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周读书(2)|《阴翳礼赞》:阴翳之美

在吃正宗的日本料理时,都会用特质的黑漆漆的碗和大木勺子,根本用肉眼分辨不出上面的斑纹到底是与之俱来的,还是没有洗净的污垢。但读了谷崎润一郎的随笔《阴翳礼赞》后,就对日本这种餐具有了一种别样的感情,别小瞧这餐具,这里蕴藏的是日本特有的一种阴翳之美。

谷崎润一郎是日本唯美文学的代表作家,这本由陕西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的随笔集《阴翳礼赞》中,收录了同名随笔《阴翳礼赞》、《懒惰说》、《恋爱与色情》等篇章,作者观察细微、文字细腻,在旁征博引中可看出谷崎润一郎浓厚的文化底蕴和丰富的学识。

回到开头提到的日本那黑漆碗,在影影绰绰的烛光下,浓重的汤汁“沉淀于幽深的碗底”,是有着日本特有的神秘感和禅意的,若是换了明晃晃、叮当响的白瓷碗,那吃饭的趣味则消减了一大半。就拿厕所这上不了台面的地方,经过谷崎润一郎细致入微的观察,也发现了西方一览无余,东方含蓄深沉的个中差别。在古风尚存的日本寺庙中,茅厕定要“建在绿叶溢芳、青苔幽香的草木深处”,“蹲伏在暝暗的光线里,借着纸扇反射的熹微亮光,或沉浸于冥想,或探望窗外的庭院景色,那情致是在难以言喻”,短短几句话把上厕所这件很难付之笔端的事件描绘得如此具有美感,也真的只有谷崎润一郎能做到了。在作者眼里,与铺满白色瓷砖明晃晃的西方茅厕相比,日本建筑中的茅厕是最风雅的地方,两者不能同日而语。

在随笔《恋爱与色情》中,谷崎润一郎提到古代日本,男人与女人接触也是在暗处的,也许隔着屏风、帘子,即便是近距离的接触,也就是“沾一沾其滑腻的肌肤,抚一抚她流瀑般的长发而已”,体会的是女子在遮蔽中的阴翳朦胧之美,家有女子藏在深闺中,而不是在白炽灯下那赤裸裸的肉体。

作者在文中丝毫不掩饰自己对于日本传统美的赞誉,而对于西方文化日渐影响日本传统文化的忧虑。其实何止日本,推而广之,对于现在的中国来说,中国传统之美也消失殆尽,当年梁思成极力要求保存的北京古城,早就被一幢幢西方式的高楼大厦所取代,再也不负古都之盛名;错落有致、曲径通幽的各种绿树假山景致,也被排列有序的盆栽、四四方方的草坪所替代;而中国人特有的谦虚、含蓄等美德,渐渐也变得急躁、易怒,出现了路怒症、垃圾人等新词。

于是,静下心来,再读谷崎润一郎的《阴翳礼赞》,真想就此关掉电灯,点上烛台,体味作者笔下的阴翳之美啊。

附《阴翳礼赞》作者简介:

谷崎润一郎,日本唯美主义文学大师,早期创作倾向颓废,追求强烈的刺激、自我虐待的快感。到中后期,作品回归日本古典与东方传统。文字间充满深刻的物哀之情与安静细腻的韵味。代表作有《春琴抄》《细雪》《阴翳礼赞》《吉野》《痴人之爱》等。

原创,转载请简信联系。

欢迎大家介绍好书、好作者,每周与夏月儿相约一起读书。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