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劫 l “后会有期”

杨过第一次见郭襄,是在郭襄刚出生没多久。此时金轮法王忙着取郭靖的脑袋,挫杀襄阳城士气,振兴大元王朝;杨过也急着取郭靖的人头,换取绝情谷情花毒的解药。

金轮法王火候不够,杨过也优柔寡断徘徊在取与不取中间,不巧,刚好这个时候,郭襄出生了。

金轮法王转阵以郭襄为要挟,小龙女想拿郭襄当人质,郭襄又成了众矢之的,不料中途又杀出个赤练仙子李莫愁,她以为这个小娃是师妹小龙女和杨过的私生子,也加入到抢郭襄的行列,这场面,好不热闹。百忙之中,杨过“低头向婴儿望了一眼”,心里想着与郭芙的种种怨恨,对怀中郭襄有种异样之感,担心的是等她长到郭芙这个年纪,是否还记得他,还“心头一酸,险些掉下泪来”。

杨过第二次见郭襄,是断臂以后。他要找郭芙报断臂之仇,见到郭芙之后,却总下不去手,只因郭芙是“美貌少女”,自己“天生的风流性儿作祟”,断臂这样天大的仇恨都能抛诸脑后。恰巧碰见李莫愁和黄蓉,两人为争郭襄的“所有权”而大打出手,杨过就趁机抱走了郭襄,骑着汗血宝马逃跑了。

杨过骑在马上,俯首看向郭襄,心里想着“郭伯伯、郭伯母这个小女儿,我总是不还他们了,总算报了我这断臂之仇。他们这时心中的难过懊丧,只怕尤胜于我。”他估计是想心理上的折磨比生理上的折磨更像报仇吧。

一路上,他给小郭襄吃的尽是些羊乳、牛乳、装在口袋里饼饵,半路还和全真教的弟子引起争斗,打的时候把郭襄随手放在山洞里面,随后也把终身大事给办了,当着全真教祖师爷的灵位,挟来不食荤腥,不顾人间烟火,不贪七情六欲的全真教真人当见证人,和他的姑姑“公定终身”。等到他报复完全世界,只剩下和姑姑回到活死人墓洞房花烛时,才想起郭襄还放在山洞里面,不知死活,原著是这样说的“到得对涧,杨过想起郭襄尚在山洞之中,说道“郭伯伯的姑娘我也带来了,你说怎么办?””怎么办?还能怎么办?还也不是,扔也不是,只能带回古墓。在古墓里小郭襄除了被动当了一颗电灯泡,见证杨过和小龙女的爱情外,其实没有啥突出贡献,这些时日之中,“杨过除了一日三次给郭襄喂密及煮瓜为食之外,极少离开小龙女身边”。

你看,杨过和郭襄的见面,似乎不是人与人的见面,而是主人和他的宠物的会面,这个宠物可以拿来当武器,没事威胁威胁要我命的人,有事放在一边,不管不顾,想起来了喂下蜂蜜、吃点粗饼,想不起来就让她自己躺在山洞自生自灭,可不就是一只只会嗷嗷、不会说话的小狗吗?杨过对郭襄,可能就是这种简单的投食者和饱食者的关系。

杨过第三次见郭襄便是十六年后了。十六年后,杨过有件天大的事要办,便是和他的姑姑重聚,其他的事均可放在一边,就在这一年,他遇到了郭襄。

郭襄没见到杨过时,口口声声称他为“神雕大侠”,对他满是崇拜,见过之后,便一直“大哥哥,大哥哥”的没改口。

后来,在郭襄16岁生日那天,杨过送了郭襄三件让世人都羡慕的大礼

第一件伴着狮吼虎啸,猿啼象奔。100头金钱豹。100头雄狮。100头大象。100头巨猿。送来了一布袋的左耳。2000个左耳,蒙古士兵的左耳。2000个蒙古士兵的命

第二件是能喷出来“恭祝郭二姑娘多福多寿”十个大字的烟火

第三件是装在布袋里的和尚达尔巴(他来识破作恶多端的师弟霍都的诡计)

收到第一件礼物后,郭襄“惊道“这许多人的耳朵,我…我要来干么?””

收到第三件时,郭襄对杨过说“你费神给我备了三件大礼,当真…当真辛苦你啦。”

郭襄显然是不太喜欢这三件礼物的,若喜欢,她说的便不是“费神”也不是“辛苦你啦”,更不会支支吾吾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这礼大吗?当然大,大到郭襄认为杨过费了好大力气才准备好的,大到郭襄觉得办到这三件事是很辛苦的事情。

只有第二件礼物郭襄还勉强欢喜,拍着手说喜欢。可是第二件是给郭襄的吗?十个字过后,轰的一声南阳爆炸,炸掉了20万蒙古大军的粮草。

郭襄不理解大哥哥为什么会给她这三件生日礼物。

她当然不会知道,这三件礼物本就不是给她的,而是给郭靖和黄蓉的,是给其他所有人的。单单不是给自己的。郭襄却又不能不代表所有人对大哥哥说声“谢谢”。

杨过好像从来都不知道这个一直叫自己“大哥哥”的小姑娘的心思,也从来没考虑过她喜欢什么。郭襄却不一样,她的每一件愿望里都有杨过和他的姑姑。

杨过在风陵渡口送她的三枚玉蜂针,她的第一枚用来求杨过摘下带着的面具,看看他的真面目,第二枚请求杨过在她生日那天去看看她,陪她说说话,第三枚原本她想好好留着,求一件大事,没想到杨过得知黄蓉编造的带着姑姑离开的南海神尼根本不存在时,寻短见跳下断肠崖,她就毫不犹豫的跟着跳下来,只为求杨过就算今世再见不到小龙女,也不可寻短见,是为了让他活下来


