

只是,我再也不需要过这样的日子了!真好!


这座城市风很大征文
日记本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