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你走出半生,归来仍是少年 ——谈《一个人的朝圣》

《一个人的朝圣》讲述的是英国的退休老头哈罗德历经87天行走627英里去见老同事奎尼的故事。

哈罗德在酿酒厂做了一辈子销售员,退休后每天在自己的花园里除草修篱笆,哈罗德从小被母亲抛弃,父亲是酒鬼,后来父亲也离开了他,小时候的经历对哈罗德管教自己的儿子造成了巨大的影响,他不知道应该如何跟儿子戴维相处,他和儿子之间总有种对抗,儿子讨厌他的平庸,后来儿子酗酒吸毒,终于在20年前上吊自杀。

哈罗德的妻子莫林一直嫌弃哈罗德不管儿子,于是在儿子死后和哈罗德长期分居不同卧室,两人之间的感情名存实亡。

奎尼和哈罗德在20年前是同事,两人经常一起出差,后来因为儿子去世,哈罗德在酒厂大闹一顿,奎尼因为顶罪而被迫离开酒厂,期间和哈罗德再也没联系过。20年后的一个早晨,哈罗德收到一封信,亏你告诉他自己得了癌症。于是在经历种种思考后,哈罗德决定走路去看看望奎尼,这趟旅程纵跨英格兰,从最南边一直到最北边,故事便由此展开。

在这漫长的旅途中,哈罗德经历了多次想放弃的念头,经历了购置越来越多的生活用品到完全抛弃生活用品的转变,经历了护士、独居女人、同性恋绅士等人的帮助,经历了一个人的默默无闻到轰动全国再到默默无闻的转变,经历了一条狗的陪伴到离开,经历了对儿子、妻子和奎尼的深刻回忆。妻子莫林经历了从自己被抛弃的念头到重新认识哈罗德的转变。

最难忘那一眼回眸,恋我终生

什么是爱情呢?少年的一眼回眸?青年的情欲萌动?中年的相互扶持?老年的伴我终生?或许都是,只是不同年龄的人对爱情的感觉不一样罢了。

哈罗德和莫林在酒吧相识,就在隔着人群相互对视的那瞬间,一向呆板平庸的哈罗德竟然跳起了后来自己都觉得可笑的舞蹈,他就那样走到莫林耳边,对她说了一句话,两个人笑到肚子抽筋。而现在,他们无论如何也想不起当时说了一句什么话,莫林眼中的的哈罗德已经从当年充满精力的小伙子便成了一个一事无成,对儿子不管不顾的冷漠的人,而且还因为一个二十年前的情人抛弃自己,去做一个看起来极度疯狂和浪漫的事情。然而在哈罗德离开的日子里,她还是担心哈罗德走到了哪里,有没有什么困难,一直期待着哈罗德的电话,并睡回了哈罗德的房间,在整理照片的时候才发现哈罗德曾对儿子有过那么多的关爱。于是决定去哈罗德的终点找他。哈罗德眼中的莫林也从当年苗条精致的梦中情人便成了只会打扫房间的老太婆,只会和他吵架,而且把儿子的死全部推倒他身上,然而在儿子火葬之前他拒绝看最后一眼,只是因为不想让莫林看到决堤的眼泪而已,他自己悄悄的躲在垃圾桶旁边擦干眼泪,若无其事的载莫林回去。然而再多的误解,哈罗德还是在路上每天都想起莫林,即使自己成名后面对采访,他也不认为这是一种抛弃妻子去寻找情人的浪漫故事,他说他爱他的妻子。最终他们在目的地的海边散步时,他们又讨论到那句话,依然捧腹大笑,并不是话本身有多少好笑,而是恰好你在,我也在。

那么奎尼呢?两人在工厂的衣柜认识。哈罗德眼中的奎尼是一个平淡拘谨的女子,和工厂里其他的女性不一样,她没有如花似玉的美貌去向老板讨好,她做事严谨从不给任何人留颜面,她举止优雅谈吐大方,她是那么的完美,在87个日日夜夜里哈罗德也曾问过自己为什么要为奎尼做这么疯狂的事情,最终他确认了那不是爱情,是奎尼为了他丢了工作,而他却从未对奎尼说一句谢谢。奎尼眼中的哈罗德是一个忠厚老实的人,从来不轻浮的调戏她或者嘲讽他穿的朴素,如果最终奎尼的肿瘤没有让她割掉喉咙和脊柱而卧床不起的话,或许她会说一句“爱过”。

我们就像两片树叶,爱情的风吹过,回眸对视,你说我苍劲饱满,我说你翠绿欲滴,我们静静地守着。时间的刻刀将你我变得满目疮痍,变成黄,变成褐,变成枯槁的尘土,你说我变了样子,而恰好,我说你也是,我们依然静静地守着。

愿你出走半生,归来仍是少年

人生的旅途,我们都有一个口袋,有人装进了所有经历过的人物是非,满眼疲惫的累死在了起点;有人只装下自己最初想要的东西,轻松前行。

哈罗德没有打算要从英格兰最南边走到最北边的,他只是想去邮筒寄一封信。整天无事可做的他终于算有了一件事,他终于可以离开监狱般的家和整天和他吵架的莫林了,他也可以有一段时间回忆一下奎尼了。于是他从第一个邮筒走到第二个邮筒,然后第三个,一直到一个加油站收到一个女孩的激励,他才决定走着去看奎尼。

没带手机、地图和指南针,没有徒步专用鞋子,走了一段时间后哈罗德想回家去拿,后来他觉得回去可能就回不来了,于是开始用退休金买生活用品,住旅馆。后来他得知奎尼还在活着等他,他抛弃了所有的生活用品,从垃圾里捡了睡袋住在野外。他离原来的生活越来越远,却对旅途越来越有信心。

后来的旅途一个小孩维尔夫跟着哈罗德一起走,在哈罗德朝圣的故事被报道后,一个男人里奇也加入了队伍,里奇被公司解雇,妻子带着孩子离开了他,他想通过这种朝圣让孩子们为他自豪。后来越来越多的人加入所为“朝圣者”的队伍,里奇成了团队负责人,并与众多朝圣者夜夜笙歌。哈罗德为自己成为这么重要的人物而自豪,觉得自己的影响力越来越大,他觉得自己应该为队伍负责,他认为当他们到达终点时,自己将会成为焦点,被众多人迎接。后来团队分歧越来越大,有时候一天走不了一英里,甚至远远偏离了原来的方向。最终在一个众人皆醉的夜晚,哈罗德带着队伍中一条流浪狗离开了。

再后来,流浪狗在车站跟随一个小女孩上了车,哈罗德本想去叫住小狗的,却没有那么做,他认为那是小狗自己的选择,他选择陪哈罗德走一段路,现在他决定停下来,陪那个女孩走一段路了。

里奇带的队伍受到目的地热烈的欢迎,而当哈罗德到目的地时却安静地好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里奇真的完成了朝圣吗?他主导队伍,不听别人的意见,偷偷向杂志社卖独家资料,靡靡度日,憧憬着终点的无限风光。而哈罗德出发仅仅是为了看奎尼最后一眼,最终也是。而狗的朝圣,或许就是寻找一个陪它丢石头的人吧?被男友抛弃的斯洛伐克的女护士真的能在那个房子里等到他的男友吗?那位绅士即使身着华服也曾因自己的同性恋被社会压力压的歇斯底里吧?

我们走过这漫长的旅程,曾触碰过生命的实质,也曾游戏过人生,花虫鸟兽缭乱着前行的道路,愿你也能最终关上所有的门,告诉自己我们没有迷路,我们都在这里。

愿你出走半生,归来仍是少年。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