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周叶:我没有技巧,我就是拿命给你演

采访\撰文 伊玚

第一次接触影视剧拍摄的话剧演员周叶,有一点水土不服。

2020年初夏,因为疫情蛰居在家的人们错过了一个完整的春天,就在刚刚需要打开空调,喝点冷饮,憧憬一下都市情感生活的时候,《谁说我结不了婚》适时的出现了,故事围绕着三个熟龄未婚女人展开,其中的主角田蕾由陈数饰演,知名律所的中坚力量,才华与美貌并存,是每一个以事业为生活重心的女性的理想典范。周叶饰演的安娜是律所的实习律师,拥有着年轻人的活力和冲劲,同时也不可避免的冲动、鲁莽,是使得田蕾的故事能够一波三折、起承转合的关键性角色。

对于初涉影视的周叶来说,这个角色的分量不轻,要啃下来,哪怕用蛮力。

“要熟悉剧本”——这是她进组前的第一个念头,也是多年话剧的工作经验。于是把全剧剧本分集打印、装订,光打印费就花了400多块。“然后我就开始了漫长的找自己的过程……”彼时周叶还身在舞台剧《最后一头战象》的编创过程中,因为擅于肢体表达又身形娇小,她被委以“男主角”傣族少年波农丁一角,白天和战象一起穿梭在西双版纳的热带雨林里,晚上回到房间灵魂又住进安娜的身体里。

进组前,周叶已然充分熟悉了角色,期待着和其他演员们一起在交流和配合中不断完善角色——按照话剧的创作方法。

一开拍就发现了行不通,剧集体量巨大,为了拍摄需要,同一天在同一个场景中拍摄的戏份,可能在剧情中时间跨度巨大,情感的准备是割裂的,根本没有时间磨合创作。“当时陈数姐和我说过一个印象特别深刻的细节,我们在拍摄前对词,我带着角色的情绪在对,她说你别放出来,我们还没开拍呢,先顺过去。”周叶先是不解,开拍之后又被陈数瞬间爆发出来的真实感与感染力震撼,这才算是得了要领,在拍摄前先把对角色的预想放在心里,把最真实的瞬间留在镜头前。

“之前的工作方法可谓非常之错误”周叶笑着给自己泛读海量台词的准备工作下了判词,语气是好像刚刚结束了一次大汗淋漓的长跑般轻松。好在播出效果喜人,看着弹幕里大家对安娜的吐槽和声援,就知道角色立住了,观众信了。随着剧情的发展,也有观众里在弹幕里刷“讨厌安娜”

周叶觉得“他们说的是对的,好的”抽离了角色,她是冷静的。

有认识的前辈之前来看了《最后一头战象》,对周叶说“你是那种演员,没有技巧,就是拿命给你演”。周叶自己也认“我有多少就给多少”,在绝大部分时候,这样风格让她能在舞台上肆意发挥、酣畅淋漓,但偶尔也会自己钻了牛角尖,这时候就需要人“狠狠掰我一下”。

最近的一次“掰一下”就发生在采访当天,舞台剧《新唐伯虎点秋香》苏州首演在即,饰演秋香的周叶每天失眠,今天出问题的戏其实只是一个动作:唐伯虎和秋香互换了身体,唐伯虎的作为让秋香父亲第一次认可了女儿,父亲拍了拍唐伯虎的肩膀,在一旁看的秋香深受触动,于是她顶着一个陌生人的身份上前要求父亲也拍拍自己。说起来简单,但追求心理现实主义的周叶想在一个转身的过程中经历从惊喜、羡慕到冲动上前的感情体验,时间太长,从观众的视角来看节奏已经断了。

“我的逻辑是对的,但是不客观的一点是,你要反过来从观众的角度来说,他们看到的点是不是我心里展示出来的点,我当时就掰不过来……”还是导演耐心地反复沟通,周叶才终于说服了自己,在任何表演示人之前,她总得先说服自己。

白天在排练厅,她心无旁骛,但结束一天工作,焦虑又会追赶而来“我觉得演员这行,如果不焦虑可能就完了。焦虑的大部分都是来源于自己,今天在排的《新唐伯虎点秋香》,演完如果一看导演的表情觉得完了,今天肯定演的又不对,再回去,下次就能再接近一点。”晚上回到酒店就栽倒在床上,满脑子都想得都是这场戏和对手的交流应该怎样,那场戏还可以怎么修改,她的脑袋被戏高度占用,旁的事情,多一点都挤不进来。

在大家都在讨论生活压力、年龄压力的时候,周叶的焦虑时刻始终和创作相关,她的杂念很少,是因为她把自己看的很清楚、很轻盈。

“因为对自我认知非常之明确,我不属于非常漂亮的那种女孩,在一次次面试当中,我就不断认知到了这个问题,所以当时就想演员肯定是我一生的职业,但是我不着急,现在演积累经验,如果你真的好,我觉得你到四十、五十岁别人觉得你好,那也可以。”

不演戏的时候,周叶的爱好都是极限运动,尝试过蹦极,玩过滑翔伞,现在要准备考潜水证,前几天看到一个在峡谷间荡超大型秋千的视频,又把这个项目也写在了愿望清单上。

这是不是意味着,演戏你也喜欢挑战极限?

“当然!即使说某个角色导演找到我,我觉得自己根本没办法完成,但导演觉得我可以,我也会去的。因为人根本不知道自己的极限在哪,你在舒适的圈子里,可能只有“5”的能力,但是一旦有外力刺激,可能会有“20”你自己都不知道,所以为什么不去尝试!我觉得一定要尝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