她的生日愿望往年都不知道要许什么,见了大哥哥的这一年第三个愿望便是“愿大哥哥和他的姑姑早日团聚,不再饱受相思之苦”。

郭襄付出的显然比杨过多。杨过眼里只有他的姑姑,郭襄眼里只有杨过。

华山之巅,五大高手“东邪”“西狂”“南僧”“北侠”“中神通”重新洗牌之后,杨过向世人宣布:从此我和龙儿云游四海,不再参与武林争斗,“他日江湖相逢,再当杯酒言欢。咱们就此别过”

说完,携着小龙女,与神雕扬长而去。

从此,郭襄再没有见过杨过。


张君宝和郭襄的第一次见面也是在华山之巅。

同一天。

这时郭襄还在为杨过和姑姑的即将离去黯然神伤,张君宝和师父觉远为了追回被偷走的《楞伽经》,和两个小贼争斗纠缠。张君宝还是个十一二岁的固执可爱小少年。

和别人打架,打不过就喊“师父,我挨打啦。”

得到师父一点指导就说“师父,我懂了,再去干过”

被揍得落花流水,委屈的回来说“师父,还是不行”

又被打,会撒娇“哎呦,师父,他打的我好痛,你快来帮手。”

最后还是被打的头破血流。

等到郭襄回过神,看见张君宝头上伤口流血,便取出手帕帮他包扎,张君宝想要道谢看到郭襄眼里的泪花,便也说不出道谢的话来。

这就是张君宝对郭襄的第一印象,眼里含着泪花。

待到郭襄第二次和张君宝见面,是3年以后。

郭襄已经19岁了,张君宝17岁。

郭襄对杨过还是念念不忘,她踏遍了大半个中原想要寻得杨过的踪迹,却终是一面也没见过。游到少林寺,她叫天鸣禅师,无色禅师出来见她一面,那些小和尚却觉得你这小姑娘不可思议,竟敢直呼我们“老方丈”“罗汉堂座师”的法号,好大的胆子,好不知天高地厚,却不知小姑娘的大哥哥和他们的上司称兄道弟,还要尊称她的父亲母亲一声“郭大侠”“黄帮主”,这些隐形的辈分差异往往会引发一些不必要的麻烦,江湖怎么解决麻烦,当然不是靠嘴,必须靠功夫啊。少林寺和尚就要教训下这没规矩的小丫头,作为东道主,即使只是一个打杂小厮,张君宝自然对郭襄处处维护,不料郭襄已是一个不再受人保护自己也能独当一面解决困难的大姐姐,最后误会化解,全身而退。

来送客的是无色禅师,和郭襄并肩而行,张君宝只能远远地跟着,不敢走近

“张兄弟,你也来送客下山吗?”郭襄先回头,笑着问君宝。

君宝脸上一红,应了声“是。”

张君宝始终还是不敢与郭襄并行,只跟在她身后,相距五六步,最后郭襄骑上青驴道了声“你也不必送我了”,张君宝也是觉得依依不舍,却什么道别的话也说不出。

本以为就这样就永远地道别了,中间又出来个何足道,向少林挑战,郭襄偏要凑这热闹,又折杀回来。打打杀杀过后,张君宝的师父觉远才发现自己已经犯了少林寺最不该犯的寺规,练就了传说中的“九阳真经”,面对着咄咄逼人的快要把张君宝打的半死的同门师兄弟,才恍悟,他们说的“极上等的武功”竟然是在说我吗?我已经强大到他们都忌惮的地步了吗?天哪,我自己都不知道,我要害死我徒弟啊,快逃吧,迷迷糊糊带着郭襄和张君宝逃跑了。

没过多久,觉远便圆寂了,只留下郭襄和张君宝两人。又是不得不离别的场景,张君宝提了个很实际的问题“郭姑娘,你到哪里去?我又到哪里去?”郭襄自是不知,因为此前的路都是在找杨过,人海茫茫,杨过身在何方,我却也不知道哪里才是方向,只好继续流浪,我都不知道要到哪里去,也顾不了你这么多啊,张兄弟,“我们便此别过,后会有期。”

究竟有多少次“再见”说的一本正经

又有多少次“后会有期”说的满含诚意

郭襄和张君宝有太多的相似,他们都是在最美的年华遇到了自己认为最好的人。郭襄遇到了杨过,从此眼里只有杨过,为了杨过她远离家乡、亲人,去凑一个“有缘”,去逢一个“再见”,不知不觉过了24年,到40岁,才真正放下,剃度出家,创建峨眉派。她用余生守住大哥哥口中的“再见”。

张君宝遇见了郭襄,从此便只有郭襄。虽然郭襄以姐姐自居,一直叫着“张兄弟”。

不同的是,张兄弟放下的速度比郭襄慢了些。离别之后,他无路可去,拿着郭姑娘给的金镯也不能去找她的父母,求他们收留,大丈夫岂能寄人篱下,受他人接济,便独身一人,跑到了武当山,而后创立武当派。之后他给自己起了一个特别牛气的名字:张三丰


100年后,他闭关修行,一个蒲团,一壶清茶,一柄木剑,一年以后,他便悟出了太极,出关之时,他将一直带在身边的铁罗汉交给了徒弟俞岱岩,说“这对铁罗汉,是百年前郭襄郭女侠赠与我的。”“你日后送还少林传人。就盼从这对铁罗汉身上,流传少林派的一顶绝艺”

说完,大袖一挥,走出门去。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