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城十三.四月十八

在周邓纪念馆匆匆待过,时间不允许,连主馆都没进去。记忆中有太多这样的时刻,原定计划被人为地否决,从而鲜克有终。不知道这样是好还是不好,一方面因为多次违背而羞愧,一方面又维持着不拘,如今反思,怕是最后会减少羞愧,重视初心。
天津博物馆像是一个土豪,自己不出土文物,馆藏却很努力。我没有怀疑过天津博物馆是否存在,只是担心它会不用心。事实是这座城市极其自爱,极其友好,要把最好的展示给众人。
惊喜地遇见一颗大白菜,不同于台北的翠玉白菜,它其貌不扬,显拙,却听说是清朝唯二的白菜。
![大大大大大白菜](file:///storage/emulated/0/DCIM/Camera/20170418_120552.jpg)
我姐总是担心这担心那,让我注意这注意那,我忍不住怼她。她肯定是关心我的,虽然一脸高冷的样子。我要好好照顾自己,做不成贡献但不能成为负担。
回北京啦,想着做一次夜游水鸟的活动,可行。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