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窃可耻,还有呢?

最近六楼丢东西丢得比较严重。

这么说或许并不确切。因为其实六楼丢东西的情况一直都没什么变化,最近可能是会大声宣扬的人丢得比较多,所以显得比较严重。

放在冰箱的鸡蛋没了,水果不见了,牛奶转眼只剩半瓶了,披萨跑了,共膳打包的饭盒竟然只吃剩几口了。这样的事情每天都在六楼发生。

我坐在common,一个人走过。她打开冰箱,一股浓郁得连冰都冻不住的冰箱味儿扑面而来,接着会是一阵哀嚎,“我的东西又没了!”我可能会抬抬头,又或者连头也不抬,“真糟糕!”算是回应上两句。然后她可能嘟嘟囔囔,诅咒上几句,这事儿就算是这样了。如果我有空,也会附和几句,嘲讽几句,即使,小偷也听不见。再有空点,说不定大家还会分享自己奇葩的被偷经历,什么打包的饭盒光鸡腿没了啊,果汁儿喝剩半瓶放冰箱还有人拿啊。

但最近事情变得严重起来。

首先是因为善衡发生了一起四部手机被偷的案件。据说是在自习室外,放了几个书包,转眼的功夫,手机和钱包就不见了。满心愤懑的去找当时的监控录像,毕竟事发现场就在镜头底下。结果发现,那摄像头竟是个摆设!

这下人心惶惶。一夜之间,大家都在讨论善衡的安保问题。这不,丢东西的事情也愈发引人关注起来。有人估算起金额,说自己这个学期大大小小算下来,丢的东西或许上千!有人又在冰箱上加上新的标语:“偷窃可耻!You THIEF, SHAME on you!”。甚至,有人还组织了一个“善衡安保问题关注小组”,书院还召开了院政论坛。可惜,我那天并没有参加。

昨天我在厨房煮着面,听回来这么一件事儿。说来也有意思。

我们层的一个女生,头天晚上刚叫的外卖没吃完,两块披萨一盒饭,在冰箱里冻着,不见了。恰好她是安保问题小组的,她就在群里吼了一声。你说巧不巧,正好,有人在四楼住着,说看见昨晚见着人拿着类似的包装,大概是披萨盒和锡纸饭盒在厨房加热。

“这也太巧了吧!”那个女生一边在我旁边接着热水,一边往垃圾桶里扔东西,“可惜没能下去看看,垃圾桶也是每晚12点就会被清走。这下可好,连个证据都没有!”

“我当然知道也有可能是她也叫了披萨和饭啊,但是这也太巧了吧!”我可没从她的语气听出什么她对可能性的另一边的任何信服。

我搅了搅锅里的面,还没软透。

“是吗?这也太巧了。”热气熏的我眼镜上全是雾,也不好回头看着她。

她看我有了回应,更加起劲了。

“就是呀!隔着两层楼呢!我说她也太执着了吧?!”

“记着什么样子了吗?”

“说是记着了,的确是住在四楼的。”

我把西兰花放进锅里,不知该说什么。幸好这时清洁阿姨加入了对话。

“四楼丢东西可厉害啦。之前有人跟我说,就是因为觉得在四楼住了一年没怎么丢东西才选择继续住下去的。结果今年……”

那个女生和清洁阿姨继续这个话题。

后来有人在common吃饭,女生又把自己的经历,不,是自己的事儿讲了一遍。有人经过,又讲了一遍。

西兰花快好了,我的面也软透了,甚至已经有点太软了,夹不起来。一碗清汤面,似乎很不稀罕外界的打扰,静静地散发着热气。

到我开始吃我的面,她还在讲。这会儿是对着电话讲的了。

“其实我觉得披萨,饭,都没什么。我放在冰箱不就是因为我吃不完么?她帮我吃了我还谢谢她没浪费食物。但是至少要说一声呀……”

我想逃离这张桌子。可是越着急,面断的越厉害,越夹不起来,越吃得慢。

感觉这事情,几乎已经从推测,蜕变成了事实,而这破茧成蝶的代价不过是多几次叙述。

“要是我让我撞到了,我肯定直接上去戳穿她……”她还在对着电话讲。

我打断了她。“真的吗?如果真的撞见,不会觉得尴尬,反而随它去了吗?”

她似乎没听见,吐槽吐的起劲。

我自己的确也有过几次丢东西的经历。但是也许因为我在冰箱放的都是生食材,蔬菜什么的,很难直接加热就吃,所以没什么经验。被偷的大概是速冻饺子,微波点心之类的,大家都合口味,吃起来也不麻烦。

身边也确实有夸张的。一个同层的师姐,蟹肉棒开了一袋儿,用了两根,过了一天就整袋不见了。速冻青口也是。但她不嚷嚷。每次都替她心疼一会儿,毕竟她煮面的时候,整个common都会很香。她的室友也会一起吐槽,和我一起假扮小偷的内心活动。

“我要打火锅,吃什么呢?呀!这儿有一袋蟹肉棒!”

“竟然还有青口!太棒了!原来大家的火锅料都准备的这么足!六楼的人真有爱!”

我有时也不这么看偷窃。因为我自己经常忘记自己在冰箱里放了食材,所以说不定被别人吃了,不浪费,也算是不错的选择。这么想,心情舒畅很多。

关于偷窃,让我觉得不舒服的还有到场都是的标语。

一本正经一板一眼的“偷窃是严重罪行。”自然是到处都是的。但怎么会止步于官腔?“For your mom’s safety, do not steal!” “SHAME ON YOU, thief! ” “Don’t fucking eat my cake without asking!” 像这样的还有很多不同说法,不同语言的咒骂轮番上场。

我先是很不舒服,然后是怀疑这样做的合理性。

首先,贴这样的标语并没有减轻偷窃的情况。泛黄的纸暴露了标语的年龄,而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没有人撕掉标语说明标语针对的情况没有消失。甚至只是旁边多了更多,看起来更新的标语,运用了更新的手法骂人。

而这些标语散发的恶意,却是每个识字的人,无论是偷窃的人,被偷的人还是吃瓜群众,都会感受到的。而且说真,贴久了,作为一个不偷东西的玻璃心我都已经看习惯了,更何况是会偷东西的人?大家还是不要这么天真的好。

我知道偷窃可耻。但这样让我不舒服的标语反而让我对“防守”,对在努力阻止偷窃行为发生(虽然好像也是徒劳)的这一边也产生了反感。这一下,我反倒不知道自己的立场究竟在哪里了。反对偷窃,反对乱拿别人东西,同时却也反对恶意标语,反对胡乱猜忌却还描绘得确有其事。

某一种恶被强调时,似乎和“反对”它沾边的其他恶,都变的可以忍受了。真的吗?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